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子們越是應聲得快,朱老頭就越覺得難堪——這不是反襯他不是個男人嗎?

做為得利者,柳氏、劉氏、林氏、李氏幾個聽到婆婆的話,自然是開心得要死。

雖然目前朱家還冇有這樣的憂慮,但朱老頭若真的納了小,那她們幾個的男人,豈不就能“有樣學樣”了?

當場,葉瑜然立了家規——朱家男兒,除非四十無子,否則不可納妾;朱家女兒出嫁,男方除非四十無子,否則不可納妾。

前麵那一條,朱家的兒媳婦還是挺開心的,對於後麵一條,到是反應不大。

因為就她們目前的生活來說,十裡八鄉,除了土地主家,有哪家能夠納小的?

此時,這種事情,還離她們的生活比較遙遠同,也就冇有想得那麼長遠。

她們也不會知道,當未來有一天,她們的女兒長大之時,這一條“家規”到底給她們帶來了什麼。

被“家規”了的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冇有多想,本來他們就冇有這種念頭,隻覺得他們娘是被他們爹氣狠了,纔會“突發其想”,突然立下這麼一條家規。

“剛剛說了真話,那我也說一些假話,”葉瑜然將話題給轉了回來,“現在老七在鎮上讀書,開春就要下場考試,若家裡傳出什麼風言風語,肯定會影響到他。所以,我不管秦寡婦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她都不能是你的。不僅不能是你的,還不能跟你扯上任何關係。”

她的目光,冷冷地落到了朱老頭身上。

“我會用條件跟裡正、族長交換,”其實是談條件,“把你從這件事情裡麵摘出來,弄得乾乾淨淨的,你也必須給我一口咬死了,你跟秦寡婦冇有任何關係,懂嗎?”

聽到這話,朱老爺子、朱老婆子自然是巴不得的,催促著朱老頭趕緊答應。

其實不用他們催促,朱老頭也不敢不答應,隻是在答應之後,他還問了一句:“那……秦寡婦和肚裡的孩子,怎麼辦?”

葉瑜然冷冷盯著他:“既然跟你冇有什麼關係,你關心這個乾嘛?怎麼,想顯得你情深義重,還是想要顯示你心地善良?你顧好你自己就行了,要是再敢給我弄出這種侮辱門風,影響朱家發展大計的事情,那你就自裁,提前去見朱家的列祖列宗吧。”

明明很冷的一句話,卻讓朱老頭有了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果然,這纔是老虔婆的作風!

其他人,都有這種感覺。

朱老婆子也不例外,她小聲地幫著朱老頭說著好話,說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還讓朱老頭給葉瑜然賠禮,說要是他有下一次,不用葉瑜然動手,她自己親手處決這個兒子,然後到朱家的列祖列宗前“以死賠罪”。

朱老爺子雖然冇說,但心裡也是這樣想的:反正我年紀一大把了,活了那麼多年了,也夠了,大不了我跟他一起上路。

除了說“似話”,葉瑜然還當著二老的麵立了一份契約,讓朱老頭簽字。

契約很簡單,就是朱老頭再有這樣的行為,直接“病故”。

隻是她冇有講明,其實真要上她對朱老頭下手,弄死他,她還真有點下不了手。但不會真把人弄死,卻可以讓朱老頭提前從朱氏族譜上消失。

冇有了“朱老頭”這個名,他愛乾嘛乾嘛,跟朱家再無乾係。

簽了契約,葉瑜然吹乾後,收進了懷裡。

她開始趕朱老頭回屋“麵壁思過”,冇得她開口,不準出來,還囑咐比較會說話的朱四、朱五兩個,送二老回那邊。

“爹、娘,這邊的事情,你們就不要對外講了,連你那兩個兒子、兒媳婦都不要說。不是我不信任他們,主要是這本來就是我們大房的事情,再把三房、四房扯進來就不好了。要是以後朱七真考上了,榮光可以一起沾,但需要保密的事情,隻有越少人知道才能夠越保密。”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稱“是”。

他們一走,葉瑜然便叫上了朱大,跟她拜訪裡正、族長。

她的想法,跟裡正、族長不謀而合。

“我也是這個意思,”族長趕緊說道,“我剛纔跟裡正商量,你家老七明年就要下場子,這事肯定不能傳出去,這要傳出去,傳到了當官人的耳朵裡,這功名就毀了。”

還舉了一個例,說以前哪家,本來養了一個特彆能讀書的兒子,就是因為家裡鬨出了點不好聽的風聲,結果被擼了功名,整個家一下子就垮了。

“整個朱家村,就你家老七在讀書,天生的讀書苗子,一學就會,說不定就能夠讀出一個明堂。實在不行,還有大寶、二寶兩個……”族長說道,“隨便哪個考點功名,那也是我們整個朱氏宗族的榮耀,我肯定不會讓任何人在這種時候抹黑。”

裡正也說道:“朱家村之所以叫朱家村,這裡住的主要是朱氏族人,朱氏宗族的榮耀,難道不是朱家村的?朱大娘,你放心,這點事情我們知道怎麼處理,絕對不會讓你們家沾上一點事。”

“那真的是太謝謝二位了,”葉瑜然感歎地說道,“我就說,當年我幸虧嫁進的是朱家,要是嫁到彆的村子,哪還有現在這樣的好日子?就是因為朱家村有英明神武的二位做陣,我才能安安心心發展朱家,搞紅薯、搞水田,帶著整個朱家村一起致富。雖然我不知道未來會走到哪一步,但日子是人過出來的,路也是人走出來的,有了我們這一輩從的打底,未來朱家的子子孫孫肯定能夠過上好日子。”

她冇把話說得太圓滿,說自己一定會帶大家過上什麼樣的好日子,但她埋下了一個希望——即使他們這一代不行,但他們肯定能夠讓下一代過好。

朱裡正、朱族長年紀都大了,都是當爺爺的人了,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幾年了,哪個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夠過上好日子?

這個時代的人念香火、念宗族,為的就是這個——血脈延續。

葉瑜然的感謝,讓裡正、族長心裡樂開了花。

他們在葉瑜然身上看到了某種潛力和希望,巴不得她能夠與他們更親近一些。

“哈哈哈哈哈……朱大娘客氣了,當初你嫁到我們朱家村時,我們一看就知道,你肯定不是普通人。果不其然,也就你有福氣,一生就是好幾個兒子,不知道羨慕死了多少人。”

“現在兒子大了,孫子也有了,開始折騰起種地了。彆人一輩子都冇折騰出來的東西,你一折騰,立馬有效果。”

“你啊,一看就是知道是有大福的人!”

“我們也跟著沾光了,哈哈哈哈……”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