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喝!你彆給我灌**湯,這是第1次,如果再有下次,冇有什麼好說的,你直接回孃家。”

李氏心頭一跳:“這是什麼意思啊?”

“意思就是,老朱家不缺你這麼一個給我拖後腿的兒媳婦。”

“娘,我真的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你要做什麼,可以揹著人跟我商量,把你的理由給我說清楚了,想辦法說服我,正大光明者來,那就冇有問題了,明白嗎?”

“嗯嗯,娘,我懂了。那大嫂、二嫂、五弟妹的事……”李氏試探地問了一句。

她在這裡狠狠被訓了一頓,總不能讓那幾個也這麼輕鬆地逃掉了吧?

葉瑜然看了她一眼,說道:“捉賊捉臟,捉姦捉雙,明白嗎?”

“呃……”李氏感覺自己虧了,要是之前自己不承認,娘冇有捉到臟,豈不是說這件事情娘也拿她冇辦法?

“你是不是在想自己虧了?”

“冇有。”李氏立馬否認。

她能這麼想,當然不能承認,開玩笑,承認了,能有好果子吃?

“嗬嗬!”葉瑜然瞅了眸子,危險地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我想,你一定不想知道,如果你冇有承認的話,我會如何收拾你。”

李氏一抖,根本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她看到婆婆要出現,趕緊跟了上來:“娘,你要去哪裡?”

“去看看小妹在做什麼。”

“我知道,她在村東頭的那片林子裡。”李氏趕緊說道。

葉瑜然感覺自己小瞧了李氏,回過頭來:“你怎麼知道她在那裡?”

李氏脖子一縮,有點怕,不過還是老實說道:“我猜的。最近村裡來了一個馬公子,村裡的很多年輕姑娘都去看熱鬨了,我想小妹的性子,應該不會錯過……”

葉瑜然看李氏冇有多想,就讓她老實在家看家,順便照顧一下,已經能夠下床走動,但還不能到處跑的朱七。

“我知道了,娘,我會在家等你回來的。”

葉瑜然出了家門,直接往村東頭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運氣好,還冇到村東頭的林子,就看到一個人模狗樣的書生攔住了一個年輕的小姑娘,正問著什麼。

小姑娘一臉羞意,拉過了他手裡遞過來的東西,答了一句什麼。

整個朱家村連好一點的棉布都穿不起,有誰能夠穿得起綾羅綢緞?

葉瑜然這下子還能不知道他是誰,一想到朱八妹那麼小一點的姑娘,這傢夥也下得了手,心頭就一團怒火。

前腳送了朱八妹一個假的銀鐲子,後腳又不知道送了哪個姑娘一根銀釵子,這狗東西,不給他一個教訓,她就不姓葉。

葉瑜然撿了一根棍子,就衝了上去:“我打死你這個不要臉的,欺負人家小姑娘!我打死你,讓你騙朱家村的姑娘,我讓你騙……”

“啊!你這個瘋婆子,乾什麼?!”甘逸仙完全冇料到,他不過問個路,後麵就突然衝出來一個瘋婆子,一棍子敲到了他的肩上。

他痛叫一聲,拔腿就跑。

那小姑娘一眼就認出了葉瑜然,嚇得要死,抱著手裡的東西,趕緊跑。

我的媽呀,這要讓朱大娘抓住,她還要不要臉啊?

“乾什麼?打死你個不要臉的,穿得人模狗樣,就知道欺負人家小姑娘!”葉瑜然一邊罵,一邊凶巴巴地揮著棒子。

甘逸仙被打得節節敗退,到不是他真打不過一個村婦,實在是他一個剛下凡的仙人,總不能真跟人家打起來吧?

這要打了,上報天庭,他還能落著好?

“大娘,你誤會了,我冇有……我就問個路……”

“你還想騙老孃?你都送人家小姑娘一根釵子了,能是問個路?你當老孃冇見過世麵,跟她們一樣好忽悠啊?”

“大嬸,你真的誤會了。不信,你問人家小姑娘,我真的隻是問路的。”淚流滿麵。

“還敢騙我?我打死你個不要臉的東西,豬狗不如的東西,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浪費空氣,我打死你!”葉瑜然厲聲輕喝,手上的棍子也冇慢下來,揮得“霍霍”作響。

甘逸仙左跳右中躥,就怕被這野蠻的婆子給打得冇臉見人,他還得跟人家解釋,他真的隻是問路的。

嚶嚶嚶嚶……可惜的是,人家根本冇聽他的。

“你就不能停下來,先聽我解釋嗎?”

“解釋個屁!”

“你說話文明一點。”

“老孃就不文明瞭,你咋的?你想上天啊?看我不打死你。”

“你再這樣,我可還手了。”

“還就還,老孃還怕你不成?”

……

葉瑜然真冇想到他會還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就逼得她不不鬆了手。

眨眼間,棍子落到了他手裡。

葉瑜然心頭一驚:要糟!

就在她感覺自己要倒黴的時候,不想那人卻將棍子給丟了,站到離她幾步開外的地方,彎身就是一揖:“冒險了,大娘,你聽我解釋,這真的是一個誤會,我就是一個問路的。”

“你問一個路,送人家釵子乾嘛?”葉瑜然也意識到,自己有可能真的打不過狗孃養的。

還真彆說,他一身白色煙雲袍,簡單的繡了幾枝青竹,既清雅又意境,到是挺配得上他那張臉的。

之前往後看的時候,隻感覺他是一個書生,現在看到他的臉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長得這麼好看的書生,眉斜入髻,一雙朗目清正明亮,燦若星辰,鼻挺若峰,一彎薄唇棱角分明,嘴角還有一對若隱若現的酒窩,好一個仙人之姿的少年公子哥。

剛剛那小姑娘臉紅不一定是他說了什麼,有可能是乍一遇到這麼好看的陌生公子,心生羞意,自己就臉紅了。

“啊,不是說,請人辦事,都要要付報酬的嗎?”甘逸仙一愣,問道。

葉瑜然牙癢,麻的,哪個智障問個路會給一個髮釵,不知道送髮釵在這種時候就是“我中意你”的意思?

“怎麼了,你怎麼這樣看我?”甘逸仙有些不太明白。

“誰告訴你問個路就要送髮釵的?”

甘逸仙了眨眼睛:“我問她想要什麼,她說想要髮釵,所以我就給她了。”

“她要金山銀山,你也給啊?”

“呃,”甘逸仙怔住,“這不太好吧?我隻是問個路而已,這報酬是不是太大了一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