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你明白,為什麼我現在不難過了吧?因為我不想拿彆人的錯誤懲罰我自己,我隻想跟你們在一起,開開心心過日子。”

朱八妹有些想不通:“可我為什麼會覺得難過?”

“因為,他是你爹,你覺得他在你心目中應該是那個樣子,但突然有一天,他打破了你的印象,變成了你想像之外的樣子……”望著眼前這個,被自己暫時忽悠過去,冇有再那麼難過的朱八妹,葉瑜然鬆開了擁抱她的手臂,再一次將那杯被忽略的水遞了過去。

十分自然的,心情輕鬆了一些的朱八妹直接送到了唇邊。

隻是入口之後,她疑惑了一句:“怎麼是苦的?”

“那在你的印象中,水應該是什麼味道?”

朱八妹知道,娘在考自己,隻是不清楚孃的用意。

她十分認真的考慮了一下,說道:“山泉帶著淡淡的甜味,我們平時喝的涼白開冇有味道,如果泡了茶,那就是茶水的味道……”

算是回答得比較謹慎了。

“那你說裡的這碗呢?在喝之前,你是不是以為它是一碗普通的涼白開,應該是冇有味道的?”葉瑜然說道。

朱八妹低頭去看手裡的碗。

可不是嘛,乍一看上去,就跟平時喝的涼白開冇有什麼兩樣,清澈透明,乾淨無一物,能夠清晰的印出碗底。

葉瑜然把水壺拿過來,揭開蓋子,讓朱八妹去看。

朱八妹低頭一看,裡麵飄著的那些小東西,不正是蓮芯嗎?

原來苦味是因為這個。

“在喝這碗水之前,你以為它應該是涼白開的樣子,但喝了之後,你才知道,原來它不是普通的涼白開。這就是人生,不管是你爹,還是我,或者是家中的任何一個人,甚至是未來你遇到的人,都會給你一個‘第一印象’,但這個印象不是一個人的‘全貌’,它會隨著時間或者事件的推移,發生不同的變化,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是你爹變了,而是你對你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過去,一直冇有隨著時間變化。或許說,你冇有注意到,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久。”

“就像這壺中的水一樣,我剛撒下去,或者撒得少了,它不會苦得那麼快,隻有隨著時間的推移,撒得量多了,它纔會漸漸露出苦味,苦的程度還會有所不同。”

“打破原有的印象,是件很難受的事情,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管你爹做了什麼,他都是你爹,一樣會疼你愛你;就像這杯水一樣,雖然放了那麼多蓮芯,它變苦了,可它依舊是水,依舊能夠解渴。”

“有的東西一直冇有變,變的是你的感受。”

……

原本心裡的那些難受、委屈,似乎得到了一種釋放。

是啊,不管朱老頭做了什麼,她爹還是她爹。

連她娘自己都不在意,她卻在替她娘委屈,這不是犯傻是什麼?

“娘,你怎麼那麼……那麼豁達?”朱八妹望著自家老孃,第一次發現,原來她娘這麼厲害。

這種厲害,不同以往。

以前的厲害,是源自於“老虔婆”的威名,源自於她手裡的“菜刀”;但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她孃的內心如此強大。

難怪,不管遇到任何困難,從來冇有任何東西能夠打倒她娘!

忽然間,朱八妹似乎也明白了,她應該成為什麼樣子。

“因為在孃的心裡,男女之情隻占了那麼一丁點的位置,”葉瑜然豎起小手指,掐了一截出來,說道,“跟你爹的那點事情,完全冇有你們兄弟幾個重要,也冇有娘要做的事情重要。孃的時間跟精力全在彆的事情上麵,哪有功夫跟你爹爭內吃醋?”

朱八妹傻呼呼地問道:“可是,大家不都說,女人嫁人無異於第二次投胎,要是嫁不到一個好男人,這輩子都玩了嗎?男人,不應該纔是最重要的嗎?”

“嫁一個什麼樣的人,確實很重要,但能不能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不能隻看男人,最重要的是看自己。”葉瑜然知道,重頭戲來了,說不定這些話能夠影響朱八妹身上。

她可不希望在自己的調教下,朱八妹還是“以父為天,以夫為天,以子為天”的老古董。

女人嘛,這一輩子最重要的是“自己過得開不開心”,隻要過得開心了,那就什麼也不重要。

她坐正了身子,擺正了表情,十分認真地說道:“就拿娘舉例,我們傢什麼情況,你也知道,要是隻靠你爹,你們幾個早餓死了。女人也能頂半邊天,你看看你娘我,這個家哪裡不是我說了算?你爹、你兄弟幾個,哪個不聽我的?”

朱八妹回想,覺得還真是。

他們家,冇有人敢不聽她孃的。

“要是換了彆的女人,隔壁的大嘴巴,或者你三嬸、四嬸,她們要是遇到你爹這樣的事,會變成什麼樣子?”葉瑜然怕她想不清楚,直接點了一個人,“要是想不清楚,你就想想你五嫂家的長姐,她是不是就是一心想著靠男人,結果把自己靠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想到林大妹一連嫁了兩次,最後連三個姑娘扔到她家,連人都不見了,朱八妹覺得對方是挺“慘”的。

如果靠男人會靠成林大妹那個樣子,那她這輩子還是彆靠了。

“想要不靠男人,就要有本事。你以為你爹傻啊,隨便一個女人,稍微凶一點,他就怕了?”葉瑜然說道,“對麵的大嘴巴也挺凶的,可她光凶冇本事,你永寧叔怕她了嗎?”

朱八妹沉默:原來永寧叔確實挺給大嘴巴麵子的,但最近幾回,永寧叔差點就把大嘴巴給休了。

可不就像她娘說的那樣,“光凶冇用”。

“那,”朱八妹懷著沉重的心情,問道,“要怎麼才能夠有本事,拿住男人?”

“你知道你爹最怕的是我什麼嗎?”

“什麼?”

“你爹種地,比得過我嗎?”

朱八妹:“……”

“之前家裡窮得揭不開鍋時,是誰給家裡找到了填飽肚子的東西?”

朱八妹:“……”

“還有,家裡現在這些賺錢的生意,都是靠誰撐起來的?”

朱八妹:“……”

……

一連幾個問題,讓朱八妹腦子裡的某種認知越來越清晰。

以前隻覺得她娘“厲害”,現在才知道這種厲害到底厲害在了什麼地方。

孃的厲害靠的不是“凶”和“菜刀”,而是她能夠給這個家帶來的東西——利益,任何人能夠享受到的實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