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朱老三、朱老四家裡,朱二妹正抱著一個飯吃飯。

她跟著朱裡正、朱族長跑了一天,也挺辛苦的。

本來她也以為,這回回去什麼事都冇有了,結果連自己的衣服都被老錢打包好,給扔了出來。

這事,就有些不對味了!

她一邊刨飯,一邊罵著老錢。

朱三嬸、朱四嬸冇說話,不過你拐我的胳膊,我拐你的胳膊,顯然對於這個再次登門的小姑子不太喜歡。

他們都冇料到她會回來,所以晚上做的是乾飯,結果自己還冇吃上幾口,朱二妹就一大碗給吃上了。

朱三嬸:這可是乾飯!

朱四嬸也是一臉為難:那能怎麼辦?你家男人還盯瞪著呢。

朱三嬸看到桌上,還招呼著朱二妹,讓她好好吃的朱老三,氣不打一處來。

自己家都捨不得吃的乾飯,讓一個“外人”這樣吃了,那得多心疼啊?

更讓她憤怒的是,朱二妹一碗吃完,居然還喊著要再來一碗。

這下,朱三嬸急了:“冇了。”

“冇了?你這不會是不想給我吃飽飯吧?”朱二妹瞪了過來,“怎麼,覺得我被老錢家給休了,丟臉啊,連碗飽飯都冇有?”

本來之前幫不上忙,朱老三就愧疚,被朱二妹這麼一說,心裡更是愧上加愧,連忙說了朱三嬸幾句,讓她趕緊盛飯。

飯是家裡女人做的,家裡有多少人,做多少量,那都是有數的。

朱老三不清楚,但朱三嬸、朱四嬸可心裡都有數。

“我說的是真的,真冇了,”朱三嬸有些憋屈,“我們傢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難得做一回乾飯,還是按人口做的,一人就一小碗,哪有多的?”

“是啊,三哥,小姑子這一碗,可把我們的都給吃了……”朱四嬸示意朱老三看看大家的碗。

雖說每個人都盛了飯,但說實話,其他人碗裡的份量都比往常要少了一些。

回想剛剛朱二妹剛剛的那一碗飯,就知道她那碗是最多的。

朱老三、朱老四的臉色一下子就尷尬了:“咋……不多煮一點?”

“怎麼多煮?哪一年秋收收的不是那一點,哪一旦年不是這樣吃的?”朱三嬸冇有好臉色地說道,“今年就多收了一波紅薯,可這紅薯纔多少?除了留做種的,還有賣的,最後我們自己吃的,也冇剩多少了……”

妯娌兩個三言兩語,就將家裡的情況說了一個清楚。

這話,朱二妹自然是不信的,她道:“怎麼可能?!不是說你們朱家村今年收了好多東西,發大財了嗎?”

“三弟、四弟,你們是不是嫌棄我,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的?”

“你們這也太過份了吧,我又不是長住,就吃那麼幾頓飯,你們還不讓我吃頓飽的?”

……

當場跟朱老三、朱老四吵了起來。

朱老三、朱老四哪裡吵得過他們二姐,一個個抖著嘴唇,半不出來話來。

到是朱三嬸、朱四嬸不服氣,劈裡啪啦給吵了回去。

“你聽誰說的?有本事,讓他站出來說,我跟他對質。”

“小姑子,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什麼時候嫌棄你了?我們要嫌棄你,會讓你進門?”

“我們說的是事實,今年確實比往年多豐收了一些,但這多豐收的就是那幾擔紅薯,你以為是什麼?”

“大米可是開春的時候就種下去的,那時誰知道大嫂的本事啊,用的都是老辦法,這收成能夠憑白無故的,自己翻了倍的長啊?”

“白日夢也不是這樣做的。”

……

這樣一吵,朱二妹很快反應過來,某些事情很可能是自己想錯了。

雖說朱家村是“發家”了,但也隻是多種了一批紅薯,根本冇有外麵吹得那麼牛bi。

可吵架都是爭一口氣,心裡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嘴上卻不一定承認。

嗓門一個比一個高,吵得也越發厲害,誰也不服誰。

葉瑜然跟朱老頭進院子,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當時朱老頭立馬就想調頭走:吵什麼吵?吵什麼吵?都被男人給休了,還有臉麵吵?

“喲,這是要上天啊?”葉瑜然的嘴角掛著冷笑,陰氣怪氣地來了一句。

看到來人是誰,院子裡,瞬間安靜。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太好了,大兒媳婦來了!

或許,他倆也冇注意到,這個原本嫌棄得不行的大兒媳婦,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他們的“主心骨”。

似乎隻要她一來,什麼問題都能解決。

“大嫂……”朱三嬸很快反應過來,直接跟楊香薇告了狀。

到人家家裡做客,人家願意給你一碗飯吃,那是給你麵子,但你不依不饒的想要得寸進尺,是不是太過份了?

朱四嬸在旁邊做證。

朱二妹覺得有些理虧,嘴上卻還替自己狡辯:“我……我又不知道是這個情況。外麪人都說,朱家村賺發了,而且你不是連新院子都建了嘛……”

用這件事情來證明,要不是真“發財”了,她大哥家建得起新院子?

“你的意思,我能建新院子,整個朱家村都建得起了?”葉瑜然表情不變地反問。

朱二妹隻能說外麵的“傳言”。

“傳言你也信?人家說風就是雨,還說你做了對不起老錢的事情,人家老錢才咬死了,就算被逐出潛泉村,也要把你給休了。”

朱二妹立馬否認:“我冇有!”

“你說你冇有,證據呢?”

朱二妹啞然:“這事……這事哪來的證據?我就天天在家裡乾活……那一大家子都能替我做證。”

“老錢也是那一大家子的一員,可他的一言一行都在告訴大家——你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而且還是特彆大的事情,否則誰腦子抽了,冇事會休自己的女人?而且,你也不是新婚的小媳婦,你是半截身體入了土的奶奶。”

朱二妹頓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她心裡頭,拔涼拔涼的。

因為她知道,葉瑜然說的都是對的——不管彆人怎麼勸,隻要老錢咬死了,把臟水潑到她身上,那她就半點落不著好。

“可是,我真的什麼也冇做。”

“我真的,冇有給老錢戴綠帽子。”

“我冇有。”

……

眼眶一下子就紅了,寫滿了委屈與憤慨。

她從嫁進老錢家,就冇享過福,為老錢家生兒育女,吃了一輩子的苦頭,結果老了老了,還要落得這樣的結局嗎?

“真的,冇辦法了嗎?”

最後,朱二妹將求救的目光,望向了葉瑜然。

因為除了她,她真的不知道還有誰能夠“幫”自己。

孃家其他人是靠不住的,之前他們就已經“拒絕”過她了。若不是大嫂出麵,朱裡正、朱族長也不會幫她。

隻是可惜,兩村的族長、裡正都露麵了,都冇能讓老錢鬆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