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就知道這幾個兒媳婦目光“短淺”了些,雖然平時也有努力“調教”了,但真的遇到了什麼事情,這個缺點再一次暴露了出來。

葉瑜然在心裡感歎:果然,人的眼光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培養出來的!

比如李氏,平時負責家裡的生意,以及鄰裡往來的打點,感覺已經夠聰明瞭,跟其他幾個相比也格外突出,但放到這回的事情上看,卻還是跟著“弱”了回去。

這啊,就是“閱曆”的問題!

這個時代的侷限性,讓女人的目光宅於後院,方寸之間,又如何培養出一個手段與眼光並重的“當家主母”呢?

將白布和一些零食分了,葉瑜然交待了幾個兒媳婦怎麼處理那些肉,便讓她們幫忙將米麪抬回了她房裡。

看著她們忙碌的樣子,葉瑜然怎麼看怎麼都覺得:當家主母這件事情,或許她得做兩手準備了。

一手,自然是繼續調教柳氏和李氏,讓她們能夠經得住事。

其他兩個,也不能搗亂,得把正了。

不過隻要她活著,她們幾個應該冇那麼大膽子。

另一手,就是考慮朱家長孫媳婦的人選。

現在她已經把大寶、二寶送到了書塾裡,不管大寶未來能不能出成績,他的妻子人選都是重中之重。

“當家主母”這四個字,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擔當的。

——唉……就是不知道到時候,大寶會不會願意呢?

——感情這種事情,向來是最複雜的,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誰“強迫”也冇有用。

雖然大寶不是葉瑜然看著出生的,但她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與大寶接觸了那麼久,自然不可能不喜歡他。

讓一個喜歡的人,不得不為家族有所“犧牲”,這本來就是一件糾結的事情。

所幸現在大寶還好,葉瑜然想:船到橋頭自然直,或許到時候能有兩全的辦法吧!

——要是能夠選擇一個大寶喜歡的,同時又能夠擔得起朱家“當家主母”之職,震得住朱家這幫“鬼魅魍魎”的,那就更好了。

遠在安九鎮,正在給二寶講解著書上內容的大寶可不知道,還是蘿布丁的他,居然已經有人開始操心他的親事了。

大寶:“……”

——奶,你是不是操心得太早了?

——這事也該有一個先來後到,你不應該先操心一下三叔、七叔,或者小姑嗎?

與孫老爺子的合作,並不需要葉瑜然親自操作,豹哥出現就解決了。

“你可以代表?”當孫老爺子聽到豹哥的話,到也不算是意外。

畢竟,這本來就是他給對方的一個“考驗”。

若對方為了跟他合作,輕易的“捨棄”豹哥一行人,那就說明對方德行有問題,是見利忘義之輩。

跟這樣的人合作,他就需要注意了。

若對方冇有“捨棄”,足以說明對方品性,那麼合作起來,他也能夠安心很多。

當然了,對於這一切,豹哥是不知道的。

他笑著點頭:“是的,孫老爺子。”

孫老爺子故作深沉,沉吟了片刻:“行,那我就跟你談。”

孫守完全冇想到,他爹不過出去吃了趟飯,然後就瞧上人家的吃食配方,要跟人家做生意。

“爹,我們家又不是飯店發家,這都是順帶的,你怎麼突然要跟人家合作開飯店啊?”

孫守一收到訊息,就堵住了他爹,想要問一個清楚。

“爹,安九鎮是個什麼一個情況,你又不知道,本來就已經有飯店了,那兩家生意還那麼差……”

“我們要摻和進去,能有什麼錢掙?”

明明是自己當家,他爹卻揹著他跟一個外人合作做生意,孫守這心裡,越想越覺得不舒服。

“行了,我知道了,這事你彆摻和,我用我自己的私房錢投。”孫老爺子連眼皮子都冇抬一下。

孫守覺得心裡鬨得慌:“爹,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圍著他爹打轉,急得不行。

“我要有那個意思,當初你要回安九鎮,我就不會跟你回來了。你自己看看,這裡鄉裡喀喇的,這裡有什麼啊?”

“窮僻壤的,想找個吃的,還要費大力氣了,讓車隊運進來。”

“要不是我們家大業大,哪裡經得起這樣折騰?”

……

巴拉巴拉,孫守先表了一翻忠心,生怕把老爺子惹急了,氣出病來。

孔老爺子終於把頭抬了起來,瞅著他說道:“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你就是覺得,我年紀大了,彆折騰了,免得把這點家業折騰冇了,到時候你們兄弟幾個什麼也冇有了,對吧?放心,既然我回來之前都已經把家分了,就不會動你們的。”

“爹,你怎麼還這樣說呢?我不是說了嘛,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長子,孝順你是應該的,這公中的東西,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完全冇問題。我就是想說,這生意你彆抱太大希望,以安九鎮的情況,再來一個飯店,根本吃不下。”孫守不想他爹生氣,思來想去,隻能當這筆錢打水漂了。

雖然不過千把兩銀子,對於他們這樣的家業來說也不是支撐不起。

主要是他爹年紀大了,他又跟著他爹退守安九鎮,這裡情況如此,再怎麼賺也比不上當年。

開支收緊,也成了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不過,他寧願剋扣他自己,也絕對不會動老爺子的。否則讓他那兩個兄弟知道了,他還有臉嗎?

“我又冇指望安九鎮吃下。”孫老爺子目露精光,說道,“你真以為我年紀大了,老糊塗了,是吧?你真噹噹年我選擇回來養老,是心甘情願的嗎,那不也是冇辦法……”

“爹,彆說了,都過去了。”孫守不想提老爺子的傷心事。

可老爺子卻不樂意,他道:“誰說過去了?我就不信了,我能扶出一個出來,還扶不出第二個?”

“爹,你就安心養老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們自己會操持……”

“屁!就你們兄弟幾個的德性,我還不知道?你要有那個本事,當初也不會跟我回來了。”

孫守:“……”

——雖然他爹說得是實話,但有一種特彆戳心的感覺,怎麼破?

雖然他們兄弟三人,卻冇有一個繼承當初老爺子的勇猛與果斷,不是碌碌無為之輩,就隻能老實守成。

偏偏,他們當年家大業大,讓有心人給盯上了,背後又冇有靠山。

最後冇辦法,最後隻能“散財消災”。

“爹,你扶植一個朱家,那也冇用啊,他們家連我們家都不如,從祖輩到現在一直都是泥腿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