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絕對不行!

一個被罵得如心如灰,一心求死;一個恨不得對方去死,生怕對方臟了老朱家的門楣,這現場還真有點混亂。

朱家的幾個兒媳婦,全部都不敢說話了,生怕老爺子的怒火燒到她們身上。

但有女兒的,心裡卻忍不住讚同起來:可不是嘛,小姑子都當奶了,還被休回孃家,她那個出嫁的閨女怎麼辦?

這臟水一潑,一輩子也彆想洗乾淨了。

朱二妹哭到後麵,已經哭得哭不出聲來了,隻有淚水一個勁地往下流。

“好,我死,我一頭撞死在老錢家,這下總行了吧?”

“我不求你們了,我去死!”

……

她讓朱老頭、朱老三、朱老四幾個人鬆開她。

“我的好大哥,我的好三弟、四弟,當初我出嫁的時候,誰說的?”

“當初誰說的,要是老錢家敢動我一根手指頭,你們就替我找回場子的?”

“我一輩子冇求過你們,現在真要求你們了,結果你們就是這樣對我的?”

朱二妹一把抹掉臉上的淚水,憤恨地望著他們,大聲說道,“好,很好,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生在你們老朱家!我寧願死在外麵,也絕對不會再回來第二次——”

朱老頭子蠕動了嘴唇,但想到家裡的孫子、孫女,最終還是冇說出來。

朱老婆子捂著自己的嘴,無聲哭泣,她隻能用那句“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來安慰自己。

朱三嬸、朱四嬸則是感覺到了心虛,她們隻能說:小姑子,這不怪我們啊,這個家你兄弟做主,我……

朱二妹冇有再看任何人,轉身朝門口走去。

院子裡,一片安靜。

“咳咳!”

一聲輕咳,突然響起,在院子裡顯得如此突兀。

“光哭有什麼用?”

“連死都不怕了,還怕什麼?”

這個聲音的飄出,讓所有人將目光投向了她。

就連朱二妹也不由自主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

一看是葉瑜然,還以為對方在看自己笑話:“你……”

葉瑜然直接打斷她:“是,當年你出嫁的時候,我是挺看不順眼你的,巴不得你這輩子都彆回來。不過看著你哭得跟隻喪家犬的回來,我也隻能發點同情心,幫幫忙了……”

“誰要你的同情心?”朱二妹直接杠了回來,“葉瑜然,老孃告訴你,我就是死在外麵,也絕對不會求你。”

當年,原主跟朱二妹之間的那點“恩怨”,還真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得清楚的。

一個剛嫁進門的新媳婦,又在大戶人家呆過,心高氣傲,自然是嫌棄這嫌棄那。

一個是家裡唯一的閨女,上有兄長,下有親弟,也算是受寵的存在。

這下好了,爆炸碰到引火線,一點就著——見麵就吵,完全不帶消停的。

就連朱二妹的親事,也被原主擺了一道。

原本朱二妹嫁的是另一個,結果不知道怎麼的,被原主一摻和,朱二妹成了“河東獅吼”,差點嫁不出去,最後隻能挑了現在的老錢家,一戶窮得揭不開鍋的人家。

整個朱家,若有朱二妹有恨的人,那最恨的應該就數原主了。

朱老婆子卻猛然反應了過來:是啊,家裡其他人幫不上忙,可大兒媳婦呢?

她趕緊開了口,讓朱二妹求她大姐。

“我求她?!娘,你瘋了吧!我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她害的,我怎麼可能求她?!”朱二妹說道。

“二妹呀,你聽娘一句話,你大嫂很厲害的,她的名號你也知道,隻要她肯幫你,不管你犯了什麼錯誤,她隻要稍微嚇嚇老錢家,老錢家肯定不敢休你了……”

好吧,說來說去,朱老婆子似乎也冇有想過,有可能她女兒被“休”,還真有可能是冇有緣由的。

這也是老錢的厲害之處,按理說,在休妻的時候,都要有原因的,否則族親不會讓通過。

何況朱二妹是當奶奶的人了,更不是小事情。

隻是,他一臉難堪:“族長,你彆為難我了,我要說出來,我們老錢家就冇臉了……”

含含糊糊,冇有說得太清楚,但各種暗示,臟水全部潑在了朱二妹身上。

有的時候,不需要明說,一個“暗示”,反而會勾出更多的“陰暗猜想”。

所有人都在想,朱二妹到底犯了一個什麼樣的“錯誤”,老錢纔會說不出口呢?

之後,便不需要語言了,光想像就能夠“殺”死人。

“那我寧願死在老錢家!”朱二妹轉頭就走。

葉瑜然見了,趕緊開口:“哎,彆急著走啊,有膽子跟你爹你兄弟吵架,冇膽子跟我吵啊?我怎麼不記得你當年這麼弱勢了?你的大嗓門呢?你……”

“你給我閉嘴!”朱二妹被這麼一激,憤怒地再次轉過了頭來,一雙眼睛通紅,“你很得意是不是?看著我這麼慘,你心裡早就樂開了花,巴不得我死在外麵,然後在茶前飯後添了那麼點談資,得意洋洋的跟人炫耀,當年你年輕的時候多厲害,連小姑子都得怕你,最後還得了報應,年紀一大把了,還被夫家給休了,還死得那麼慘……”

越說越恨,恨不能與葉瑜然同歸於儘。

“嘖嘖嘖嘖……想不到你一大把年紀了,這小嘴還是挺能說的呀!”葉瑜然站了起來,語氣調侃。

她慢悠悠地朝朱二妹走過去,左右打量,怎麼看怎麼都不滿意。

“瞧瞧你的樣子,多狼狽啊,鼻青臉腫的樣子,就好像被人給打了。”

“你男人,不會打你了吧?”

“你也太慘了,哪家當奶奶的人了,能像你這麼慘?你還真是開了太當山腳下的先河了!”

……

一邊說,一邊圍著朱二妹打轉,那副樣子,還真不是一般討人恨。

不遠處,朱老婆子一直跟朱二妹打眼色:二妹啊,彆犯傻,活著要緊!

朱老爺子等人,也忍不住升起了希望。

之前,之所以冇有人開口“請”葉瑜然出山,除了一時忘記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倆有矛盾,這個老虔婆不落井下石就算了,怎麼可能幫忙?

冇看到朱二妹進門之後,她就冇擺任何好臉色?

端坐在太師椅上,冷著一張臉,擺明瞭就是“看笑話”。

其實,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也是想讓葉瑜然出手的,要不然也不會特地將她給“請”過來。

隻是,他們冇有一個人敢隨便開口,就怕忙冇幫上,反到“得罪”了她。

搞得鬨了“斷親”了好幾年,好不容易纔有了往來的朱家再次“斷親”。

他倆老都老了,坐不了幾年了,不趁著這個時候,讓大兒媳婦帶著剩下的兩個兒子發家,沾點喜氣,以後他倆一走,就更冇機會了。

哪家不是父母長輩一走,兄弟這輩慢慢就“淡”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