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急?”

“生意當然是越快越好。”葉瑜然向他們家討了水,當場就將藏在竹筒裡的毛筆拿了出來。

毛筆出門前沾過墨的,隻是因為要出來,所以稍微放乾了一些。

現在隻需要沾點水,就能夠寫字了。

這是葉瑜然早就計算好的,像她這樣出門帶個墨盒之類的不方便,還有些奢侈,若隻是幾個字的話,沾了墨的毛筆就夠用了。

可就是這樣,葉瑜然還是覺得不方便,十分遺憾——要是在21世紀就好了,這筆哪有這麼麻煩?

看著葉瑜然當著他們夫妻二人的麵寫字,李屠夫夫妻二人瞪大了眼睛,驚奇不已。

——早就耳聞老虔婆的本事,冇想到竟然是真的!

——難怪這麼多年來,人家能夠一直壓了朱老頭一頭,誰叫人家有這個本事。

“你們也是第一次做這個生意,我們就按低三文錢算好了,也就是說原本二十文錢一斤的五花肉,你們想辦法談到十七文錢一斤給我就行了。”

“再給我來點普通的,就是十六文錢一斤的那種,你們按十三文錢一斤給我。”

“一樣十斤,要是你們有本事談到更低,那就是你們賺的。”

……

因為是第一次合作,大家也不知道這肉價能夠談到多少,葉瑜然給李屠夫多留了一點發揮空間。

她說:“等以後生意穩了,你可得再幫我便宜一點。”

李屠夫一臉喜意:“朱大娘,你放心,這個絕對冇問題。”

他剛剛已經說了,能夠低三四文,那就是四文也是有可能的。

但人家朱大娘“大氣”,隻撿了三文,剩下的讓他自己賺,這不是白撿的錢嗎?

葉瑜然離開後,李屠夫婆娘都還在說這事:“朱大娘這人也太好了,你說她以前名聲怎麼那麼糟?瞧人家多會辦事啊,說三文就三文,讓我們白撿錢……”

“哎,這不是很正常嘛,以前那些傳朱大娘壞話的人,哪個不是被朱大娘收拾過的?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就是這麼來的。”李屠夫一邊在心裡盤算著,呆會兒他要去找誰,一邊跟自家婆娘說著話。

說著說著,他就提醒婆娘,這事千萬不要出去亂說。

這賺錢的生意,人家朱大娘給他了,她要出去說漏了嘴,有人眼紅,把他們的生意給“作”冇了,那他們可就什麼都冇有了。

本來想出門炫耀的李屠夫婆娘住了腳,失口否認:“怎麼可能?我又不傻,悶頭髮大財,哪個不是這樣做的?我肯定不會出去說的。”

“最好是這樣。你看隔壁村的大嘴巴,她就是整西家說,才差點被他們村的朱永寧給休了。你看她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李屠夫哪能不瞭解自家婆娘?

雖然冇有直說,但也拿隔壁村的人舉了一個例,給了她一個警告。

他這婆娘樣樣都好,就是嘴巴子跟大嘴巴一樣,有點碎。

一聽到這話,李屠夫婆娘完全息了跟人家八卦的心思。

這樣一來一回,葉瑜然回到朱家時,天已經徹底黑了。

朱四還被李氏打了出來接人。

“這麼晚了,娘還冇回來,你不擔心啊?趕緊去。”

“是是是,我馬上就走。”

朱四出來的時候,還叫上了朱五。

朱大撞見他們出門,疑惑地問了一句:“你們上哪兒?”

“娘不是上李屠夫家了嗎?如冬擔心天黑了,娘不好走路,讓我們接接。”

朱大尋思了一下,說道:“那你們等等,我跟你們一起去。”

折身進屋,朱大跟柳氏說了一聲,還去隔壁喊了朱二。

“大哥喊你乾嘛?”劉氏聽到了,問道。

朱二一邊穿鞋,一邊說道:“大哥叫我一起去接娘。”

劉氏眼睛一轉,湊得近了一些,小聲道:“那是得去,娘這次是出門談生意的,你要好好表現,彆讓其他搶了行,知道嗎?”

“知道。”朱二嘴上應著,是不是真的知道,就不知道了。

晚一些時候,劉氏才知道其他各房都出了門,暗中罵了一句:“見利眼開的東西,平時怎麼不見你們一個個這麼積極?差點就讓你們搶了先!”

心中更是決定,以後要盯緊一點各房,絕對不能讓彆人搶了先。

從朱家村出來,朱氏幾兄弟顯得有些沉默。

如果隻是朱四、朱五兩個人,可能還能夠巴拉巴拉,聊個冇完冇了。

一旦加入了朱大、朱二兩個,他倆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明明是親兄弟,卻有一種“聊”不到一塊兒去的感覺。

“四哥,你們家三寶、四寶在學詩了吧?”過了好一會兒,朱五受不了這種感覺,率先打破了沉默,他道,“之前,我好像聽到八妹在教他倆背詩。”

“是嗎?我冇注意。”朱四說道,“可能是八妹嫌他倆冇事情乾,給他倆找點事吧。”

“我看他倆背得挺好的,冇事可以讓八妹多教一些。”

朱四笑:“我們家,除了老七、大寶、二寶他們,學得最好的,估計就是八妹了。她要教也得有時間,現在天天忙著,不是染布,就是做胭脂、做繡活,也難得閒下來。”

“冇事,八妹冇事的時候教教就好了,反正他倆還小,大寶、二寶都是再大一些才學的……”

梯子鋪到了這種程度,朱大也終於參與了進來,說道:“是啊,大寶、二寶跟娘學背東西時,都好幾歲了。老四,你也彆急,三寶、四寶還小呢,彆人家都還在玩泥巴,能學一點是一點,學不了就算了,再大大再說。”

“我也是這個意思,”朱四說道,“我看娘好像也冇說要給三寶、四寶啟蒙的樣子,這事應該是還冇到時候。”

“嗯,這事得問娘。”

……

從孩子下手,幾兄弟終於找到了突破口,慢慢聊開了起來。

從三寶、四寶到大寶、二寶,再到朱七明年下場子,對朱家生活的未來展望,越說越多,似乎一下子有了希望。

人生,有前進的方向;生活,有了盼頭。

“嘿嘿!等老七明年考中了童生,再加把勁,把秀才考了,我們家的賦稅就能免了。”朱二也忍不住參與了進來,說道,“這賦稅可不少錢,一年年省下來,都能養活一兩個人了。”

“是啊,到時候就算多買幾畝地,也不用交稅了,說不定彆人還想把田掛到七弟名下。”朱五腦袋更靈活,知道的訊息也更多一些,他道,“我都打聽過了,秀纔不僅可以免除個人的農業賦稅和徭役,還領取一定的俸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