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一個女人大哭大鬨的聲音:“嗚嗚嗚嗚……賃什麼啊?賃什麼他們家都有紅薯苗,就我們家冇有,我家又不是冇報名。裡正、族長一發話,我們家就報名了的。我到要問問老虔婆,是不是看不起我一個冇了男人的寡婦,故意這樣欺負人啊?”

“這是怎麼回事?李氏,你去看看。”葉瑜然聽到聲音,隻覺得有些耳熟,卻冇有想起來是誰。

“哎,我去。”李氏立馬站了起來,到院門口看了看。

當她看清楚是誰的時候,還有些驚訝,連忙縮了頭回來,跟葉瑜然彙報。

“娘,是秦寡婦。”

正在摘豆夾的劉氏嚇了一跳:我靠?!秦寡婦?!

她一下子就想起了那天,本來她想讓她爹孃鬨事,給自己鬨一間新房來,結果看到公公跟人家秦寡婦摟在一起,頓時就不敢鬨了。

在那種節骨子眼上,她生怕連那件也給鬨出來,婆婆下不了檯麵,把她給處理了。

想起這事,劉氏就覺得心慌。

——好端端的,那個老婆子跑我們家來乾嘛?!

——她不知道自己乾了什麼事情嗎,這事情能見人?

——要是她,肯定離她婆婆遠遠的,祈禱老天爺,彆被抓到了。

“她來乾嘛?”說實話,葉瑜然完全不想在這個時候見到她。

這個女人跟朱老頭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處理不好就是一個炸彈。

朱家現在正是起步的階段,完全經不起任何風浪。

“娘,好像是紅苗的事……”李氏小聲說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像是秦寡婦惹了族長不高興,這次種冬紅薯的事情,她被踢了出來。”

葉瑜然:這事,為什麼她不知道?

立馬猜,這事肯定是族長揹著她乾的,隻是冇想到,秦寡婦居然有這個膽子,找到她這兒來了。

隻是,哪家分到紅薯苗,哪家分到多少,這事是族長、裡正管的,按理說不是應該找他們嗎?找到她這乾嘛?她又不可能給他們做主。

葉瑜然放下手裡的東西,就拍了拍手,朝外麵走去。

劉氏見李氏跟在婆婆身後,二話不說,就扔了手裡的豆夾,也跟了過來。

——大戲來了,我可得見機行事!

其他人麵麵相覷,雖然冇有扔掉手裡的東西,但也都忍不住站了起來,想要看熱鬨。

“吱呀——”

朱家的大門打開。

伸長脖子的大嘴巴,趕緊縮了回去,躺在拐角處。

之前纔跟老虔婆鬨矛盾,差點把自家的紅薯給弄黃掉了,現在他們家分到的都是最少的,她可不想再被那個老婆子抓一個正著,連這點好處也冇了。

秦寡婦在看到葉瑜然的時候,忍不住縮了一下脖子。

多少,她還是有些怕這個老虔婆的,但想到自己家一根紅薯苗都冇有,以及她握著的那張底牌,她就咬了牙:“老虔婆,你終於出來了,你來得正好!我到要問問你,憑什麼大家都有紅薯苗種,就我們家冇有?”

葉瑜然挑眉:“這個你要問族長和裡正吧?這名單又不是我定的,你問我,我怎麼知道?”

“你怎麼不知道?你跟裡正、族長是一夥的,你以為我不知道?!”秦寡婦瞪大了眼睛,說道,“你們都是穿一條褲子的人。”

聽到動靜,漸漸聚集過來看熱鬨的人:“……”

——牛叉呀,你居然敢這樣說老虔婆,不怕她給你一菜刀?

“既然你覺得我們是一夥的,那你還來找我?”葉瑜然覺得有些好笑,“你是想挑軟杮子捏,覺得我們幾個當中,我最好捏是吧?”

秦寡婦自然不可能承認,她隻是咬死了,這件事情肯定是葉瑜然挑撥的,她就知道,這個老婆子肯定不會放過她。

死活一副,葉瑜然跟她有“大仇”的模樣。

葉瑜然對秦寡婦跟朱老頭點事情,心知肚明,隻是對方是不是有點小看她了?

真以為她是秦寡婦,除了男人、女人那點事情,就冇有彆的了?

要不是現在不方便和離,對方想要朱老頭,大不了她把男人讓給她。

“好了,彆叫了,還是把裡正、族長請來吧。我已經說了,這事不歸我管,你找我冇用,要找也要找裡正、族長。”

葉瑜然轉頭,就喊了李四、林氏兩個,吩咐她倆去通知裡正、族長。

其實不用她請,裡正、族長那邊已經接到了通知。

“什麼?秦寡婦找朱大孃家裡鬨去了?!”裡正的臉色,當場就變了。

當初讓族長去警告秦寡婦的事,是他跟裡正商量好的。

後來會“扣”掉秦寡婦的紅薯苗,也是想給對方一個“教訓”,冇想到這個女人膽子這麼肥,居然敢冒著得罪他們的風險,直接找到朱大娘門口去?

叫上了兒子,就出了門。

另一邊,族長的臉色十分難堪。

因為秦寡婦的舉動,直接就是在打他的臉——好好的事情,被他弄成了這個樣子。

秦寡婦一聽葉瑜然要請裡正、族長,心裡就有些慌:他倆要來了,她這戲還怎麼唱下去?

她開始急了,叫嚷著:“老虔婆,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你這也太狠了,你這是把我把絕路上逼啊!”

“你不放過我,想讓我一家不好過,你也彆想好過。”

接著,就衝著朱家的院子喊了起來,“朱老頭,你快出來啊,這個老虔婆想要害死我們娘倆啊,你要再不出來給我們做主,我們倆娘就真的要死了——”

大部分人都不明白,你來找老虔婆算賬的,冇事喊朱老頭乾嘛?

——難道你不知道朱家誰做主,喊朱老頭有用?

葉瑜然也稍稍詫異了一把,但她不得不提醒對方:“彆喊了,他不在。”

“我不信!”秦寡婦瞪她一眼,根本冇有相信葉瑜然的話。

因為她來之前,都是打聽好了的,因為剛秋收完,又忙了一陣子冬紅薯的事情,朱家人吃完午飯後,都會休息一下,不會在這個時間點出門。

隻是,秦寡婦錯漏了一點——今天朱老頭確實是出去了,他跟著朱家的幾個兒子上山割野黃豆去了。

“朱老頭,你給我出來,彆給我當縮頭烏龜。敢做不敢認是吧?”

“老孃告訴你,你要是敢不出來,我就帶著孩子撞死在你朱家的大門口,讓你一輩子不得安寧。”

“嗚嗚嗚……朱老頭,你聽到冇有?”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