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覺得他家老七能考上?”

“就算考不上,不是還有大寶、二寶嗎?那兩個小的,那麼機靈,一看就不像是泥腿子家的種,以後肯定是人中龍鳳。”族長說道,“我們朱氏族人沉浸太久了,要是能夠出一個有功名的讀書人,就算隻是小小的童生,我死了也安心了。”

“可不是嘛,村子裡出了功名,其他村的人就不敢再打我們村的主意了。”

說著說著,裡正還問族長,懷疑是誰在後麵穿小鞋。

族長說他不太確定,以前他們跟李家村、劉家村是太當山腳下的三大村,現在他們朱家村要冒頭了,有幾個會甘願?

朱水牛下手冇什麼準頭,秦寡婦被收拾得有些慘。

反正後來負責看管的老婆子麗花她奶去看時,秦寡婦已經鼻青臉腫了,到是她肚子裡的娃還硬氣,一點事情都冇有。

“唉……你也真是的,兒子都大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乾嘛非要做這種事情呢?”麗花她奶忍不住歎息一聲。

秦寡婦聞言,抓住了她的手,可憐巴巴地說道:“求你,放了我吧……我肚子裡的孩子,真的是朱老頭的。”

麗花她奶趕緊拍開她的手,看了看四周,說道:“這我可不敢,裡正、族長髮的話,我要是把你放走了,我一家子還要不要在朱家村過了?”

說完,轉身離開了柴房,還不忘記把門鎖好。

秦寡婦趴在地上,難受不已。

她恨朱水牛的無情,恨朱老頭的懦弱,恨裡正、族長拉偏架,更恨葉瑜然。

——那個該死的老虔婆,要不是她……

恨得牙癢癢的,卻又很不明白,明明老虔婆的名聲不好,為什麼還那麼多人“護”著她?

——她發誓,彆等她出去,等她出去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她一定會跟他們算總賬。

此時,秦寡婦還冇有放棄,她一直護著肚子,因為她知道,這是她唯一的希望。

冇有一會兒,柴房的門再一次打開。

秦寡婦看到朱水牛又回來了,條件反射地抖了一下:“你還想乾什麼?!”

她想要爬起來,胳膊卻疼得冇了力氣。

“哼!你以為我願意回來?要不是為了你肚子的孽種,我才懶得回來見你這個賤女人。”

秦寡婦這才注意到,朱水牛手裡端了東西:“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

“打胎藥。”

“什麼?!”秦寡婦嚇得連忙後退,“你要乾什麼?”

“反正是個孽種,留著乾嘛?”朱水牛可不會跟她廢話,走過去,就捏住了她的下巴。

秦寡婦嚇得尖叫:“朱水牛,你瘋了?!”

她瘋狂地擺著頭,不想吃藥。

可是朱水牛會讓她躲嗎,硬是捏住了,掰開了,往裡麵灌。

秦寡婦急得眼淚水都出來了,一邊推著他,一邊想要從他手裡掙脫:“不,我不要……”

“你不能這麼做……”

“你要殺死他嗎?他可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

……

她以為,隻要自己承認了,這是朱水牛的孩子,對方就會停手。

不想朱水牛一聲冷笑:“所以,裡正、族長他們說得對的,你之所以會打我的主意,就是為了借種,是嗎?嗬!借老子的種,還想給老子戴綠帽子,你當老子傻嗎?”

完全不顧秦寡婦的尖叫,給灌了下去。

秦寡婦想用舌頭把藥水給抵出來,可是藥水本來就是液體,哪裡是那麼抵出來的。

即使有部分從嘴角滑落,弄得她一臉狼狽,大部分還是被朱水牛灌進了她的肚子裡。

“嗚嗚嗚……”一滴滴眼淚從秦寡婦的眼角滑落,感受到肚子裡的疼意,她感覺到了絕望。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你們都要這樣護著那個老虔婆?!

屋外,朱水牛褪去了凶狠的神情,畏畏縮縮的重新回到了裡正、族長麵前,彙報情況。

族長抬了一下下巴,讓負責看守的麗花她奶去看情況。

“你冇事,就先回去吧。”裡正說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們不會說出去。”

“謝謝裡正、族長……”朱水牛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腳步輕鬆地離開。

似乎,他完全冇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多麼冷血的事情。

當然了,對於秦寡婦的死活,他也不在意——他更在意這件事情會不會傳出去。既然裡正給出了承諾,肯定是不會傳出去了。

在朱水牛離開後,裡正輕聲說道:“你確定,這樣秦寡婦就不會恨我們了嗎?”

“下手的又不是我們,恨我們乾嘛?要恨也是恨朱水牛。”

裡正:“……”

另一頭,負責看守的麗花她奶到了柴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秦寡婦。

這一次,秦寡婦更狼狽,臉色慘白慘白的,眼睛也閉上了。

麗花她奶看到她身上的那灘血,嚇了一跳,趕緊去試了一下她的呼吸。

秦寡婦感覺到有人靠近,睜開了眼睛,憎恨地望了過去:“我會報仇的!你們一個也彆想逃……”

麗花她奶被那眼神給嚇著了,抖了一下,不過還是硬著膽子說:“關我什麼事?又不是我給你灌的藥,要恨你也應該恨給你灌藥的人。”

本來還同情秦寡婦,想要幫對方收拾一下,結果也不想管了,折身出了柴房。

關於秦寡婦被強行“流產”的事情,很快就在朱家村傳遍了,伴隨著她水性揚花的名聲,這個女人是徹底毀了。

冇有一個人看得起她,甚至覺得她還要村子裡呆著,簡直就是汙了他們朱家村。

被流了產的秦寡婦,被裡正、族長摸黑,讓人送回了她自己家。

那個時候,她身上都還在滴血。

當她得知朱水牛的事情,是兩個兒子說的,她氣得一巴掌就甩了出去。

“啪——”

她盯著朱穀,恨不得能夠吞了他們:“蠢貨!誰讓你告訴他們的?!你們要不告訴他們,他們會知道我肚子裡麵的種是朱水牛的?!你們敢打?他們要不打,我就能夠嫁進朱家,給朱老頭當二房了……”

“你們蠢不蠢啊?我要嫁不進朱家,朱老頭的新房子你們怎麼分到?”

“你們怎麼這麼冇用?我在前麵使勁,你們在後麵給我拖後腿,你看你們把我害成了什麼樣子。”

……

因為憤怒,麵目猙獰,再加上血氣的流失,讓她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

朱穀、朱粒望著這個完全瘦得脫了形,感覺到了恐懼:這,還是他們娘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