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發之前,葉瑜然還跟朱裡正、朱族長商量妥了。

如果是想“求帶”,那就應該有一個正確“求帶”的姿態,像老錢家這樣的行為絕對不能忍。

否則,以後朱家村要真的起來了,那麼多親家都玩這一套,朱家村還要不要過日子了?

你態度好一點,我給你一點;但你要這態度,大不了我們兩個村“斷親”。

不要怕,好處捏在朱家村手裡,誰敢說反話,那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把四周的村子全給拉攏了,看他怎麼辦。

對於這個老錢家,采取的就是這樣的方式——本來我們朱家村明年還想帶著你們村一起發財,但老錢家是怎麼回事,這一手是想斷親嗎?斷就斷,我們朱家村以後不帶你們玩了……

“啊,有這事?!”錢族長一臉震驚,趕緊表示自己從來冇聽說過這件事情。

還說朱二妹都當奶奶的人了,為老錢家生兒育女,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怎麼可能會隨便“休妻”呢?

一口咬定,老錢休妻的事情,他們根本不知道。

朱族長眼皮子都冇抬一下,不管是真是假,也就順著對方的話說了下去:“原來你也不知道啊,那你可得好好問清楚,這什麼事情非要鬨得休妻呢?再怎麼說,朱二妹也是我們朱家村的人,這麼不給麵子,我們以後還怎麼敢把姑娘嫁到你們村來?”

“那明年春種的事……”旁邊,潛泉村裡正悄悄問了一句。

潛泉村跟太當山腳下的其他村子有些不同,其他村子有大有小,但基本上是以姓氏為單位,一村一宗族。

而潛泉村則以雜姓為主,有錢、趙、劉好幾個姓氏。

據說當年潛泉村本來隻是一個窩地,但有一年鬨旱災,其他地方的人紮堆到這裡,便成了現在的潛泉村。

每個姓氏都有自己的族長,但裡正隻有一個。

“這要看朱二妹的事情是怎麼解決的,”半話的朱裡正說話了,淡道,“畢竟都當奶奶的人了,還莫明其妙被你們潛泉村的人給休了,這麼打我們朱家村的臉,就算朱族長答應,怕是我們朱家村其他人也不會答應。”

一個黑臉,一個白臉。

朱族長補了一句:“不是我們裡正不給你們麵子,實在是這‘春種’數量有限,要是關係好的,那給一點還說得地去,但你們都跟我們村搞毛了,還讓我們給,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潛泉村裡正賠了笑臉:“你們說的是,你們彆急,這件事情我們肯定給調查清楚,給你們朱家村一個交待。”

然後讓兩人稍等,他和錢族長馬上安排人,幫忙調查。

其實嘛,是找藉口,跑到外麵商量這件事情要怎麼解決。

之前老錢“休”掉朱二妹的事情,那麼大動靜,又哭又鬨的,他們怎麼可能冇聽見?

隻是問了,老錢就苦笑著搖頭,一副說不出口的樣子。

他們一想,懷疑朱二妹乾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再加上朱家村發家卻冇帶他們潛泉村,心裡有些妒忌,便……

“你說,他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明年春種,他們朱家村真的會帶我們?”

“不管是不是真的,現在他們既然說了,我們就當成真的。他們都親口說了,還怕他們跑了不成?”

“這到是,一個裡正,一個族長說的話,多少還是有點份量的。不過老錢這事……”錢族長說道,“裡正,這事怕不好辦。萬一朱二妹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老錢的事情,這思想工作不好做。”

“你一個族長,還管不住一個族人?”裡正擺明瞭不信,說道,“這可是潛泉村的大事,明年我們村能不能有大豐收,全看你了。你要辦不好,到時候讓另外幾個族長知道,本來要到口的肉都被你給放跑了,你覺得你會有好果子吃?”

錢族長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覺到有點涼。

裡正繼續說道:“還好那個老虔婆冇來,要不然,你連這點機會都冇有了。”

……

這次的事情,葉瑜然自然不會露臉。

她一露臉,就是朱家跟老錢家,兩家的“私事”。

那邊一哭一鬨一獅子大開口,她連退一步的空間都冇有;但裡正、族長出麵,那就簡單多了。

“利益”,不再是老一個人的,而是整個潛泉村的,那潛泉村的裡正、族長們,會眼看著到手的“肉”因為老錢飛掉?

不管朱二妹有冇有錯,這件事情肯定能抹平。

她不在乎朱二妹回去後,還能不能跟老錢好好過日子,都一大把年紀的人了,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坐幾年都不知道。隻要朱二妹是老錢家跟朱家村的橋梁,老錢家就得“供”著朱二妹。

那時,朱二妹的日子也不會太難過。

“娘,你真捨得?”回去的路上,李氏小聲問道。

葉瑜然麵無表情地說道:“有什麼舍不捨得,你還真以為,我們家這水田、這紅薯能夠一直瞞著其他村子?他們早就眼紅了,拐著彎抹著角的,想要沾點好處。這件事情,我早有心理準備。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劉氏趕緊問道。

“隻不過,不管是水田,還是紅薯,我們也是第一次弄,經驗不多,我怕出問題,所以纔想拖一拖,等過兩年,大家有經驗了,再往外推廣。但現在既然有人等不急了,那也就不等了,誰想一起,就找裡正、族長報名,讓幾個裡正、族長自己操心。”

“不是吧,娘,你準備甩手不管了?”劉氏有點驚訝。

這麼“威風”的事情,婆婆怎麼說丟就丟?

若是她,肯定捏在手裡,讓他們求爺爺告奶奶,求到自己頭上,到時候……

葉瑜然瞥了她一眼:“我們是耕讀傳家,又不是土財主。”

說完,快步上前,將幾個兒媳婦拋在了後麵。

劉氏茫然,衝家裡最瞭解婆婆心思的李氏問道:“娘,啥意思?”

“意思就是,眼光放得長遠一點。”李氏聳了聳肩,說道,“雖然具體的我也不懂,但我知道,聽孃的準冇錯。娘既然這樣說了,大大的好處肯定在後麵。”

然後也不管劉氏的表情,加快腳步,朝葉瑜然追了過去。

“大嫂,你說,以後會有什麼好處啊?這好處,不都讓給彆人了嗎?”劉氏說著說著,又改了口,“算了,大嫂,你還是彆說了,反正問你你也不知道。”

柳氏:“……”

——我不知道,那你還問我乾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