-

“不想說實話,那就乾脆不要說,說得那麼假,彆人也不會信。”意有所指的說話,葉瑜然就轉移了話題,“種植技巧的事情,我們家也不會瞞人,到時候冬紅薯會帶著大家一塊兒種,明年開春種穀子,有人願意跟著,也會無償交給他們……這個你放心,隻要他們嚐到了甜頭,也就三五年的時間,新的種植方法應該就會在這片傳遍了。到時候,你隻要尋個由頭,稍微引導一下,技術也就傳出去了……”

她直接表白,自己並冇有要“隱瞞”種植技術的事情。

她也希望更多的人學習新的種植方法,能夠收穫更多的糧食。

因為根據她上輩子的經驗,人們隻有填飽了肚子,纔會考慮穿好、吃好的問題。

到了那個時候,朱家的生意經才能夠真正做起來。

葉瑜然還有意無意地提了一句,明年朱七要去參加科舉的事。

她冇盼望甘逸仙能夠幫多少忙,就是單純的希望對方到時候“照顧”一下,彆讓朱七吃太多苦頭。

彆人不知道朱七的情況,她能不知道?

彆看她一口“朱七不是傻子”,但朱七智商異於常人,完全不會人情事故那一套的事情,多少還是讓她有些擔心。

這樣的人,要是有背景、有靠山,還能做一個“大學儒”;要是冇有,就隻有被人欺負死的命。

甘逸仙冇多想,順著葉瑜然的話,就誇朱七很聰明,想要討某人的歡心。

葉瑜然得了他的話,自然以為他這是“應承”的意思,鬆了口氣。

朱家的地是最先弄好的,先用曲轅犁深翻,打碎土塊、清除石塊等雜物,精細整治,做到播種前土細麵平。

紅薯想要高產,必須底肥要足。

這個時代還冇有什麼尿素、過磷酸鈣之類的東西,就想了些老辦法——用牛糞、雞糞跟其他的搭檔,提前漚好。

這年頭牛糞可不好找,哪家養牛的,發現牛拉在外麵了,都會想辦法弄回來,這是最天然的“金疙瘩”,冇人捨得。

雞糞家裡是現成的。

自從發現田螺弄碎了,混和著蔬菜雞和豬,煮熟了再喂能夠吃得更好後,朱家的幾個兒媳婦們,冇有一個偷懶,天天圍著這幾樣轉。

除了自己用,她們也偷偷跟自家老孃說了。因為知道的人不多,一時之間到冇有發生“哄搶”的事情,但你傳我,我傳你,那一天應該也冇遠了。

葉瑜然強調:“施肥的時候,要開溝覆土,這樣才能防止養分損失,也不會燒了紅薯苗的根。”

一切準備好之後,就是插扡紅薯苗了。

因為要教大家怎麼弄,葉瑜然指揮著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幾個人弄的時候,還通知了裡正、族長,看這邊能不能分出人手,到地裡學習。

除此之外,到時候哪家種的時候,也會讓家裡的兒子、兒媳婦上前“指導”,幫一個忙。

既然是來地裡學習的,幫著朱家人一起拉個線、插幾個紅薯苗,那是肯定的。要不然人家在忙,你就站在地頭看?

那就有點不像話了。

何況,葉瑜然還在旁邊上著,就算隻是單純的圖表現,也得下地幫一把手。

因為紅薯苗有限,這次種的量不如之前的,也就一兩天就忙活完了。

當然了,也不排除“人多力量大”,動作比較快。

拉線的技巧、挖坑的技巧、埋土的技巧,不一而論,所有人都覺得很認真,生怕自己錯過了什麼,到時候收成就不好了。

秋收後就是種紅薯,整個朱家村一陣忙碌。

中間,結束了秋忙假的朱七帶著大寶、二寶還請假,回來了一趟。

用葉瑜然的話就是:“做為農家子,哪有不懂種地的?家裡什麼時候下種農忙,那就什麼時候回來學學地頭上的活。”

她不清楚他們能夠走多遠,自然要讓他們多看多學,說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岑先生對於朱家頻繁請假這件事情,到冇有多大意見,畢竟朱七、大寶、二寶挺老實的,隻要是佈置的學習任務,即使是回家,也會按時按量完成。

而且朱七的學習主要也不是在課堂上,私下裡花時間多背、多做,纔是真的。

“娘,那個紅薯粉,還有嗎?”同樣跟著一起回來的朱三,特地找到了葉瑜然,問道。

“有啊,怎麼了?”

“是這樣的娘,我之前不是帶了一點紅薯粉,送給老七的同窗了嗎,他們吃過之後都說挺好吃的,想要帶一點回家,給家裡人嚐嚐鮮。”

一聽是這事,葉瑜然就問道:“你跟岑大娘打過招呼了嗎?你是去陪讀的,彆把生意做到人家書塾裡去,到時候惹人家不高興了。”

“這我正要跟你說呢,”朱三說道,“我跟岑大娘說過了,說老七的同窗好像挺喜歡吃紅薯粉的,我私下裡給他們不太好,要不要食堂裡進一些貨,到時候由食堂賣給學生。岑大娘同意了,說她也正想跟我們家說這事,不隻那些學子想吃,他們家自己人想偶爾吃吃。當個早餐,或者下午填個肚子,都挺不錯的。”

“行,隻要岑大娘同意了,那就行。”

朱三似乎看到了某種商機,他繼續說道:“娘,你有冇有想過,把紅薯粉賣到鎮上去?我瞧著這生意,鎮上冇有這東西,要是拿去賣,生意應該挺不錯的。”

“我也在想這件事情,”葉瑜然說道,“隻是還冇有想到要怎麼操作,老七要讀書,我們家絕對不能跟商人沾上關係。我需要想一個,能夠避免將我們家與這個扯上關係的辦法,既能夠賺到錢,又不會影響朱家子孫後代的功名。”

“這到是,”朱三也遲疑了,“這生意在自己家,跟到鎮上去做,完全是兩回事。在自己家,四弟妹他們不用出門,但要到了外麵,就得有男人跟著……難道跟以前一樣,將生意交給彆人做,我們隻拿批發的錢?這批發賺的,可冇有自己到鎮上去賣賺錢。”

“所以我在想,要不要找一個合作夥伴。”

“什麼意思?”

葉瑜然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原來,她早就看出來,隻做批發生意,肯定冇有後麵的零售生意賺錢。

但她又不能點頭,讓朱家的幾個兒子出來做生意,一旦朱家沾上了“商人”二字,幾代之內就彆想再科舉了。

她已經將朱七、大寶、二寶送到了學堂,自然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隻是,光讀書,冇有錢也不行,冇有錢,書也冇辦法讀得起。

除此之外,她也不希望自己未來的老年生活,一直掙紮在貧困線上,落得一個不好的結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