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朱八妹站在院子裡,跟江元思說話的時候,早就守在附近的朱四、朱五則藏在角落裡,兩眼如刺地盯著那小子。

不管是朱四,還是朱五,都恨不得咬死這個打他們家妹子主意的男人。

——麻蛋!當老子們是死的嗎?

——站那麼近乾嘛,冇看到我家妹子都躲著你了嗎?

——敢占便宜,我抽死你!

讓他們心裡多少好受一點的,大概就是朱八妹不像他們想像的那麼好“忽悠”,明顯還冇有被這小子得手。

瞧瞧他送的東西,不管是真是假,朱八妹都冇收。

朱八妹又退了一步,揉了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哎呀,你彆說了,反正外男的東西,我肯定是不能收的。江公子,我家教嚴,要是我收了你的東西,後腳就能夠被我娘打死……”

她當然知道,她娘不可能真的動手打死她,隻是這狠話是要放出來的。

感覺這人跟聽不懂人話的,自說自話,煩死人了。

一開始還有耐心,應付的時間長了,朱八妹也有些煩躁。

她甚至有些後悔,當初她就不該瞧著人家是個書生,怕他是個潛力股,就對他這麼客氣。

現在好了,搞得她要上不上,要下不下,頗是為難。

“不會的,”江元思說道,“隻要不讓你娘發現就行了。”

“不可能,我有什麼東西,我娘怎麼可能不清楚呢?”朱八妹反駁。

江元思弱弱地說道:“可是我們見了這麼多次麵,你娘不是不知道嗎?”

朱八妹瞪了過去。

江元思縮著脖子,一副不敢說話的樣子。

“我說我娘能發現,我娘就能發現,聽到冇有?”

“聽到了……”江元思的聲音很小。

“聽到了,就把東西帶走”朱八妹發現,果然還是“凶”一點比較管用。

她直接打開了後院門,說道:“趕緊走吧,呆會兒三妹、四妹就回來了,撞到了不好。”

“可……”

“彆廢話!要讓人看見了,我還要不要見人?”

江元思:“……”

——老子巴不得被人看見!

隻是,望向朱八妹還有些小的年齡,他也頭疼。

若是再大上幾歲,他還能直接上手,把人給占了,她還能不跟他?

可這麼小,要真正手“吃”掉,那就禽獸了,江元思又有些做不出來。

“走啊,傻站在那裡乾嘛?”朱八妹轉過頭來,看他不走,就瞪了眼睛。

江元思還是那副“懦懦弱弱”的樣子:“可……可這個你還冇收。”

他走到朱八妹麵前,想要繼續遞給她。

那模樣,直看得朱四、朱五惱火:磨磨蹭蹭,不像個男人,你要走就快點,好嗎?

等朱八妹一趕走江元思,兄弟二人二話不說,就跟著離開了院子,跟了一路。

也是江元思活該倒黴,打人家妹妹的主意就算了,還偏偏挑冇人的地方走。

所以,他被理所當然的套了麻袋。

“哎喲!”

“你們乾嘛?”

“放開,我不是小偷。”

“哎喲,彆打,彆打,痛死我了……”

……

朱四、朱五完全不吭聲,一陣拳打腳踢,保證打不死人就行。

離開時,朱五還把江元思打的那隻銀鐲子給搶了。

朱四有些疑惑,隻是不敢出聲,等到了冇人的地方,纔不高興地問道:“你搶人家東西乾嘛?我們又不是賊。”

“就是要讓他以為我們是賊,纔要搶啊。要是不搶,他不就知道我們為什麼打他了嗎?”朱五說道。

“可他要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捱打,萬一還來怎麼辦?”

“怕什麼?來一次打一次,多搶幾次,我就不信了,他還有錢來勾搭八妹。”

朱四:……好吧,你狠!

不過望著朱五手裡的鐲子,他是怎麼看都不順眼。

“這東西,你準備怎麼辦?”

朱五看到旁邊的大石頭,眼睛一圈,想出了一個主意:“怎麼怎麼辦?銀子也是錢啊。”

直接拿到那個地方,三下五下,砸成了一坨。

恐怕就是賣鐲子的店家來看了,也認不出這是他們店裡的東西。

“四哥,你先回去吧,我去朱穀、朱粒他們家一趟。”

“啊,你還要去他們家?”朱四皺眉,“你也不嫌他們家臟。”

他說的,自然不是朱穀、朱粒兩個,而是躺在床上的秦寡婦。

自從那次流產,她算是徹底廢了。

小月子冇坐好,身上也留下了病根,跟兩個兒子的關係也一日比一日糟糕。

明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但人家不領情不說,竟然還跟她“仇人”的兒子混到了一塊兒去,一口老血悶在胸口,差點冇噎死她。

“你們又去哪裡?”

“整天不呆在家裡,也不好好乾活,東跑西跑,要死啊?”

“我怎麼就生了你們這麼兩個不爭氣的東西,氣死我了!”

……

朱穀、朱粒任秦寡婦罵,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該乾嘛乾嘛。

聽到外麵傳來一聲“怪鳥”的叫聲,三長兩短的,互相打了一個眼色,拎著弄好的東西,就出了家門。

院子裡,傳來秦寡婦罵罵咧咧的聲音。

“你們娘,又罵你們了?”朱五看到他們出來,連忙招手,讓到旁邊一點。

“五哥……”朱穀、朱粒悶悶地喊了一聲。

朱五看他們手裡的東西,說道:“準備去打獵呢?不是讓你們彆去了嗎,山裡不安全,再等幾天,等地裡的紅薯收了,到時候我帶你們賺大錢……你們放心,冬天肯定不會餓著你們,我都安排好了。”

“反正冇事,就隨便挖兩個陷阱。”大一點的朱穀說道,“五哥,你來找我們是不是有事?要是有事,我們就不去了。”

“噓……”朱五食指放在唇上,讓他們小聲。

明知道他們家住得偏僻,冇什麼人,他還故意跟做賊似的,東張西望。

“我撿到了一個好東西,特地拿過來給你們,你們可彆跟人說……”說著,朱五從懷裡掏出了一張包裹的大樹葉,遞了過去,“給,拿著。”

那東西,也就比鳥蛋大一點,朱穀、朱粒兄弟二人對視一眼,糊塗了。

不過他倆冇說什麼,接了過來。

“打開呀!”朱五提醒他們。

二人剝掉葉子,打開來,隻見裡麵露出一個臟兮兮的“小石子”,也就大拇指的個頭。

兩人愣住:不是吧,銀子?!

“這東西,五哥,我們不能收……”他倆嚇得夠嗆,趕緊要還給朱五。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