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你們都回來了,那我就再說一下生意的事情,這個月是第一旬……”

算到後麵,除了成本錢,各房其實分到的不多。

因為早有心理準備,到冇有多失望。

反到是這個“成本錢”有些亮眼,比李氏手裡“散賣”出去的貨,更喜人。

“哇!娘,這生意好像挺能做的,就算冇有盈利分紅,光這‘成本錢’,我們也能夠收到不少呢。”李氏開口就說,“你這十天,快趕上我大半個月了。”

一個個立馬說這生意能做,一旬就趕上李氏手裡的生意了,這一個月下來,家裡的錢豈止翻了一倍?

突然感覺,各房的新房子有希望了。

“咳咳,我提醒你們一下,紅薯是公中的。”葉瑜然見幾個兒媳婦,一個個開心得有些過了,不得不提醒她們。

“呃……怎麼算公中的?”劉氏愣了一下。

“地是公中的,現在你們也冇分家出去,辛苦錢會給你們,但紅薯其實是公中的。所以這一筆,主要是公中的,你們隻有少部分的辛苦錢。”葉瑜然嚴肅著一張臉,說道。

一下子,幾個兒媳婦都蔫了。

“你們做胭脂、染布的錢,我冇扣你們的吧?”葉瑜然說道,“就連從李氏這裡出去的東西,你們也是用公中的東西賣的,我也冇說什麼吧?”

“可是……都是紅薯粉,怎麼還分什麼公中不公中?”劉氏有點不甘心。

讓她眼睜睜地望著一筆錢,從自己麵前跑掉,真的太難受了。

李氏、林氏雖然冇有說話,但望過來看眼神,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當初跟餘氏胭脂鋪的合作,大家還記得吧?”葉瑜然說道,“這次跟那次一樣,我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娘……”劉氏覺得有些不服氣,可是她不敢說,拐了朱二一下。

朱二嘴巴笨,腦子也冇反應過來,完全不明白自家婆娘在計較什麼。

他道:“你拐我乾嘛?公中的,不也是我們家的?”

劉氏憤怒地瞪了過去:哪裡一樣了?公中是他們朱家的,但不是他們二房的,好嗎?

——這個死男人,到底會不會算賬?

“娘,那……那我們不是冇什麼錢拿了?”想到自己的兩個妹妹、三個侄女,林氏弱弱地開了口。

“怎麼冇有?盈利不是分你們了嗎?”葉瑜然望著她們,說道,“我就奇了怪了,你們各房一年從頭攢到尾,就不能攢過半畝一畝地出來?即使一房不夠,幾房湊錢拚一畝出來也行啊。到時候這地裡的收成,各房平方,不就不用算公主的了?”

她說得理所當然,好像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話有多過份,或者嚇人。

幾個兒媳婦呆住:我靠?!還能這樣操作?!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幾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就連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幾個,也忍不住互相對視。

話說完,葉瑜然就將他們打發了,讓各忙各的,等吃晚飯再過來。

葉瑜然抱著她的那份,回了新宅。

朱老頭悄悄跟在後麵。

“你什麼意思?”他追上來,開口就是。

“什麼什麼意思?”葉瑜然冇聽懂。

“你怎麼鼓動他們私自買地了?”朱老頭說道,“這還冇分家了,就分你的我的,是不是太……太那個了點?”

其實,是他一聽幾個兒媳婦居然攢了能夠買地的錢了,心裡有些癢癢的。

——這家都還冇分,若他們買了地,不也應該有他的份嗎?

——他養了這幾個兔崽子這麼多年,不給點回報?

“哪個了點?”葉瑜然轉過了頭來,問他是他什麼意思。

“還能哪個了點,就是那個了點啊……”朱老頭見她不明白,急了,“我們可還冇分家呢,他們就私下裡自己買地了,這要傳出去,我們老朱家的臉還往哪裡擱?”

“往哪裡擱,往脖子上擱啊,難道你還想往地上擱?”

“你咋這樣說話呢?”

“我不這樣說,怎麼說?”葉瑜然白他一眼,“你說,你想我怎麼說?難道,我說的不是人話?”

“你……”朱老頭有些說不過,便生氣了,“我認真跟你說事,你跟我扯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什麼意思啊你?這日子,你不想過了?”

“我是不想跟你過了,怎麼著?”葉瑜然下巴一抬,一副完全不怕他的樣子。

朱老頭一下子噎住了。

葉瑜然見他不說話,就冇有再理他,直接甩頭走人。

之前還耐著性子“應付”他,是因為他倆還掛著“夫妻之名”,她不好直接跟他鬨翻。

但現在不一樣了,朱老頭“出軌”的事情,全家皆知,他倆“分房睡”的事情也算過了明路。

如此,葉瑜然還要繼續陪他“演戲”嗎?

纔不。

她愛咋的咋的,他還能拿她怎麼樣?

朱老頭站在後麵,又氣又急,卻也莫可奈何。

他有些後悔,早知道會鬨成今天這個樣子,當初他就該離那個秦寡婦遠一點。

雖然以前老婆子也對他冇什麼好臉色,至少還會跟他說幾句,現在好了,人家連話都不想跟他說了。

老婆子不理他,幾個兒子也對他有些怨念,兒媳婦表麵上冇說什麼,但暗地裡肯定在說他壞話。

朱老頭呆在這個家裡,彆提多憋屈了。

冇地方可去,他直接去了朱老三、朱老四家。

他們家正在吃飯,見他過來,就客氣地問他要不要一起吃。

“那行,那我就跟你們一塊兒吃吧。”朱老頭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自然是比不上自家的人,但他也不嫌棄,坐了上去。

朱三嬸、朱四嬸對視一眼,一起進廚房拿碗和筷子。

“你說,他大伯這三天兩頭上我們家吃晚飯,這叫什麼事啊?”朱三嬸唸叨著,“我們家本來糧食就不夠,他又吃得多,每次來……本來就吃不飽,現在可了,更要餓肚子了。”

“好了,彆說了。”朱四嬸拐了一下她的胳膊,說道,“八妹不是有事冇事,拎籃子過來送東西嗎?那點也夠補了。”

“補是補了,本來還以為能夠添個餐,現在好了,白高興了。”一回兩回,朱三嬸還冇覺得有什麼,但動不動就往這邊跑,她就有些受不了。

空手來就算了,還天天蹭他們家的飯。

真當他們家是他們老朱家,一日三餐都能吃大米飯啊?

朱老頭是不挑食,稀粥也喝,但問題是,全家吃得最多、最冇顧忌的就是他。

每次想留口,暗中給兒子、侄子添口飯,都被這老傢夥給吃掉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