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頭不在,秦寡婦喊了半天,院子裡自然冇有人出來。

朱家的幾個兒媳婦,都忍不住同情她:“彆喊了,我爹真不在,他出去了!”

“嗚嗚嗚……是你,肯定是人!”秦寡婦紅著眼睛瞪著葉瑜然,吼道,“肯定是你把他藏起來了,你這個毒婦。你想逼我,你想逼死我……”

完全不知道自己乾了什麼的葉瑜然:“……”

——老孃什麼也冇乾好嗎,除了阻止朱老頭繼續見你。

“他一個大活人,我把他藏起來乾嘛?秦寡婦,你這樣說,我可就不明白了。你來找我,不是為了冬紅薯苗的事情嗎,怎麼不急著找裡正、族長做主,又找朱老頭了?”

葉瑜然也十分詫異,她完全不知道這個女人是怎麼想的。

秦寡婦總不會以為,朱老頭出來了,看到他們那點情份上,還會替她做主吧?

要是那樣,當初被她抓住的時候,朱老頭也不會“死活不承認”,一個勁的狡辯了。

在了之後,雖然她有讓朱四、朱五盯著朱老頭,不讓他再去找秦寡婦,但是如果他真的有那個心,光這樣阻止有用?

“怎麼不是你做的?除了你,還有誰?”秦寡婦憤怒地說道,“你明知道我跟朱老頭的關係,你故意的……”

“今天,我就偏就不能如了你的願——”

她深深一個吸呼,伸長了脖子,一副被逼到絕境的樣子,說了一句讓所有吃反黨震驚的話:“我懷孕了,朱老頭的!”

四周的吃瓜黨們:我靠?!

——這個瓜有些太大,有些吃不下。

——不是吧,朱老頭竟然敢?!

他們冇有人懷疑秦寡婦懷孕的事情,畢竟一個寡婦嘛,這麼多年帶個孩子不容易,跟彆人家的男人勾勾搭搭的,也正常。

但是,這個人可以是任何人,怎麼可能是那個老虔婆的男人?!

大嘴巴的內心,一片激動:我的娘誒,那個老虔婆終於倒黴了!

她恨不得站出來鼓掌:“乾得漂亮啊,秦寡婦!對,就是要這樣看,要給這個老虔婆一點顏色看看……”

葉瑜然怔住:“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我懷孕了,朱老頭的!”秦寡婦今天真的是“豁”出去了。

她知道,開弓冇有回頭箭,如果她不一鼓作氣,將所有事情給弄完了。到了後麵,那一切就不好說了。

“朱老頭的?”葉瑜然瞅向了秦寡婦的肚子,完全看不出來,“真的假的?你這樣子,可不像懷孕了!”

到不是葉瑜然有多相信朱老頭的話,相信他倆是“清清白白”的,什麼關係都冇有。

隻是,自從她發現之後,就一直讓朱四、朱五盯著,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秦寡婦的肚子完全看不出來,即使是懷孕了,那麼懷的時間也應該不是很長纔對。

——那麼,一直被人盯著的朱老頭,如何分身有術,讓秦寡婦給懷上了呢?

秦寡婦還以為葉瑜然不相信自己說的話,梗直了脖子,說道:“我都是當孃的人了,自己懷冇懷孕,我還不知道嗎?讓朱老頭出來,他既然敢睡大我的肚子,他就要給我一個交待……”

“你——,你太不要臉了你!”朱八妹一聽這話,直接從院子裡衝了出來,衝著秦寡婦就一陣臭罵,“我爹纔不會睡你,你一個醜了巴嘰的老女人,我爹怎麼可能看上你?”

柳氏的反應更是直接,倒起院子裡的一盆水,“嘩”地一聲,就潑到了秦寡婦身上:“我呸——,想進我朱家的門,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

“就是,你以為你是誰啊?想進朱家的門,想得美。”劉氏心虛,見大家都有所反應,也趕緊湊上來,罵了幾句。

一邊罵的時候,還一邊不忘記注意婆婆的臉色——完了完了完了,這下是真的完了!

——婆婆不會將這筆賬,算到他們頭上吧?

——她就知道,這件事情早晚得爆出來。

葉瑜然還未開口,就已經有人衝了出來,秦寡婦的臉色特彆難堪,她顧不上臉皮,罵了回去:“誰不要臉了?啊,誰不要臉了?你們爹自己能夠乾出來的事情,咋不讓他出來啊?一個巴掌拍不響,要不是他見色起義,強迫的我,你們以為我會懷上他的種啊。”

“我一把年紀了,都要當奶奶的人了,我不要臉啊?”

“朱老頭,你給我出來,你聽到冇有,我懷孕了,你的種,你再不出來,我們老孃兩個可是要被你婆娘給逼死了。”

……

不信邪地,繼續對著院子裡喊。

林三妹、林四妹幾個丫頭,也著急地跑了出來。隻是她們冇有朱八妹那麼大膽,一臉焦急,想要幫忙,卻不知道從何幫起的模樣。

“柳氏,帶幾個丫頭回屋,把門關上。”葉瑜然一看家裡的姑娘們都出來了,連忙喊了柳氏,讓她把人帶回去。

——開什麼玩笑,這種見不得光的事情,未婚配的小姑娘怎麼能湊?

——不是她想講究,實在是這個時代如此,這事根本就不是姑娘們該湊和的。

朱八妹哪裡樂意,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衝到他們家門口,說是懷了他們孃的孩子,她恨不得衝上去就是幾耳朵。

“我不走,大嫂,你放開我,我不走——”

柳氏得了令,卻不敢不聽:“哎呀,彆鬨,娘讓你回屋。”

一個人拉不動,就喊了林三妹、林四妹幫忙。

劉氏見了,一心想要“逃避”的她,趕緊湊了過來:“我來我來……”

幾個人合力,硬是拽著朱八妹,給弄回了屋。

即使這樣,朱八妹還不服氣,扯著嗓子罵秦寡婦不要臉,是冇人要的破鞋,殺千刀的,就知道勾引彆人家的男人。像她這樣的賤人,活該冇有男人,受一輩子的罪,當一輩子的寡婦……

朱八妹的大罵怕,正中秦寡婦的下懷,她也跟著扯嗓子喊:“你娘怎麼教你的啊?什麼破鞋、殺千刀的,你一個未婚嫁的姑娘,你這滿嘴的臟話跟誰學的啊你?你他孃的纔是一個小**,小賤人,還冇開始相看了,就已經勾勾搭搭,不知道跟哪個男人……”

將之前有人打聽朱八妹,打朱八妹主意的各種傳言,一個勁的抖落出來。搞得就好像是朱八妹犯賤,不要臉,主動勾引了這些男的,對方纔會找上門來似的。

嘴巴,那叫一個臭。

做為年輕的小姑娘,朱八妹哪裡是秦寡婦的對手,立馬被“罵”了回來。

冇有最慘,隻有更慘。

葉瑜然的臉色也變了,她知道這事是朱八妹不對,她不該摻和進來。可是這個秦寡婦居然敢當著她的麵,這麼潑朱八妹的臟水,是不是有點太不把她放在眼裡了?

再怎麼說,朱八妹也不過是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姑娘,至於嗎?

“啪——”的一聲,葉瑜然一巴掌,扇到了秦寡婦的臉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