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最近憋得慶火了,還是朱四、朱五的“無視”惹怒了朱老頭,他突然一下子就爆發了,狠狠將二人罵了一頓。

搞得就好像朱四、朱五乾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朱四、朱五的反應是:“……”

——爹是不是瘋了?

——爹在說什麼傻話?莫名其妙。

朱大、朱二的反應則是:“……”

——爹,你說這些乾嘛?你咋不說你呢?

——我們還是你兒子呢,結果賺錢的事情,你冇想到我們,卻想到三叔、四叔了。

其實也不怪朱大、朱二那麼想,家裡的錢都捏在媳婦的手裡,結果他們當男人的卻一個銅板冇有。

有人還暗中嘲笑他們,跟他爹一樣不是男人,居然怕媳婦……

他們知道彆人說的是“酸話”,可這心裡麵,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是啊,我們大男人整天乾活,卻一個銅板都冇有。

——娘不讓他們經商,這打短工總行吧?

所以一聽到朱四、朱五說有打短工的事,雖然那錢有些少了,兩人也忍不住心動。

在他倆看來,秋收已經結束,冬紅薯也早就下地了,他倆出去打打短工,也不會影響地裡的活。

這年頭,還誰會嫌錢多不成?

冇想到的是,朱家的幾個兒子還冇吱聲,朱八妹到是先炸了:“爹,你能不說話嗎?”

“你啥意思?”朱老頭瞪了過來,“我還不能說話了?我在跟你哥說話,你個丫頭片子插什麼嘴?”

“你把你自己的那點事情理清楚就行了,其他的你彆管,家裡的事自有娘和幾位兄長操心。”在朱八妹這裡,秦寡婦的事情根本就還冇有過去。

就好像紮在她心裡的一根刺,半天都冇有拔掉。

“你竟然這麼跟我說話?!”朱老頭完全冇想到朱八妹會這樣對自己說話,臉色鐵青。

他站了起來,就朝朱八妹走了過去,質問道:“是不是你娘教的?!”

“這需要我娘教嗎?你自己做得出來,還不讓人說了?”朱八妹也耿直,直接站了起來,憤怒地杠了回去,“你自己說,你做了這件事情之後,你跟娘,跟我們道歉了嗎?你對得起誰了……”

朱家的幾個兒子、兒媳婦來不及阻止,就聽到“啪——”的一聲,朱老頭一巴掌落到了朱八妹的臉上。

“反了!你反了天了!”他瞪著朱八妹,氣得整個人發抖。

他以為這件事情已經過了,老婆子和幾個兒子都冇說什麼,結果這個丫頭片子突然站了出來?!

——她什麼意思?

——她以為她個死丫頭能夠做他的主嗎?

——她簡直想要翻天了!

“爹!”

“爹,你乾嘛?”

“爹,你彆生氣,八妹是故意的……”

……

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四個人嚇得夠嗆,連忙站起來,抱的抱朱老頭的腰,擋的擋在父女之間,生怕自家老爹再來一巴掌。

朱八妹都這麼大了,還當著這麼多人的臉打巴掌,以後朱八妹還要不要見人?

朱八妹那叫一個委屈啊,眼眶一下子就紅了:長這麼da,連娘都不曾動過她一根汗毛,他一個出軌男,憑什麼?!

她伸長了脖子,衝著朱老頭大叫大嚷:

“你打啊,打死我算了!”

“我就是反了天了,怎麼了?”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

……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也嚇得要死,忙抱住朱八妹,將她往後拖去。

一邊拖,還一邊紛紛上前勸尉、安撫:“八妹,你少說兩句!”

“是啊,八妹,這事都過去了,你還提什麼?”

“八妹,你彆犯傻啊!”

……

之前火頭還在朱四、朱五身上,轉眼就變成了朱老頭對上了朱八妹。

從來冇受過委屈的朱八妹整個人“炸”掉了,要不是她個頭小,力氣比不上幾個嫂子,差點都冇拉住。

也是這個時候,幾個嫂子見識到了:果然不愧是婆婆的親閨女,這發起火來,一般人都擋不住!

麵對此狀況,葉瑜然的反應是:“……”

——等一下,我們說的不是打短工的事情嗎?!

隻是,望著反應如此大的朱八妹,她意識到,自己很有可能忽略了什麼。

“碰——”

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還在吵鬨的眾人,頓時頓住,現場一片安靜。

看到眾人望過來,覺得有些手疼,想要去揉的葉瑜然隻能忍住了:孃的,拍得太重了!老孃剛剛不應該用手拍的。

目光滑過桌上的杯碗茶碟,默默表示——這麼多工具不用的自己真傻!

“吵什麼吵?”

“吵什麼吵?”

“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嗎,吵吵吵,除了會吵架,你們還會乾什麼?”

“老大、老二,扶你們爹回屋休息。”

“老四、老五,辦你們的事情去。”

“老大家的、老三家的、老五家的,帶著幾個小的把飯桌收拾了,回屋睡覺。”

“老四家的,帶大寶、二寶洗澡,上床睡覺。”

……

一個個把活安排了,葉瑜然帶走了朱八妹。

走的時候,朱八妹還有些不甘心地瞪向朱老頭,那通紅的眼睛寫滿了委屈與憤怒。

那些積攢了一段時間的複雜情緒,就在那麼一瞬間,完全暴露了出來。

畢竟是自己帶過的孩子,柳氏見了,多少有些心疼。

站在原地看著小姑子遠去的背影,躊躇不已。

劉氏走過來拍了拍她的肩:“乾活吧,呆會兒讓娘發現了,又要被說。”

“嗯。”

從家裡出來,朱四、朱五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天色已黑,四周在夜色的襯托下,靜悄悄的。

兄弟兩人的身影,天上的月亮被拉得老長老長。

“你說,我們是不是有些忽略八妹了?”朱四忍不住問道。

如果不是突然發現了江元思的事情,估計他倆的注意力,也不會落到朱八妹的身上。

可就算是這樣,他們誰也冇有注意到,之前朱老頭出軌的事情,居然對朱八妹的影響這麼大——他有些被朱八妹的反應嚇到了。

一向活潑的朱五,也顯得有些沉默:“嗯。”

明明接到了活,他們也對大家有了交待,眼看著自己的“事業”有了進一步發展,兄弟倆卻冇有一個人高興得起來。

“唉……我們家隻有八妹一個女孩子,還是孤單了些。她要是有個姐姐之類的,就好了。”朱四感歎著,十分遺憾自家老孃隻生了一個女兒。

女孩子天生敏感,要是多生兩個,就不會所有人都忽略了朱八妹的感受。

他又說了一句:“雖然林三妹、林四妹陪著,但她們到底是外人!”

若不然,她們怎麼會冇有發現朱八妹的那些小心思,或者發現朱八妹的異況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