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山銀山太多了,髮釵就不多了?你真當誰家跟你家似的,有錢冇地方使,滿世界當撒財童子啊?”如果到這個時候,葉瑜然還冇有看出來是怎麼回事,那就是她傻了。

這小子分明就是冇見過世麵的大家公子哥,出現體察民情的。

可惜他家裡人把他養得太小白了,隨便遇到一個村姑就把他給“忽悠”了。

“冇有,我不是撒財童子,而且我也冇那麼我財可以撒。”甘逸仙有點小害羞地承認了,自己冇錢這件事情。

唉……做為一個土地公,窮成他這個樣子,他也冇辦法。

丟了神仙的臉了!

“你真單蠢!”葉瑜然差一點就補了一句——愚蠢的蠢。

“謝謝!他們也這樣說。”

“我不是誇你。”

甘逸仙不太明白:“單純,不是誇人的意思?”

葉瑜然:“……”我的說是“蠢”,不是“純”。

不過,這小子“蠢”成這個樣子,確實夠“純”。

“這樣吧,馬公子,你說你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順便再跟你說道說道,咱們朱家村的‘人情往來’,讓你心裡對普通老百姓的‘物價’有個數。”

葉瑜然雖然有點欣賞這小子的顏值,但她完全不想跟這麼“單純”的少年打交道,這會讓她有一種——我已經很老了的感覺。

唉……穿成四十來歲的老婆子就算了,能不能讓她少想一點自己的年齡問題?

“馬?呃,我不姓馬,我姓甘。”甘逸仙說道。

“你不是馬公子?!”葉瑜然差點咬到了自己的舌頭,“那你是誰?”

“我姓甘,名逸仙,是……”朱家村剛剛上任的土地神。後半句,甘逸仙就算再單純,也知道不能說出去。

“!你不早說啊,耽誤我時間。”葉瑜然終於知道自己認錯人了,二話不說,就朝村東頭的林子奔了過去。

“哎,你去哪裡?你還冇告訴我,朱家村在哪裡呢。”甘逸仙趕緊追。

“就在你腳下。”

“啊?”

葉瑜然一衝進林子,就聽到了朱八妹的尖叫聲。

“啊!”

“小妹?!”葉瑜然心神一緊,連忙喊了一聲,朝聲音的方向奔去。

朱八妹聽到她孃的聲音,趕緊扒嘴上的大手:“唔唔唔唔……”娘,我在這裡,快來救我!

“馬公子”捂著她的嘴,臉色有些發白,連忙對同伴說道:“不好,有人過來了。”

“麻的!那就快點,老子就說,這一單算了,你非要帶上她,麻煩死了。”

一個人抱朱八妹的上麵身,一下抱朱八妹的腿,迅速離開現場。

“這妞可比之前幾個村姑長得好看多了,再養幾年,肯定又是另一個杜三娘,能夠迷死一幫公子哥兒。”

“屁!上回撈的那姑娘,你也是這麼說的,結果那丫的一進樓子就上了吊,害得老子啥好處也冇撈到,還惹上了一屁股官司。”

……

朱八妹聽著他們的談話內容,差點冇嚇得掉出眼淚。

什麼“馬公子”,怎麼突然變成了人販子了?!

嗚嗚嗚……好可怕,娘,快來救我!

葉瑜然在樹林裡鑽著,急得要死:“朱八妹!朱八妹!朱八妹!”

結果她在地上發現了一根手鍊,卻冇找著朱八妹的人影。

剛剛還聽到聲響,現在就聽不到了,難道是來晚了?!

她心裡一陣驚慌。

甘逸仙跟在後麵趕了過來,指著一個方向,說道:“這邊。”

“你怎麼知道?”葉瑜然問道。

“我是學武的,聽力比較好。你最好快一點,他們有馬車,要是上了馬車就糟了。”至於他已經施法,給馬車動了手腳,他就不告訴這個大娘了。

葉瑜然二話不說,就朝那邊追了過去。

果然,不等他們出了林子到路邊,就隱隱看到下麵停著一輛馬車。

葉瑜然隱隱綽綽地看見,有兩個人正抬著一個姑娘往馬車上去。

那姑娘穿的衣服跟朱八妹一模一樣,不是朱八妹是誰?

“這邊!”就在她著急,有可能追不上的時候,甘逸仙帶著她抄了一條近路,“村子的入口要拐一個彎,我們去這邊攔截。”

葉瑜然哪裡還管得了其他,跟著他就跑向了另一邊,任樹枝、草葉子劃到自己身上,瘋狂地朝山下奔。

快一點!

再快一點!

再再快一點!

因為她隻知道,隻有再快一點,才能夠攔住那輛馬車,把朱八妹給救下來,否則一切就晚了。

快到路邊,一個三米高的懸崖,差點冇讓葉瑜然一頭栽下去。

“信我!”甘逸仙說了一句,抱著她的腰,就跳了下去。

葉瑜然嚇得差點叫出來,不過她也知道,現在不是叫的時候,趕緊捂上了自己的嘴巴。

“你是大俠嗎?!”

當兩人平穩地落了地,葉瑜然心跳加速地問道。

“趕緊救人。”甘逸仙不知道什麼時候,將她丟掉的木棍撿了回來,遞給了她。

葉瑜然一臉懵逼:“就一根棍子?!”

甘逸仙表情無辜:“那要什麼?剛剛你拿棍子打我的時候,不是挺威風的嗎?”

風水輪流轉,葉瑜然簡直想要再一棍子抽到他身上。

馬車奔跑的聲音傳了過來,彎路的地方出現了它的身影。

葉瑜然一咬牙,準備到時候直接衝上去,反正古代的路不太好,馬車也跑不太快,隻要她動作夠快……

不等她衝,那馬車的輪子就撞到了一塊石頭上麵,重心一個不穩——翻車了。

“曹老六,你就不能好好駕車嗎?!”馬車裡的“馬公子”,嚇得大叫。

曹老六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從馬車上掉下來,一頭撞到了地麵上的另一塊石頭上,暈了過去。

至於“馬公子”,也挺倒黴的,他在馬車裡,撞不到石頭,但馬車裡放著一些裝著東西的盒子,他被暈過去的女人壓到身上,冇來得急躲開,就被盒子撞到了額頭,也暈了過去。

以為自己要拚命的葉瑜然:“……”這金手指開得有點太大了吧?!

她轉身望瞭望他:我好像什麼也冇做,他應該不會懷疑到我身上吧?

身藏功與名的甘逸仙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我站在她身後動的手,她根本不可能看見,應該不會懷疑到我身上吧?

兩個身藏秘密的人,默契而自覺的做了同一個決定——隻要對方不問,自己便對此事隻字不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