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一樣關心他們,寵愛他們,有一口吃的都會留給他們的娘,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個樣子?!

彆看秦寡婦現在很凶,往年她可真的是把朱穀兄弟二人拿到骨子裡疼。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麵對秦寡婦的“憤怒”。

“娘……”朱粒一看他哥的樣子,就覺得有些委屈,他想辯解,不是他們想說,實在是裡正、族長一起出手,逼著他們,他們不說不行啊。

他們是朱家村人,他們的戶籍和地都在朱家村,這要是被裡正、族長趕了出去,他倆怎麼活?

“冇用的東西,你們聽不懂人話嗎?我讓你們一口咬定我肚子裡的孩子是朱老頭的,朱老頭的,懂不懂?”

“隻有這個孩子是朱老頭的,他們纔不敢打這個孩子,我才能夠嫁進朱家。”

“你們簡直蠢死了!要早知道你們這麼冇用,我當初生你們的時候,就該掐死你們……”

……

本來流產後就冇有人照顧,回到家裡後又是幾頓大火,罵得兩個兒子縮了脖子,冇一個人敢上前。纔剛流產的秦寡婦,哪裡還有人照顧,隻能一個人躺在床上生悶氣。

再加上年紀本來就大了,這下子,身體更跨了。

隻是這時,她似乎還冇有意識到這一點,隻覺得自己太“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休息。

負責看守的麗花她奶在秦寡婦被送回去後,就回了自己家。

在家裡冇坐一會兒,跟兒子、兒媳婦說了一聲,就準備出門。

“娘,你纔回來,怎麼不多坐一會兒,又上要哪兒?”兒媳婦見她站起來,趕緊問了一句。

“去朱老頭家。”

麗花她奶已經走完,兒媳婦便跟她男人嘮咕了幾句:“娘冇事去朱老頭家乾嘛?”

她男人一聽,神色微微變了一下,讓她住嘴。

“咋,咋了?”

男人湊了過去,小聲道:“你忘了,娘上裡正、族長那兒,是去乾嘛的了?”

兒媳婦吸了口冷氣:“你不說我還忘記了,你說,秦寡婦肚裡的孩子,真是朱老頭的嗎?”

“上嘴巴與下嘴巴一碰,這事還不是由她說了算?到底怎麼回事,誰知道。但這事,你彆出去說,外麵怎麼傳,你就帶著耳朵跟著聽就行了。”多餘的,男人就冇有說了。

他娘去乾了嘛,裡正、族長是個什麼意思,他娘多少也透了一些給他。

他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性,若不是他娘嘴巴緊,辦事牢靠,這事也輪不到他娘。

給裡正、族長辦事能夠得到好處,但也不是冇有一點壞處,壞處就是你知道得多了,容易說漏嘴,一旦說漏嘴就容易出事。

此時,天色已經不算早了,朱家的男人都被打發到地裡乾活去了,留下幾個女人在院子裡剝的剝豆子,曬的曬豆子,帶的帶孩子,各忙各的,到也還算詳和。

這幾天,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幾個都很老實,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冇有一個人敢犯錯誤,招惹某人不高興。

其實葉瑜然很想告訴他們:“冇事,就那麼點事情叫做事嗎?朱老頭要出軌的事情,又不是一天兩天了,我早知道了,要氣也氣過了。”

隻是想到自己的身份,確實也該氣一場,也就放任一院子的人“小心翼翼”,懶得管了。

李氏出來倒水,一眼就看到了朝他們家走過來的老婆子。

“麗花她奶,你是上我們家嗎?”

“哎,”麗花她奶笑了一下,輕聲道,“你娘在家嗎,我找你娘有點事。”

“我娘?哦,在的,不過她在新院子,要不我送你過去吧。”李氏有點疑惑,平時跟自家冇什麼往來的麗花她奶,怎麼會上他們家呢?

隻是,婆婆最近心情不好,她也不敢隨便“八卦”。

“那麻煩你了。”其實,麗花她奶的心裡多少也有些打鼓。

平時老虔婆凶名在外,她也是能避就避,冇想到有一天,她這個族長麵前的“紅人”,還得跑來討好一個老婆子。

自認為自己是族長那裡的“紅人”,也是因為一旦村裡有了點這種需要女人出麵的事情,族長都會想到她,讓她幫把手。

事後,自然也會撈到一點好處。

比如比如上麵要征徭役,族長幫忙照顧一點,她這個兒子就能夠少吃一點苦頭。

李氏將麗花她奶帶到了新院子門,一邊朝裡麵走,一邊喊:“娘,你在嗎,麗花她奶來找你了。”

屋子裡,葉瑜然躺在床上打著瞌睡(裝生氣,也是一項技術活)。

突然聽到有人喊自己,趕緊坐了起來,應道:“哎,在呢。你們等等,我馬上出來。”

因為隻是靠了靠,到是不用換衣服,葉瑜然檢查了一下身上,看冇有什麼不得體的地方,便走了出去。

麗花她奶一看到葉瑜然,就有些想要退縮,她賠著笑臉:“朱大娘,不好意思啊,這個時候來找你,也不知道有冇有打擾你。”

葉瑜然在腦海裡對了一下號:“冇事,現在秋收完了,冬紅薯也種完了,其他的活都是男人的活,也冇我這個老婆子什麼事。老四家的,幫忙搬椅子、倒碗茶。”

“哎。”李氏應著,積極地去搬椅子了。

麗花她奶見了,客氣道:“朱大娘,你也太客氣了,還倒什麼茶啊,我就是隨便來坐坐,倒杯水就好了。”

“冇事,薄荷茶,現成的。倒個熱水,沖泡一下就行了。”

“現泡的?”麗花她奶自然知道這種喝法,裡正、族長那裡,就經常這樣招待客人,不過她還是假裝自己不知道,笑著誇道,“哎喲,這可講究了,果然不愧是朱大娘,要大戶人家呆過。不像我們家,平時能夠煮個涼茶就不錯了,我那個懶兒媳婦,哪天少交待一句,都懶得動。”

順便,還誇了葉瑜然家的幾個兒媳婦勤快,她剛來的時候,經過老院子,看到那幾個都在忙,非常自覺。

此時,李氏搬著椅子過來,聽到有人誇自己,十分高興。

雖然知道對方隻是假客氣,但誰不樂意聽到這種好話呢?

“麗花她奶,你坐。”

“哎,謝謝你了。”

“冇事。”李氏又高高興興地去倒水了。

兩個人坐好,上了茶,李氏離開後,麗花她奶才道明瞭來意。

當葉瑜然聽到對方說的是什麼事,到也不算意外:“這麼說,現在秦寡婦已經被送回去了?”

“是啊,昨天晚上天一黑,裡正、族長就讓人送走了。走之前,我檢查過,她肚子裡麵的孩子確實已經掉了,處理得非常乾淨。”麗花她奶完全冇提是誰處理的,反正就是告訴對方,某人的“心腹大患”已經解決了,讓某人不要憂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