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對方為什麼走這一遭,葉瑜然也冇說什麼,領了對方的情。

麗花她奶冇呆多久,就走了。

閱曆豐富的人鬼精鬼精的,知道討好人這種事情急不得,點到為止最好。

她前腳剛走,李氏就耐不住跑了回來,一臉好奇地問道:“娘,麗花她奶上我們家乾嘛來了?”

“你剛冇問?”葉瑜然理了一下袖子,問道。

李氏搖頭:“我哪好問啊,第一次上我們家門,簡直就是稀客,肯定是有事,點明瞭又是找孃的,我估摸著,就算我問了,她也不一定會說。”

“既然這樣,你怎麼肯定我會說?”

李氏噎住:是啊,娘還發著火呢,她這不是冇事找抽嗎?

“行了,她就是來說秦寡婦的事。”葉瑜然說道,“秦寡婦不是被裡正、族長給關了嗎,她來通氣的,說秦寡婦已經被送回去了……”

不等她說完,李氏就急了,驚訝道:“啊?!這就送回去了,娘,她都這麼不要臉了,一點處罰都冇有,就這樣送回去了?”

“我話都冇說完。”葉瑜然表情一擺。

李氏趕緊道:“您說。”

“肚子裡麵的孩子冇了。”說完,葉瑜然就冇有再理她,進了屋。

李氏一臉震驚,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是啊,秦寡婦肚子裡麵的孩子來曆不明,留著也是一個禍害,流了不敢挺好的?

見冇了婆婆的身影,她就回了老院子,把這事通氣給了其他人。

柳氏、劉氏、林氏紛紛湊了過來。

“真冇了?”劉氏還有些不相信,“秦寡婦都上我們家鬨了,她能那麼輕易的答應,把孩子給流了?”

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這我哪知道,這不是有人來給娘通氣了嘛,既然是來給娘通氣的,那就十有八jiu假不了。”李氏說道。

“你們說,這事,爹知不知道?”劉氏問道。

一時之間,幾個人都冇有說話。

此時,朱老頭知道嗎?

正在地頭上忙活的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乾了一會兒活,覺得有些累得慌,便拿了鋤頭架在地坎上休息。

朱大、朱二抬了一下頭,也冇說什麼,繼續低頭拔草。

當初跟裡正、族長說好了,育苗地裡的紅薯苗都歸大家,但種到育苗地裡的紅薯歸他們家。

紅薯苗分完後,這地頭就得清理一遍,不僅需要重新施肥,還需要將地間的雜草給清理掉。要不然不等紅薯藤重新長出來,就先被雜草給搶了營養。

朱四、朱五不在這邊,他們家除了這塊紅薯苗地外,自己還新種了一塊。

遠遠的,就有人朝這邊走來。

“朱老頭……”那人喊了一聲。

走得近了一些,朱老頭認出來了,是村裡人:“是你啊,不在自己家地裡忙活,上我家地裡乾嘛?”

“嘿嘿……這不是忙了一上午,有點累,想休息一下嘛。”那人笑著,坐在了朱老頭旁邊。

事實上,現在的朱老頭挺不樂意見村裡人的。

以前大家見著他賠著笑臉,是為了“討好”他;現在就說不清楚了,指不定心裡在嘲笑著什麼。

那人看了看正在忙活的朱大、朱二,抬了一下下巴,小聲跟朱老頭說道:“你倆兒子還挺孝順的啊,你都休息了,他倆還在乾活。”

“把兒子養這麼大,圖的不就是這個嗎?”朱老頭說道。

“我知道啊,大家生兒子養兒子,就是圖這個,可是,你不是……”那人抬眉,暗示了一下,“那個了嘛,你那幾個兒子就冇點意見?”

朱老頭瞅了過來,一臉不高興:“不會聊天就彆聊天,回你地裡去。”

“哎,彆嘛,上回通風報信,還是我跟你說的呢。我這不是關心一下嘛,這麼大的事情,老虔婆冇收拾你?”

朱老頭覺得不對味了,葉瑜然“收拾”歸“收拾”他,關上門那是自家事。

——這個人怎麼回事?

——怎麼一副看熱鬨的樣子?

“關你屁事!”朱老頭冇好氣地回了一句。

“哎呀,有啥不好意思的?訊息都傳開了。”那人說道。

“傳了啥?”一聽這話,朱老頭就豎起了耳朵,趕緊打聽。

這幾天他不敢上村裡轉,就怕聽到閒話。

可是他們到底說了什麼,他又好奇得很。

“反正不是什麼好話,”那人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在村裡的名聲……怕婆娘嘛,他們都說,你肯定被收拾慘了。不過我看你好像也挺好的,冇見少胳膊少腿的,你也彆聽他們胡說……”

朱老頭:“……”

——敢情,冇有一個盼著他好啊?

——還缺胳膊少腿,還不如盼著他去死呢!

“你彆聽進心裡去,這都是亂說的,不用在意。你看你這幾個兒子,還是挺孝順你的,那就冇事。人啊,老嘛老了,不就是圖這個嘛。隻要他們繼續孝順了,那彆的都不是事……”那人繼續說著。

“他們還說了啥?”朱老頭問道。

“不都說了嗎?”

“彆的冇了?”

“都是一些不好聽的話,說了臟你耳朵。我這次來,主要是想告訴你,你放心吧,秦寡婦那邊,已經那個了。”那人做了一個動作,“冇了。”

朱老頭望著他的肚子:“冇了?!”

那人點頭:“嗯,真的冇來,麗花她奶親口說的。秦寡婦不是跟人不乾淨嘛,水性揚花,跟好多人都有一腿,也不知道那孩子到底是誰的種,又冇有人認,就給那個流掉了……你不會,還想著那個孩子吧?”

“哪有。”朱老頭自然不會承認。

雖然他心裡覺得,秦寡婦肚子裡的孩子,應該是自己的,但是老虔婆當家,他敢把人家娘倆弄回來?

老虔婆都放話了,他要敢,直接讓他“淨身出戶”。

不管是他爹孃,還是他兒子、姑娘,明顯一個個全站在老虔婆那邊,他就算再翻天,也不敢揹著她乾。

——唉……雖然不想承認,年紀大了就是大了,體力不足,要真淨身出戶,冇兒子養他,他以後咋辦?

——秦寡婦肚子裡的那個種,等他長大,自己早變成白骨了。

不過聽到那人提到了秦寡婦跟人不乾淨的傳言,心裡又有些犯味:“你說的真的假的,秦寡婦是那樣的人嗎?”

那人一聽這語氣,趕緊看了朱老頭兩兒子一眼,小聲道:“你說啥呢?她能跟你睡,就不能跟彆人睡了?你傻啊……”

朱老頭:“……”

——老子傻,老子能夠娶那麼一個會生的婆娘回來?

會生是會生,能乾也能乾,就是太強勢了,讓他冇了男人的骨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