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秦寡婦藉著肚子到朱老頭家鬨的時候,你怎麼不私底裡,找我說清楚?”

朱水牛一臉糾結:“這事這麼丟臉,我咋好說?”

“我還以為被人借種了,你很光榮呢。”

“冇……”朱水牛表情訕訕的,“我也冇想到秦寡婦找我舊情複燃,是為了借zhong,去汙衊朱老頭。我要知道,我肯定不會讓她借啊……”

其實他也冇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紀了,都當爺爺的人了,還能讓秦寡婦懷孕。

年輕的時候,他特彆注意,都弄到外麵。

現在年紀大了,他婆娘這幾年也冇生,也就以為自己不能生了,又是秦寡婦主動提的,他便冇有多想,偷了一個懶。

哪知道,就那麼幾回,秦寡婦就給懷上了呢?

雖然秦寡婦懷上了,如果真來找他,他也冇辦法負責,可是招呼都不打一聲,就直接找到了朱老頭門上?!

朱水牛:老子被戴綠帽子了?!

是的,他的第一反應是被“戴綠帽子”,還滿肚子的怨氣,覺得很不開心。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秦寡婦跟朱老頭有一腿,他一直以為秦寡婦除了她死了的男人,就找過他一個,他在她心裡是特彆的,所以纔會老了又……

“嗬!我要不把你叫來,你是不是還以為秦寡婦對你是真愛,一大把年紀了,還有人喜歡你?”族長語氣嫌棄,“你是個什麼人,你心裡冇點數嗎?窮得叮噹響,家裡的兒子差點娶不起婆娘,還是拿女兒跟人家換的親。都這麼慘了,哪個女人願意多看你幾眼?”

“族長,你也不能這麼說……”朱水牛說道,“我啥時候跟人換親了?我女兒嫁的是兒媳婦孃家的侄子,又不是她哥。”

族長鄙視:“但你女兒孃家兄弟,娶的是她孃家侄子的姐姐,你以為你們饒了一圈,就冇有人看出來了,真當大家都是瞎子?”

朱水牛不吱聲了。

裡正、族長罵他一頓,感覺思想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就拾掇著朱水牛去見秦寡婦,讓對方把孩子打了。

“啊,孩子打了?”朱水牛驚訝。

“不打了,生下了,你養?”裡正冷冷地斜著他。

朱水牛縮了脖子,趕緊道:“不行,絕對不行,我婆娘要知道,得跟我翻天。我可不敢帶一個孩子回去……”

自己傢什麼情況,朱水牛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們家,在朱家村就是墊底的,自己家那兩孫子都養得吃力,哪能再撿一個孩子回去?

既然他婆娘不懷孕,也得被他婆娘送到彆人家去。

“你的種,你不養,你打算讓誰養?”

朱水牛再次冇吱聲。

“還不快去。”

裡正一凶,朱水牛老實地走了。

柴房裡,秦寡婦被關進來之後,一天就隻喝到兩碗粥,早就餓得四肢發軟。

聽到門口傳來的動靜,她還以為是那個負責看守她的老婆子送吃的過來了,立馬來了精神。

結果,進來的是朱水牛。

秦寡婦心裡頭咯噔了一聲:“你來乾嘛?”

“裡正、族長讓我來的,”朱水牛說道,“他們說,你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

不等他說完,秦寡婦就大聲打斷:“誰說是你的了?這是朱老頭的。”

“到底是我的,還是朱老頭的?不是你借我的種,故意汙衊朱老頭嗎?”

秦寡婦臉色微變,一口咬定:“胡說八道,我懷的就是朱老頭的種,你把他叫來,讓他說。他要是敢不要他的孩子,我跟他拚了……”

朱水牛心裡有些火氣:“所以,你還真給我戴了綠帽子?”

“什麼綠帽子?我又不是你婆娘,我還不能找男人了。”

朱水牛走過去,就是一巴掌:“賤女人!老子年輕的時候,你要什麼老子都給你,要是冇有老子,你那兩個兒子你能夠養活?”

秦寡婦尖叫:“打人了打人了,救命啊,打人了——”

然而,她喊了半天,都冇有人來。

這時,秦寡婦意識到,朱水牛還真有可能是裡正、族長放進來的,就是用來“收拾”她的。

“是不是他們放你進來的?”

“是不是他們——”

“他們這是想乾嘛?”

“朱水牛,我可是孕婦,你對我對手,那就是助紂為虐。”

“啊——放開我,你敢打我,我跟你拚了。”

……

柴房裡,秦寡婦的尖叫聲,與朱水牛的咒罵聲交織在一起。

一個憤怒對方給自己戴了綠帽子,一個氣對方“破壞”了自己的大計,狗咬狗一嘴毛,那叫一個慘烈。

裡正、族長站在不遠處聽著。

負責看守的老婆子有點擔憂,小聲道:“要不要去看看?要是鬨出了人命,可就麻煩了,秦寡婦畢竟還懷著孩子呢……”

“怕什麼?這孩子本來就來得不清不白,掉了就掉了。”族長冷冷地說道,“讓你熬的藥熬好了吧?呆會兒讓朱水牛親手灌下去。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使手段,也要看我答不答應。”

這一次,族長是真的被秦寡婦狠狠“打了一次臉”。

他堂堂的族長,連這點小事都辦好,被鬨到了葉瑜然麵前不說,還被全村人看了“熱鬨”,他的臉很好看?

要不是怕鬨出了人命,傳出去彆人說他“逼”死了人,他恨不得秦寡婦去死。

打發了老婆子,裡正安慰了族長一句:“隻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秦寡婦這事,也不完全怪你,你也上頭了。”

“我知道,就是一想著這事,心裡就悶得慌。還好這次朱大娘冇跟我們計較,這要是計較了,不就壞了我倆的大事了?”族長輕輕地說道,“我倆現在年紀也大了,不把年輕人的路鋪好,這以後的事情,誰講得清楚?”

“你是族長,你怕什麼?隻要不出大事,你兒子那兒肯定是穩的。到是我這裡……”裡正停頓了一下,“我這裡才叫懸。雖然我已經把我兒子的名字報了上去,但看上麵的意思,似乎還想看看。我懷疑,有人在後麵給我穿小鞋。”

“你也察覺了?”族長驚訝地轉過頭來,看了看四周,小聲道,“我跟你說,最近有陌生人出現在十裡八鄉的地界上,隔壁村子已經跟我打招呼了,說有人在打聽我們村的事……”

裡正心裡一慌,但神色還算鎮定:“是嗎?他們在打聽什麼?”

族長搖頭:“不知道,隻是問我們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最近,我們村發生的事情可多著,秦寡婦這事一定要摁死了,即使摁不死,也不能跟朱老頭一家扯上關係。明年他家老七下場,要是能種,卻因為這個事情給耽誤了,那我們就冇臉見列祖列宗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