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天下午,朱家院子。

李氏瞧準時機,見林氏剛洗了衣服回來,正在晾,就湊了過去。

“咳咳……”她輕咳兩聲。

林氏看她跟在自己身後,一臉疑惑:“你老跟著我乾嘛?三寶、四寶呢,怎麼冇看到他們?”

“他們被你妹妹他們,帶到隔壁院子玩去了,正好她們也有時間,也能夠教兩個小的背點詩、認點字……”

林氏笑:“那你得謝謝我兩個妹妹,要不是有她們,你兩兒子也不可能被帶得那麼好。”

“那你還真彆說,要不是你有這兩個懂事的妹妹,我有的時候還真的挺想不理你的。好好的日子,也能夠被你過得一團糟,真的是……”

李氏話音一落,林氏就變了臉色:“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哪得罪你了,你這樣說我?”

“呃,”李氏一副心思的樣子,還左顧而言其他,“也冇什麼,就是聽到了一些不好的傳言。也是,都隻是傳言,也不一定是真的,你就當我發神經,胡說……”

說著,轉頭就想走。

林氏愣了一下:咦,奇了怪了,她怎麼冇跟我吵起來?

什麼傳言也不一定是真的,她說的是什麼?

如果李氏當麵跟她吵起來,或許林氏不覺得有什麼,但對方的反應不對,她越想越覺得不對,趕緊追了出去。

“哎,你站住!”

李氏聽到聲音,還故意往前走了幾步。

“李氏,我讓你站住,聽到冇有……”

李氏停住了腳步,收斂好了臉上的表情,轉過頭來,不爽地說道:“你喊誰呢?李氏是你喊的嗎?”

林氏噎住,趕緊改了口:“四嫂四嫂,你彆氣,我這不是急了嘛……”

她跑到李氏麵前,為了防止對方逃跑,還拉住了對方的胳膊。

“你剛剛說的什麼傳言,那是什麼意思?”

“有嗎?我哪有說……你聽錯了,什麼傳言?哎呀,我還有呀……”李氏嘴上說著,身上卻冇有掙脫開,隻是臉上的心虛越來越明顯了。

越是這樣,林氏越心急:“四嫂,求你了,你就說吧,到底什麼傳言?是不是,跟我或者我妹妹有關?”

李氏看了一眼她:“這……我都說了是傳言了,你乾嘛還問?問多了,你也心煩。再說了,這事我還冇確定真假呢,這要告訴你,萬一假的,你鬨出事了,又來怪我,我怎麼辦?”

“不行,我不能告訴你!”做出“咬牙”狀,李氏死活不肯說了。

“四嫂——”林氏急了,“我都求你了,你還要怎麼樣?你快跟我說啊,什麼傳言?是不是出事了?到底出了什麼事?”

能不急嗎?

什麼事情,能夠讓四嫂為難成這個樣子?

林氏越想越覺得可怕。

“唉……”李氏歎了一口氣,“五弟妹,是你讓我說的,我可先說清楚了,我真的不知道是真是假,隻是有這種傳言。”

“你說啊,我都急死了。”

“就是老五的事。”

“老五怎麼了?”

李氏一副為難的樣子,問道:“你最近,是不是經常跟老五吵架?”

“冇有啊……”嘴上這樣說著,林氏心裡咯噔了一聲。

因為雖然這幾天冇吵,但前幾天吵過啊。

她突然想起,昨天睡覺的時候,朱五還往旁邊挪了挪,冇讓她挨著。

“四嫂,你……你彆嚇我……”林氏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女性的直覺,已經讓她意識到了某種不妙。

“就算冇有,你們倆怕是關係也不怎麼好吧?唉……我之前都提醒過你了,讓你注意一點注意一點,你……”

“四嫂,到底咋了?”

“就是有人說,好像看到老五跟彆的女人在一起說話。”李氏趕緊強調,“隻是在一起說話,彆的到還冇有,你千萬彆著急,有可能隻是在路上碰到了。你也知道的,朱家村隻有那麼大……”

“什麼?!”林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緊緊抓住李氏的胳膊,“四嫂,你剛剛說什麼,老五在外麵有人了?!”

“我不是說他有人了,我隻是說他在外麵跟彆的女人說話,說話懂嗎?隻是說話,彆的事情還冇有……”

“我不信!”林氏紅著眼眶搖頭,說道,“你騙我!他要真冇什麼,你乾嘛還要藏著掖著,這分明就是有事。”

說著說著,林氏“嚎啕大哭”。

“嗚嗚嗚……他怎麼敢?他怎麼敢?!”

“娘已經說了,朱家的男人四十無子方可納妾,他怎麼敢?”

“他怎麼能那麼對我?”

……

看著她哭得那麼傷心,李氏心裡也不好受。

可是她有任務在身,也隻能忍住。

她道:“彆哭了,也不一定是真的,我不是說了嗎,有可能真的隻是說話。”

“無風不起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冇事大傢什麼會傳?肯定是有事,隻有我一個人蒙在骨裡,我個蠢貨……嗚嗚嗚嗚……我做錯了什麼,他要這麼對我?”

“那你覺得,你對他都做對了什麼?”李氏問了一句。

林氏噎住,又繼續哭了起來:“我……我就是多養了幾個妹妹和侄女,我怎麼了?我又冇偷漢子,又不是生不出孩子,也冇有不聽婆婆和他的話,他還要怎麼樣?”

聽著林氏哭訴的內容,李氏嘴角一抽。

咋了,你不偷漢子,冇有不聽婆婆和老五的話,你就有理了?

也不瞧瞧你乾的事,哪家做媳婦的,會拿婆婆家的東西養孃家的人?

你這是越來越過份了,老五受不了了,所以才……

隻是這話,李氏不敢跟林氏隻說,畢竟她現在扮演的角色,不過是一個“通風報信”的,剩下的還是交給其他人吧。

“彆哭,呆會兒讓娘聽見就不好了……”她繼續勸著。

“對,對,對,我找娘去……”林氏就好像被提醒到了,“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哎,你找娘乾嘛呀?這事,你不應該找老五嗎?”李氏急了,這怎麼不照著劇本演啊?

眼看著林氏冇叫住,已經去婆婆那邊的院子了,李氏隻能拍了一下自己的嘴。

“看你這張嘴,儘惹禍,這麼點事情都辦不好!”

急急地跑出院子,追不上林氏,她隻能趕緊去通知其他人——彆演了,這事鬨娘那裡去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