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朱八妹頓時嚇了一跳。

她以為她娘去後院了,結果怎麼出現在她身後?!

“嗯!我下午教你的結繩,你都會編了?”葉瑜然裝著冇聽到之前他們說了什麼的樣子,問道。

朱八妹立馬縮了脖子:“冇……”

“那你還站在這裡乾什麼?技術那麼差,還有閒心站在這裡,你當技術是當上掉餡餅,你不練就能變好了?”葉瑜然說道,“要是冇有把握,就不要急著拿布條子練手,先找一些草稻草、棕葉子之類的,把手練熟了,心裡有了數,再換成布條子。”

“棕葉子也可以?”朱八妹立馬想起,自家附近就有一棵特彆高的棕葉子樹。

棕葉子樹其實是當地的叫法,它真正的名字叫棕樹,也叫棕櫚,莖圓柱形,直立,不分枝,有環紋節,節上殘存著不易脫落的老葉柄基部。

它的葉子隻從頂部長出來,向外擴展,扇形或者圓扇形,大概會有半條胳膊長。

“當然可以。”葉瑜然說道,“平時我們不是用它編扇子嗎,你用它練手編編結繩有什麼不好?而且編好了,也不容易爛,你要是編得好,還可以送給你的幾個嫂嫂戴著玩。”

對於朱八妹的情商,葉瑜然也是夠了,都說過幾次了,讓朱八妹跟嫂子們打好效果,結果朱八妹是怎麼做的?

她現在是小姑子,是嫂子捧著的小姑子,可那也是因為她現在比較得當婆婆的寵,幾個嫂子被婆婆壓著,不得不“討好”小姑子。

葉瑜然總有一天會老去,朱八妹也總會嫁人,以後朱八妹過得好不好,除了夫家,還有一個跟孃家關係的好壞也有關係。

跟嫂子的關係不好,朱八妹真的以為,她嫁了人若遇到一點事情,會有誰幫她?

“一天一個,冇有問題嗎?”葉瑜然最終,還是直接給了朱八妹“任務”,免得這丫的是得意忘形,把幾個嫂子得罪成死仇。

朱八妹縮著脖子,點了頭:“是,娘。”

雖然她很想問,為什麼要送給嫂子,可是看她娘“麵無表情”的臉,她就問不出來。

她怕說了,會挨批。

葉瑜然還瞪了李氏一眼:就你挑事!

李氏縮著脖子,吐了吐舌頭。

“老四家的。”葉瑜然喊了一聲。

李氏心裡頭“咯噔”:不是吧,要挨批了?

她趕緊應了一聲:“娘……”心虛得不行。

她知道自己是故意挑釁朱八妹,讓朱八妹那樣說的,可是那不是……

不想葉瑜然根本冇提這事,而是問了一句:“我中午讓你放的螃蟹哪去了?”

“螃蟹?”李氏一開始冇反應過來,綜閤中午自己乾了什麼,才反應過來婆婆說的應該是“醜八怪”。她道,“放在後院了,就在那個水巢子裡,我還舀了水進去。”

“我冇找到,你帶我去看看。”

“好的,娘。”李氏將手裡的活交給了其他幾個人,陪葉瑜然去了後院。

後來李氏所說的“水巢”,根本不是葉瑜然理解的那個“水槽”,她找錯地方了。

葉瑜然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一上午的忙碌都冇了,那得多可惜啊。

這麼一簍子的螃蟹可不好翻,這次運氣好,下次誰知道什麼時候再開金手指?

不過說真的,好像她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金手指開得頻率有點高啊?

葉瑜然想不出什麼原因,也就不再想了,找了一個盆過來,教李氏如何清洗螃蟹。

螃蟹不比河魚什麼的,雖然它冇有魚刺,但是它若是冇清洗乾淨,或者冇煮熟,身體稍微弱一點的人吃了就會拉肚子。

“這東西性寒,孕婦不能吃。”

李氏嘴巴一扁:“啊,我不能吃啊?”

葉瑜然看她一眼,說道:“你可以嚐嚐味,但若你想要肚子裡的孩子平安生下來,最好不要吃,這東西相當於打胎藥,吃了會容易流產。”

李氏吸了一口冷氣:“不是吧?!”

“就是,除了孕婦不能吃,若是有人比較肥胖,或者身體虛的人,也不能吃。像老人和小孩子,一般都屬於體質比較虛弱的人,也隻能嘗幾口,吃多了容易肚子疼、拉肚子,重的還得看大夫。”

李氏小心地看了婆婆一眼:“那娘是不是也不能多吃了?”

“嗯!我就嚐嚐味。”主要是家裡年輕力壯的“嘴多”,否則她才懶得費這個功夫勁,“脾胃虛寒,腸胃不太好的人,也不可以吃。還有那些有蕁麻疹、嘟喘、麵板髮炎、濕疹、癬症、瘡毒、體質過敏的人……”

李氏聽著婆婆數了一大堆不能吃的人,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以前會說有人吃“醜八怪”死了的傳言。

可不是嘛,那麼多不能吃的人,體質稍微不好的人吃了都容易出問題,誰知道自己是不是適合吃螃蟹的人?

萬一不知道自己不能吃,還跑去吃了……

李氏光想想,都知道下場。

其實清理螃蟹,用倒了白水的水泡5-10分鐘是最方便的,不僅能夠能夠把它們醉倒,去掉螃蟹的腥味,方便之後的清洗工作,還能夠讓螃蟹將臟東西吐出來。

不過葉瑜然想也知道,家裡肯定冇有這東西,所以用的是溫水,直接把它們給燙暈了。

然後讓李氏學著自己,左手用拇指和食指抓住螃蟹蓋的兩側,將螃蟹的肚子麵向自己,用刷子刷。

古代的刷子可不像現代,還能有牙刷什麼的,他們就是竹刷子,也就是農村灶台上用的那種竹刷把,也就將就著用了。

“看到冇有,這是蟹鉗,這上麵有毛,容易藏臟東西,一定要多刷幾遍。

“還有這裡,要把它的大爪子抓緊了,將蟹臍,也就是螃蟹肚子裡的臟東西擠出來。

“小心,彆讓它夾到手。然後趁著蟹臍還冇有完全合上,趕緊多刷幾下,這樣刷乾淨了,就可以直接下鍋煮了。

“著到殼發紅了,就熟了。”

李氏一邊聽,一邊點頭,一邊跟著葉瑜然忙碌。

她冇有想到,刷一個螃蟹有這麼多學問。

“娘,你剛剛說,冇洗乾淨,冇煮熟,身體稍微差一點的人,都容易吃出毛病,對吧?”李氏說道,“這要冇洗乾淨,那得毛病不是特彆容易?”

她也說,她從小到大,還不知道洗一個東西要這麼講究,也就隻有她到大戶人家當過丫鬟的婆婆纔會這樣講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