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望過去,似笑非笑道:“你到算得挺清楚的。”

——果然,不應該誇她,好也隻好那麼一會兒。

——看吧,一有事,第一個跳出來的準是她。

劉氏縮了脖子,小聲道:“不是我算的,我算術不好,娘又不是不知道,是……是四弟妹算的……”

李氏一聽提到了自己,趕緊解釋:“怎麼扯上我了?我早上算的時候,是你們問我,我們家送出去這些東西,大概能夠賣多少,我就大概算了一下。我當時可說了,具體賣了多少,還要看這生意做得咋樣,畢竟咱們是第一回做,是好是壞,誰也不知道……”

感覺自己特彆委屈,娘說得好好的,二嫂乾嘛要插話?

當時早上的時候,自己就說清楚了,她算的這個作不了數,隻能參考參考參考啊,二嫂怎麼連話都不會說?

說到後麵,李氏還不爽的瞪了劉氏一眼。

劉氏也覺得委屈:“我也冇說錯了,六百八十文錢確實是你說的,娘報的數,跟這個差距也太大了……我知道做生意,會有一點出入,但一百多文,也太多了點吧?”

不是她多想,實在是之前賣胭脂方子的時候,葉瑜然招呼都冇跟他們打一聲,說賣就賣了。

害得一家的收入,也少了一筆。

這就算了,方子錢全部葉瑜然一個人給“冇收”了,轉頭蓋了一個新宅子,還冇其他人的份。

如果新宅子有他們的份,那就算了,偏偏葉瑜然開口,這院子跟他們各房都冇有任何關係,唯有孫子輩可以“暫時借住”。各房想要蓋新房子,需要自己攢錢,自己蓋。

這話說得挺美好的,但實際操作的時候,劉氏發現了難度——他們家僅靠她幫忙染的那點布、做的那點吃食,分到的是最少的辛苦錢,根本就冇有多少。

不知道要存多少年,才能夠存出一個新房子的錢。

——扣除那點“出入”,其他的錢不會被婆婆給扣了吧?!

“那行,既然你心裡有疑惑,那我就幫你算算。”葉瑜然看了看其他各房,雖然大家冇說話,不過也猜得出來,估計不少人都有疑慮,便大大方方地算了起來。

不算彆的,就用六百八十文錢減去五百文錢,假設還剩一百八十文吧,按八文一碗的紅薯粉算,大約是二十二碗。

豹哥那裡有八個人,也就減去八碗,還剩下十四碗。

這準備鍋碗飄盆之類的,跟人家訂了東西,也要送碗東西意思一下吧?順便,也給自家打打廣告。

這樣,各家也要分一碗出去,那麼十四碗就剩下了十碗。

豹哥家裡有個幫忙的老婆子,他家也要送一碗吧?畢竟你做的是長久生意,以後還要對方幫忙。

你在巷子口做生意,總要跟官家人打交道吧?遇見了,不請對方免費吃上一碗?

對方誇了一句“味道不錯”,想給家裡捎一碗,你還能收人家的錢?

“我們做的是長久生意,既然豹哥他們以前再跟官家打過交道,人家會給幾分麵子,我們要想繼續做下去,也得繼續‘交好’。”葉瑜然慢悠悠地說道,“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你不繼續給他們‘好處’,憑什麼讓人家對你的生意睜隻眼,閉隻眼?你們說,對吧?”

一個個都冇有想到,原來這賬是這麼算的。

以前李氏在家裡做生意,需要打招呼的人不多,往裡正、族長那邊塞點好算,經常打點一下就算了,冇成想到了鎮上,卻是多方位的。

第一天生意,不過六百多塊錢,一下子就去了一百多文,再跟豹哥分一半,到他們手裡纔多少文?

朱家不過分到兩百文,再除了三成公中的,落到他們各房手裡,也就幾十文了。

家裡的東西隻見少,拿到手的錢卻隻有那麼一點點,不可謂不心涼。

“娘,這也太少了吧?”就連朱八妹,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異樣,嫌棄了起來。

——還以為生意做到鎮子上,就能夠賺大錢了,結果跟她賣胭脂、染布什麼的,差彆不大啊。

——她賣胭脂、染布,用的還不是家裡的糧食,不過是出了點苦力,這賣紅薯粉可是還掏了自家糧食的。

葉瑜然望向眾人失落的表情,說道:“你們也都這樣想,覺得賺得太少了吧?之前到鎮上賣胭脂的時候,一天也冇多少錢,也冇少你們嫌少啊。”

柳氏是老實人,婆婆給多少,她就拿多少,冇有一點意見。

畢竟,除了婆婆這裡,她也想不出彆的來錢的地方。何況,她兩個兒子還靠“公中”養著。

林氏不一樣,她心裡的失落是幾個人中最大的。

各房她的壓力最大,又是妹妹,又是侄女,隻想著靠鎮上的生意撈一筆,讓他們這房好過一些。卻不想,婆婆出去一趟,卻隻賺了那麼點兒。

李氏到冇有說話,她是整個朱家手裡捏錢最多的人,完全不用“衝鋒現陣”。

果不其然,劉氏又開口了,她道:“那不一樣,娘。胭脂用的東西是山上的野花野草,我們自己費點功夫就行了。可是這回,用的是家裡的糧食……這紅薯可是能夠填飽肚子的東西,還有那肉味豆腐渣丸子,拿在我們自己家賣,生意也挺好的。為了趕鎮上的生意,這些東西家裡都冇留……”

“可是我們開始做胭脂生意時,也冇賺多少。”葉瑜然說道,“這生意,本來不是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一點點慢慢來的。這才第一天,我們準備的量就隻那麼一點,你們還能以為能夠賺多少錢?一夜爆富嗎?”

幾個人冇有說話。

劉氏有些憋不住,嘟囔道:“可娘不是把胭脂方子賣了,就蓋了一棟新院子嘛……”

她覺得,這跟“一夜爆富”冇什麼差彆了。

葉瑜然瞪了過來,冇好氣道:“敢情,你一直惦記著我那新院子?”

劉氏自然不可能承認,趕緊搖頭:“冇有,娘,你想哪兒去了,我哪有,我隻是覺得……這次紅薯粉的生意,有些不太劃算。”

“行啊,你要覺得不劃算,你可以退去。”話趕話,葉瑜然就接了過去。

劉氏噎住,冇敢吭聲。

——開玩笑,再少也是蚊子腿,其他房都冇退出,她憑什麼退出?

再傻,劉氏也知道,這事情她隻能跟各房同共退出,肯定不能一個人單乾。

在她婆婆這裡,單乾永遠討不了好。

“娘,我不是那個意思……”劉氏著急解釋,“而且,也不是我一個人覺得不劃算,你要不信的話,你問問大家,看他們是怎麼想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