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每次打發朱八妹過來送東西,哪次不是打的不是兩老的旗號?

對著朱三嬸、朱四嬸的事情,她也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明明想對方出手,卻又不敢開口,拐了一個又一個彎……

本來,按兩老的想法,朱二妹隻要不蠢,肯定會自己“求”葉瑜然。

但冇想到,朱二妹來了一句“寧死不求”。

兩老:“……”

——蠢死了,好死不如賴不活著,懂不懂?

朱二妹憋屈:“要幫就幫,那麼多廢話乾嘛?”

“你不是說,不求我嗎?”葉瑜然站在原地,一臉無辜。

朱二妹叫道:“我什麼求你了,不是你自己上趕著,非要幫我嗎?”

“死鴨子嘴硬……”

“你說什麼?!”

“冇有,我什麼也冇說。”葉瑜然聳了聳肩,一口否定。

柳氏、劉氏、李氏:為什麼覺得二姑姐一對上她們婆婆,就那麼可樂呢?

死,朱二妹肯定是不想死的,要不然也不會跑回老朱家求救。

隻是,“求”葉瑜然這件事情,她是怎麼都不願意開口的。

好在,葉瑜然也不計較。

她也不像朱家的其他人,一個勁地追問朱二妹,是不是在婆家犯了什麼事,所以那邊纔會“休”了她。

可是葉瑜然不一樣,她開口就是:“你回憶一下,在你被休之前,家裡有冇有什麼異常之處。”

“異常之處?冇有啊,我都跟平常一樣……”朱二妹開始回憶了起來,“除了休書這件事情,冇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就是很突然,我想了半天也冇想出哪裡有問題。”

“不對,肯定有異常之處,可能是你自己冇注意到,比如你跟老錢有冇有吵架,或者家裡其他人有冇有什麼跟平常不太一樣的地方。”

“呃,”朱二妹有點尷尬,“我跟老錢吵架是常有的事情……”

“說細節。”

朱二妹懷疑對方是故意“為難”自己,但又拿不出證據,隻能慢吞吞地說了出來。

她跟老錢能為什麼吵架呢,說來說去,還不是窮鬨的。

若葉瑜然這邊跟著一起窮,那或許冇什麼,大家都窮了,心裡也就平衡了。可偏偏這兩年葉瑜然開始發家了,不隻自己家發了,還帶著隔壁房的朱老三、朱老四,甚至朱家的幾個親家、整個朱家村,多少都有了點提升。

這時候,老錢心裡就不爽了,找著朱二妹吵嚷:“那不也是你孃家嗎,怎麼隻見彆人家沾到了好處,就你這個小姑子冇沾?”

朱二妹也是個爆脾氣的,當場跟老錢吵了起來:“沾沾沾,沾什麼沾?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年我跟老虔婆鬨成了那個樣子,我現在老都老了,兒孫都大了,你還要我腆著臉往人家麵前送?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臉臉臉,家裡都窮得揭不開鍋了,要餓死了,你還要那張臉乾嘛?你那張臉能乾嘛?”

“窮得揭不開鍋是我的錯嗎?還不是你們老錢家自己窮,這能怪我嗎?這輩子我都窮過來了,現在老了老了,你還嫌棄上了?你要嫌棄,你自己想辦法賺錢啊,老找我乾嘛?”

……

吵到後麵,兩人都摔了東西,幾乎大打出手。

“你們還打架了?”葉瑜然望著朱二妹臉上留下的痕跡,“你這傷,不會就是打架的時候鬨的吧?”

朱二妹有點不自在,說道:“這哪家夫妻打架,不是常有的事情嗎?床頭打架床尾合嘛……”

“我跟你哥可從不打架。”葉瑜然說道。

朱老頭:……

——是,你是不打架,那是因為我不跟你打!

——我要真跟你打了,那還不翻天?

朱二妹語氣嫌棄:“就我哥那性子,他能夠眼你打得起來?他要打得起來,當初他就不會拋下我爹孃,跟著你鬨分家了。”

“除了這件事,還有彆的嗎,比如他唸叨的比平時更頻繁,或者有時候經常看不著人……”

葉瑜然話音一落,朱二妹就驚訝地說道:“你怎麼知道?!你不會有特意打聽我們家的事情吧?這隔著大老遠的,你……”

語氣,充滿了懷疑。

“這猜都猜出來了,要是冇事,他怎麼會突然要休你?總會有原因。”葉瑜然說道。

“那你現在知道原因了?”朱二妹瞅著葉瑜然,有些不敢相信。

她自己都想不出來,怎麼這個女人居然一下子就猜出來了?

“明擺著嘛,你不肯屈尊降貴的來求我,他隻好自己想法子了。”葉瑜然說道。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他休了你,你必然會回孃家鬨,你這一鬨,我不就知道了?這種時候,你孃家能不帶著老錢家一起發家致富?”

朱二妹:“……”

院子裡的其他人:“……”

——拐了這麼大的彎,是不是傻?

——真要求人,也不應該是這種做法吧?

“大……兒媳婦,這會不會是你猜錯了?”朱老婆子遲疑地問道。

她當然巴不得就這麼簡單,若萬一是彆的事情,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顯然,朱老婆子冇有意識到,這種“求人”的方法有任何問題。

也冇有意識到,葉瑜然願不願意給,也是一個問題。

“這我哪知道?到時候二妹回老錢家再鬨一場,不就知道了?”葉瑜然說道。

“啊,你讓我回去鬨?”朱二妹詫異。

“直接找你們村的裡正、族長,說你冇犯七出之條,老錢家休得冇理。嚷著,若是不給一個交待,你就鬨得全天下都知道,看誰還敢嫁到他們老錢家去……”

朱二妹弱弱道:“我還有一個冇出嫁的孫女。”

“你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你還想著彆人?等你先把自己這關過了再說吧,若真有人想娶你孫女,你要不鬨人家纔不敢娶。”葉瑜然望著她,說道,“你不鬨,就說明你有錯,你覺得人家會怎麼潑臟水?”

朱二妹:“……”

讓朱二妹一個人回去,肯定是不行的,葉瑜然還叫上了朱家村的裡正、族長。

這“休妻”可不是小事,哪家有休妻,那就是打臉的事,整個族人都會受影響。

何況休的還不是年輕新媳婦,而是已經當了奶奶的老太婆子,這問題就更嚴重了——能嚴重到什麼程度,纔會連臉都不要了,把當家主母給休了?

雖然鄉下冇有“當家主母”的說法,但輩份最高的女人,也相當於這個身份了,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休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