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虔婆的野心,可不是一般的大。

——彆人家送一個就已經很老火了,她居然還想多送兩個!

——大哥家,不是發了什麼橫財吧,出手這麼大方?!

朱三嬸、朱四嬸望著朱老頭,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大家同樣是兄弟,怎麼人家越過越好,他們家就隻能當一輩子的泥腿子呢?

隻是,再看看自己的兒子,兩人沉默了:長得就冇人家兒子靈光,能咋辦呢?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是既覺得欣慰,又覺得揪心。

他們又開始罵朱老頭不爭氣,即使明知道家裡出了一個讀書人,功名有望,怎麼還鬨這麼一出出來?

“老大,我告訴你,你要是敢耽誤你家老七唸書,老子就一狠心,打斷你的狗腿,然後到地底下給列祖列宗賠罪去。”

“這讀書人,多少人盼了一輩子都盼不到,你不好好供著,怎麼還能給人家拖後腿?”

“你個不爭氣的,越想老子的心口就越疼。”

……

氣是真氣,心疼也是真心疼。

氣兒子不爭氣,但也心疼對方即將麵臨的“遭遇”。

朱老爺子最後咬了牙,說道:“行了,我跟你一起回去。大不了我不要這張老臉了,跪下來救她……”

此話一出,可把滿院子的人嚇了一跳:“爹?!”

“爹,這事情哪能夠到那一步?”

“爹,你可千萬不能去,你要是給那個老虔婆下跪了,那我們都老朱家的臉就真的冇了。”

……

下跪不至於,但去求個情,說幾句好話,完全是可以的。

這邊還在商量著,另一邊,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幾個人也挑著擔,回到了家裡。

他們在進門的時候就注意到,跟往常相比,自家院子裡似乎變得格外安靜。

各自媳婦,不斷在給他們打著眼色,讓他們“老實”一點。

朱四放下東西,立馬就將訊息最靈通的李氏拉到了一邊:“爹呢?”

“五弟跟你說了?”李氏一邊注意著四周,一邊說道,“爹我不知道啊,中午五弟回來的時候,爹就冇進門。”

“五弟說,他出來也冇找著爹。你看娘怎麼樣了,心情好點了嗎?”

李氏搖頭:“看不出來,一直崩著一張臉,感覺這事有點懸。你說,爹咋想的?娘那麼好的女人不要,偏偏跟一個寡婦勾搭在一起,這不是打孃的臉嗎?”

“噓……”朱四讓她小聲,“你幫我們盯著點,我讓老五出去找找。”

“好。”

兄弟四人,各自問了自己的婆娘,都冇人看到他們爹。

於是,朱五隻能讓三個兄長幫忙打掩護,自己出門找人。

也不知道是該算他運氣,還是怎麼著,剛一出門,正好就撞見了被朱老爺子、朱老婆子親自送回來的朱老頭。

“爺、奶,你們怎麼也來了?!”朱五話音纔出,就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了。

他瞳向不爭氣的老爹,心裡不舒服極了。

連忙勸二老,彆摻和這事,自己回去休息。

可朱老爺子、朱老婆子哪裡能夠放得下這顆心。

——大兒媳婦什麼脾氣,他倆還不知道?

——真要放著朱老頭不管,朱老頭能夠平安度過今晚嗎?

他們細細碎碎的,賣著老臉,跟朱五求情,讓他呆會兒幫他爹多說幾句好話。

雖說他們也知道,這事是他們爹不對,不應該做這種事情惹他們娘不高興,可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他們的爹。

“老五啊,算是當爺、當奶的求你了,呆會兒你一定要幫你爹。”

“是啊,老五,你就隻有那麼一個爹,他要出了什麼事情,你以後可就冇爹了。”

“就得娘那脾氣,真得得勸著點,也就隻有你們幾個當兒子的能夠勸住了。這麼勸不住,這一家子就毀了。”

……

朱五完全冇料到,這事還有他們爺、奶的事情,被兩老拽著,一時之間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咳咳!”一聲輕咳,從身後傳來。

朱五轉頭,嚇了一跳:“娘?!你咋……咋出來了?!”

不遠處,朱大、朱二、朱四幾個,表情焦慮:老五啊,我們提醒你了,你怎麼冇聽見啊?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也嚇了一跳:“老……老大媳婦,你出來了啊。”

“然然……”朱老頭頓時覺得自己腿軟,想要跪下來。

葉瑜然冷著一張臉,給二老問了一聲好:“爹、娘,你們怎麼來了?行了,既然來了,那就順便進屋吃頓飯吧。”

似乎打斷彆人說話的那人不是她似的,喊了朱五的名字,就帶進了屋。

“哎。”朱五完全不敢有多餘的動作,跟在後麵就進去了。

朱大、朱二、朱四喊了聲“爺”、“奶”、“爹”,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一行人進了屋,葉瑜然就讓大家擺飯。

照例,林氏帶著呂家的三家丫頭,在小桌吃飯。

而朱老頭地碗紅薯粉,葉瑜然連問他都不問他聲,直接分給了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二人:“爹、娘,你們兒子今天犯了錯,這頓晚飯,你們就替他吃了吧。”

朱老頭爺子、朱老婆子二人對視一眼,動了動嘴巴:“那個……老大媳婦啊,這……餓一頓就餓一頓吧,他做錯了事,他認罰。”

還怕這個兒子不懂事,朱老婆子趕緊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腳。

朱老頭連忙道歉:“對不起,我就是一時糊塗,我真的冇想跟她怎麼……”

“咳咳!”葉瑜然輕咳兩聲,打斷了他,冷著臉道,“桌上還有孩子,說什麼呢?等孩子吃完飯,都回屋了,再說。”

說的時候,目光掃過了年紀比較小的三寶、四寶,以及小桌子上的呂家三姐妹。

“吃完飯再說,吃完飯再說……”朱老婆子顯然也意識到,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趕緊賠了一個笑臉。

最終,所有人都吃上了紅薯粉,唯有朱老頭一根冇撈著。

葉瑜然發了話,任何人都不敢給他盛。

他就那麼坐在桌子上,抱著一碗湯喝,其他的什麼都冇有。

幾個兒子、幾兒女都在埋頭苦吃,明明吃著平日裡特彆饞嘴的辣椒醬,也冇有人敢吭一聲。

李氏乖覺,和朱四兩個喂好三寶、四寶,就趕緊帶著小孩子撤退。

林氏這邊,也有眼力勁的,帶走了呂家的三個丫頭。

朱八妹本來不想走,但葉瑜然一個冷眸掃過來,隻能氣呼呼的帶著林三妹、林四妹,清了場子。

冇有一會兒,除了已經成親的朱家兒子、兒媳婦,院子裡就留下了二老,以及葉瑜然和朱老頭兩人。

葉瑜然擺了一把椅子,擺在了堂屋的正中央,手邊還擺上了一碗溫泉。

她神色冷淡,說道:“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