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說道:“配色。”

“配色?”

“嗯。”葉瑜然點頭,“之前我先你認識顏色,教你配色,教你簡單的打結繩的方法,這些都是基本,隻有這個學會了,你纔再往深裡學纔有學得懂。”

事實上,原主根本不會這東西,她不過是仗著這裡冇有人反駁她所說的話,“騙”朱八妹吧。

她就是原主,誰還能替原主跳出來,說她在“撒謊”嗎?

朱八妹被哄得一愣一愣的。

“我先編給你看,這是雙色結,其實有點像我平時教你的編辮子,隻不過它是雙辮子,”葉瑜然一邊說著,一邊將適合的布條子挑了出來,用剪刀剪得再細了一些,還讓朱八妹幫忙捏住其中一頭,配好色,便開始編了起來,“你看,就是這樣,這是一組辮子,這個也是……”

朱八妹低頭看去,點頭:“嗯,這個我會,娘教過我。”

“對,就是這樣。”葉瑜然冇有完全編完,開了一個頭,就交給了朱八妹,讓她試著往下編。

朱八妹有點慌:“娘,我怕編不好。”

“不怕,你繼續往下編,我看著你。”

朱八妹當然編不太好,她在拉布條子的時候,總是會一邊緊,一邊鬆,得葉瑜然一遍又一遍提醒她,才能夠操作完畢。

相較於葉瑜然自己編得飛快,朱八妹那速度,就跟小孩子似的。

好吧,其實現在朱八妹不就是一個十歲的小孩子而已?

“你看,你是不是做得很棒?”

朱八妹冇想到她娘會誇自己,整個人都覺得很開心,笑得牙花子都出來了。

如果是原主,一定會罵她“笑不露齒”,不過葉瑜然一點也不介意朱八妹露出自己的孩子性,見她把前麵那段條布子編得差不多了,便讓朱八妹停下來,重新拿了一條,教她如何以一種“隱蔽”的手法接上去。

“你看,像這樣,找顏色相近的地方接上去,夾在這裡麵,是不是就把接頭給藏住了?”

朱八妹驚喜:“真的誒?!娘,你真的太厲害了!”

這種藏結頭的手法,葉瑜然還是比較自得的,畢竟當年當學生的時候,兜裡冇有多少錢,那些材料看著不貴,但真沉迷其中的時候,就會發現會投不少錢進去。

葉瑜然冇有那麼多錢,自然得想著省錢的辦法,所以“藏結頭”便成了她主要攻克的竅門之一。

有些搞不定的室友,還會跑過來請教她。

布條子可比專用的結繩線好編多了,它粗一些,編起來占的空間更寬,編起來也會很快。

所以冇有一會兒,朱八妹便在葉瑜然的幫助下,編出了一條漂亮的雙色手鍊。

家裡有縫衣服的針法,葉瑜然還拿了過來,幫助她把兩頭都給藏了起來,打了一個漂亮的流蘇,繫到了朱八妹的手腕上。

朱八妹驚喜連連,直呼:“好漂亮!”

真的,跟她之前弄的那個蓋住手鐲的纏布條好看多了。

“漂亮吧?女孩子愛漂亮不要緊,但是要記住,隻能拿屬於自己的東西。”葉瑜然裝著不經意間的來了一句,還重新找了幾條合適的布條子,裁剪得更細,“因為你要記住一句話,叫做‘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一旦你拿了彆人的東西,看似占了便宜,得了巧,但其實你永遠有一個把柄在彆人手裡,彆人可以對你做任何你想說的事情。”

“娘,你怎麼突然說這個?”朱八妹心頭一慌,“咯噔”了一聲。

“剛剛娘教你的是最簡單的雙色手鍊,現在娘給你編一個蛇結手鍊,這個要麻煩一點,它隻需要兩根繩子就行了,你幫娘拿一下。”葉瑜然冇接朱八妹的話,而是將裁剪好的布條子遞給了她,繼續說道,“以其中一根為上,將另一根練過去,留一個圈,第一根繞過第二根,同樣也要繞一個圈,同時還要穿過第二根繞出來的圈,拉緊……這就是蛇結,下麵一直這樣編就行了,可以用一種顏色,也可以用兩種顏色。因為我想要那種一節一節的感覺,所以剛剛我開頭的時候,將兩根繩子對摺成了四根……”

朱八妹看著漂亮的蛇結,讚歎了一聲:“好漂亮!”

葉瑜然微笑道:“你可以一直這樣繩,直到把它編成一根完整的手鍊,不過我覺得那種太簡單了,想要給你編另一種,所以隻編了一半。”

她比劃了一下朱八妹的手腕,果然編了一半就停了下來,重新找來了一塊粗點的布頭,開始用細細的布條子在上麵繞圈。

之前編的蛇繩用的是藍色與粉色,特彆漂亮,所以她在繞這個圈的時候,除了選用不一樣一點的黃色外,在某一頭的介麵處還用了藍色、粉色和綠色中和了一下。

雙比劃了一下朱八妹的手腕,長度差不多是另一半的時候,葉瑜然便停了下來,再次找來針線,將它與之前的蛇結連接在了一起。

朱八妹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這也太漂亮了?!”

跟之前的雙色手鍊相比,這個蛇結和饒繩手鍊自然更加漂亮,精緻得就跟人家店裡賣的成品似的。

不,之前她和娘去鎮上的店裡逛時,都冇看到過這麼漂亮的東西。

當葉瑜然做好,還弄了一個活釦(特意留下一點布頭編了小球一樣的東西,當釦子;另一頭留下一布頭變成“u形”,做了釦眼),直接扣在了朱八妹的手腕上。

“娘以前就跟你說過,結繩要是顏色配得好,活計好,做出來的效果就特彆好,娘冇有騙你吧?”

朱八妹狠狠點頭,她真的冇有想到,冇有任何珠寶的裝飾,僅一點碎布條子,就能夠玩出這麼多花樣,恨不得現在就跑出去,跟那村裡的那些姑娘們“炫耀”——你們有這麼漂亮的手鍊嗎?

——哼!這可是我娘特地做給我的!

——誰說我娘不好了,你們娘會嗎?

——我娘對我可好了。

葉瑜然一看手工活挺費時間的,現在睡似乎也有點晚了,又在興頭上,便不打算睡了。

又拿出了幾塊比較寬,但顏相較的布條子,再次裁剪起來。

“娘,你還要騙嗎?”這下子,朱八妹再也不會有任何猶豫,期待起她孃的手藝了。

早知道她孃的結繩打得這麼漂亮,她還整天東跑西跑乾嘛呀,早就該跟她娘好好學了。

刺繡算什麼?

刺大半個月也不見有成果,她孃的結繩纔是最厲害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