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人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這樣,”江元思知道機會來了,趕緊抓住,說道,“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也不知道我會變成這個樣子。明明很怕,但就是控製不住自己,想要來找你。”

他開始訴起了衷腸,說自己那天第一次遇見她,第一眼就看傻了眼。

“這個世界上,怎麼有那麼好看的姑娘?”

“明明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比她漂亮的,我也見過不少,可卻隻有她擊中了我的心臟。”

江元思一邊說著,一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撲通——撲通——撲通……劇烈的跳動著,每次站在她麵前,都忍不住說錯話。”

他將之前,自己在朱八妹麵前老說錯話的事情,歸究為了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才“詞不適意”。

就像他現在,望著這樣的她,經常結巴,經常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

每次說話的時候,腦袋都是一片空白,連一個小小的“雎鳩”,都能夠說成“斑鳩”。

把先生教的那些東西,全部還給了先生。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這一回,江元思準備充分,背了好久,纔將這句話完整地背了出來。

他想告訴對方,他不是真的學識不好,隻是因為遇到了她,所以纔會背錯。

朱八妹聽到他背完,立馬將整首詩給背了出來:“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江元思:“……”

——我靠!這麼長,你居然也會背?!

——說好的,什麼也不懂的村姑呢?

“原來男人還真喜歡用這首詩表白呀,”朱八妹笑著說道,“我娘以前教我的時候就說過,說這首詩的最後兩句,特彆適合用來表白。就是說山上樹木啊樹枝呀,都知道我心中喜歡的人是你,你卻不知道……”

“我知道你喜歡我了,可是我還太小了。你要真喜歡我,過幾年再說吧。”

朱八妹的套路,可比江元思深多了。

她的拒絕不是直接拒絕,而是讓你過幾年再來,至於到時候她會不會接受,不做任何承諾。

——開玩笑,萬一過幾年,你變得厲害了,我這個時候拒絕你,豈不是虧了?

“到時候我要相看了,我娘肯定會放出風聲,你讓媒人上門就行了。”朱八妹說道,“我娘雖然很不好說話,但是她是我娘,肯定會替我考慮。你放心吧,她不會為難你。”

江元思在心中大罵:誰要娶了你,你個臭村姑!就算你再比我有學問,那又怎麼樣,還不是一個村姑。一日是村姑,一輩子就是……

心裡氣呼呼的,怕臉上露出痕跡出來,他趕緊低下了頭,裝著難過的樣子。

“我知道了,你就是討厭我,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的……”他的聲音裡,充滿了失落與受傷,“你明明知道你娘有多厲害,你還讓我對上她。我連你都怕,我哪裡敢見你娘?”

“既然你怕我,那你乾嘛還來?”朱八妹挑眉。

“我……我說了,我控製不住我自己……”江元思抬眸看她一眼,說道,“你以後,會用棍子打我嗎?”

朱八妹疑惑:“我拿棍子打你乾嘛?”

“聽說你娘動不動就動刀子……”江元思弱弱說道,“你娘,還動你爹動刀子了,你會不會跟你娘學?”

他是故意這樣說的,自己提前“示弱”,那麼有一天當他跟葉瑜然對上時,纔好推這個女人出頭,讓她自己對上她娘。

——我們不是提前說好了,你保護我嗎?

“我娘什麼時候對我爹動刀子了?”朱八妹驚訝,“冇有啊,我爹都……”

她停頓了一下,不清楚對方有冇有聽到傳言,改了口。

“我爹經常惹我娘生氣,我娘是凶,但我從來冇見過我娘對我爹動刀子。”朱八妹心說,頂多隻是“分床”睡了而已。

“可是外麪人都說,你爹怕你娘?”江元思縮著脖子,說道。

“對啊,我爹是怕我娘,怎麼了?”

“那你以後,是不是……也會找一個,怕你的夫君?”江元思說到後麵幾個字時,臉還紅了一下。

朱八妹無語:“為什麼我爹怕我娘,我就要找一個同樣怕我的男人當夫君?”

雖然以前有想過“夫君”的問題,但是那時她隻想找個長得又俊郎,又有錢的。至於是不是“怕”她,她還真冇想過。

“我……我怕你不喜歡我。”江元思原本的策略,自然不是像現在這樣裝“弱小”。

實在是前麵碰了太多次壁,發現自己“弱”一點,反而更有機會接近對方,他纔不得不調整策略。

最後不知道怎麼的,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既然這麼怕我,為什麼還要喜歡我?”朱八妹忍不住有些好奇起來。

她想知道,大人所說的“喜歡”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她爹那麼怕她娘,還會做出那種事情?

江元思組織著語言,說道:“你長得很好看,而且,很善良、很溫柔,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姑娘。你這麼好,我冇辦法不喜歡……”

“那如果有一天,我是說假如有一天,她樣樣不如我,卻可以讓你不怕她,你會喜歡上她嗎?”

“既然她樣樣不如你,我為什麼要喜歡她?”江元思問道。

“呃,”朱八妹愣了一下,“這樣說也不對,我是說假如,假如她可能比我更溫柔、更體貼,更會討你歡心……反正,我肯定她肯定是不如我的,但你覺得她比我好,你會偷偷揹著我,跟她好嗎?”

江元思自然不可能承認:“不會。不管這個世界有其他姑娘再好,在我眼裡,她們也永遠冇有你好。”

朱八妹一聽這話,忍不住將她對朱老頭的怨憤,發泄了過來:“好話誰不會說?你現在說得挺好聽的,誰知道你以後會怎麼樣?等我們老了,滿臉皺摺子了,你肯定會嫌棄我……哼哼!男人都那樣,都不是好東西!”

這句話說得,好像她經曆了多少男人似的。

江元思忍不住懷疑起來:她是真的不懂,還是經曆了太多,唬弄老子呢?

頓時,心裡冇了半分好感,隻想著怎麼趕緊把她“弄”到手。

他試探地問道:“你怎麼這樣說?是不是有人傷害過你?你告訴我,他是誰,我給你報仇……”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