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豹哥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們的生意,恐怕要做不成了。”

“怎麼會這樣?我怎麼聽小蔣他們說,是有人要跟我們合夥,怎麼又變成做不成了?”陳賬房疑惑。

“你以為孫老爺子看上了什麼?他看上的是我們攤位上的吃食,說白了看上的就是朱大娘手裡的吃食秘方。”豹哥有些憤怒的說道,“他要是跟朱大娘直接搭上了線,還要我們乾嘛?怕隻怕到時候……”

一想到如此,豹哥的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他們一開始跟朱大娘合作,為的是什麼?

難道隻是攤位上一天幾百文的錢?

當然不是。

他們是衝著未來能夠開飯店,搖身一變,自己能夠當家作主去的。

現在好了,一個孫老爺子,就能夠把他們瞬間打回原形。

陳賬房沉吟片刻,說道:“老夫覺得不一定,豹哥,朱大娘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她要是那種見利忘義的人,當初就不會找上你了。”

他提醒豹哥,朱大孃的兒子可是在書塾讀書的,她真要自己跟商人合作,何須經過他們再轉一手?

“雖然我不知道朱大娘此番的目的何在,但我敢肯定,她絕對不會直接跟孫老爺子合作。”

陳賬房說的如此斬釘截鐵,這多少給了豹哥一些心理安慰,他忍不住想:難道當初,朱大亮跟他說的那些話,都是肺腑之言?

“你還記得當初朱大娘跟我們說的那些話嗎?”豹哥問道。

陳賬房點頭:“當然覺得,所以我剛剛纔會說那些話,豹哥,你要是覺得不安心,明天小蔣去取東西的時候,你跟著走一趟,跟朱大娘當麵談。”

豹哥遲疑:“那你覺得到,時候我應該怎麼說?”

陳賬房盯著他的眼睛,說道:“實話實說。豹哥,朱大娘這個人並非尋常女子,她的膽量與眼界非你我所能揣測。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要有太多隱瞞,事實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朱大娘心中自有決斷。”

他知道豹哥在擔心什麼,再一次安慰了幾句。

“豹哥,情況最糟糕,也不過是回到當初,對我們來說有什麼差彆?”

“但是往好處想,即使這次合作不成,人情也還留在那裡,對我們來說也是利大於弊。”

……

陳賬房說的那些,豹哥怎麼可能不懂?

說白了就是——不管他們如何阻攔,隻要孫老爺子有這個心思,照樣可以跳過他們找到朱大娘。

與其等到那個時候,他們落得兩頭難堪,吃力不討好,還不如早日將事情攤在朱大娘麵前,由她做選擇。

即使再差,他們也不過回到最初,然後多得了一個“人情”。

“哎……”豹哥輕輕歎息。

——這就是人微言輕的下場,如果他能換一個身份,跟孫老爺子平起平坐,哪裡還有現在的事?

這一刻,豹哥無比希望自己能夠變得強大起來。

他想,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他一定不會坐以待斃,任人宰割。

平時都是蔣有生自己一個人來的,結果大清早的突然看到豹哥,彆說朱家人驚訝了,就是葉瑜然本人也十分驚訝。

“豹哥,你怎麼來了?”

“哈哈哈……朱大娘,隻許你到鎮上去看我嗎,不能我們到鄉下來看你呀?”

“那哪能呢?我巴不得你有事冇事天天來,這樣家裡也好熱鬨熱鬨。”葉瑜然伸長了脖子往後看,隻看到一輛馬車停在外麵,“怎麼隻有你一個人來,小斧子呢?”

“讓陳賬房帶去認字了,都這麼大年紀了,連自己的大名都不會寫,太丟臉了。所以就壓一壓他的脾氣,把人扔到陳賬房那裡去了。”

“是該壓一壓了,小孩子記性好,趁著他們年紀小,多學幾個字也是好的。快進來吧,大清早的家裡還亂糟糟的,冇什麼下腳的地方,你也彆嫌棄。”葉瑜然招呼著對方進院子。

豹哥喊了蔣有生,讓他幫忙拿東西:“嫌棄什麼呀?我又不是有錢人家金貴的大少爺,都是鄉下地方出生的,知根知底,哪家不都是這樣?”

“嗬嗬嗬……不嫌棄就好!”葉瑜然說著,看到了蔣有生手裡大包小包的東西,有些驚訝,“這是怎麼回事啊?他怎麼拿了這麼多東西?豹哥,你這不會都拎到我家的吧?”

“我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報喜來了,當然得多拎點東西,才能沾沾喜氣。”

一聽是報喜的,葉瑜然冇好阻攔,隻能讓二位進了院子。

不過這心裡的狐疑,卻越來越大。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也聽到了動靜,從廚房一出來。

好傢夥,一向空手上門拿東西的蔣有生手裡拎了東西,那大包小包的還有點多,把她們也給嚇著了。

“這這這……這是咋啦?小蔣,你發大財了?”

蔣有生一邊把東西往堂屋的桌上放,一邊說道:“嘿嘿!這事你們要問豹哥,我可什麼都不知道。”

然後丟下東西不管,隻問今天的吃食準備好了冇有。

“我今天跟豹哥來的,豹哥坐了馬車,不用自己擔東西,你們可以多塞一點。”

李氏見他不肯說,也就冇有繼續追問了,笑道:“行,到時候我們多塞一點,把馬車壓垮行不行?”

“哈哈哈……那可不行,四嫂,那你們還是跟往常一樣悠著點,把馬車壓垮了,豹哥會收拾我的。”

幾個人在這邊說下,另一頭葉瑜然將豹哥領進了屋。

屋子裡的熱茶都是現成的,葉瑜然給他沏了一杯:“這纔是早上剛泡的,我都還冇有喝,你彆嫌棄。”

“不會,能夠喝到朱大孃的茶,那是我的榮幸。我就是一個馬大粗,哪裡會喝什麼茶呀,朱大娘彆嫌棄我牛飲牡丹就行了。”豹哥說道。

葉瑜然笑:“我也不懂茶,也就是家裡有讀書人,跟著附庸風雅罷了。這茶還是我們自己製作的,采了一些金銀花朵,曬乾了做成茶,放點熱水泡一泡,喝著有個味兒。”

“喝茶不就是喝那個味兒嘛,那些讀書的名堂還特彆多,彎彎繞繞的,一口茶都有一個說法。我們這些大老粗可不行,在我們看來,茶就跟水一樣,能夠解渴就行了。”說著,豹哥就拿起茶碗,像喝酒似的,一口乾掉了。

葉瑜然摸了摸碗,感覺冇那麼燙了,也喝了一口,說道:“喝茶不就是為瞭解渴嘛,它要是不能解渴,我還不喝它。”

很快,葉瑜然把話題轉到了正題上。

她道:“豹哥,你剛剛進門的時候說是來報喜的,你這報的是什麼喜呀?我到現在都還稀裡糊塗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