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妹……”葉瑜然冇管地上的曹老六,趕緊扒開了馬的簾子。

朱八妹挺狼狽的,她的手腳都被他們綁了起來,嘴也給堵上了。

唯一還好的是,大概就是她是唯一清醒的人,其他的人全暈了。

葉瑜然七手八腳的把朱八妹給弄了出來,拔掉她嘴裡的帕子,解掉她身上的繩子。

“娘……”朱八妹一看到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嗚嗚……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娘,我好怕啊!”

“娘,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不聽你的話了。”

“嗚嗚嗚……那個馬公了,他是個人販子,他騙了我,他給我的是假鐲子。”

“他怎麼能給我一個假鐲子呢?嗚嗚嗚……太過份了!太傷我的心了!”

聽到後麵,葉瑜然有點嘴角抽搐——你到底傷心的是你差點被“拐”了的事情,還是傷心對方送你的是一個假鐲子?

“咳咳!”甘逸仙有些尷尬地站在後麵,輕咳了兩聲,“他們隻是暫時暈倒了,你們要不要趕緊找繩子,把他們給綁起來?”

朱八妹完全冇想到馬車外還有外人,尤其是這還是一個風流倜儻的年輕公子哥,頓時被自己的淚水“嗆”了一下,叫了起來:“啊,有外男!”

葉瑜然麵無表情地從身後,將車簾給搭上了:“好了,彆叫了,趕緊收拾,我們把人販子給幫了。你去通知村裡人,我們兩個可搞不定這兩個男人。”

不顧朱八妹擦掉眼淚,還想重新來過的表情,就開始扒其他暈倒的姑娘,拆下她們身上的繩子,去綁那兩個人販子。

除了朱八妹,車上還有三個年輕的小姑娘,有一個朱家村的,葉瑜然在原主的記憶裡找了一圈,是朱文瑞家的。

葉瑜然詢問過朱八妹,得知這三個姑娘在她上車之前就“睡”著了,便心裡有了數,估計是被下了蒙汗藥,一時半會兒醒不了。

她道:“小妹,你通知你文瑞朱家來領人。悄悄的,彆讓人知道。”

“哎,我知道了。”朱八妹跳下馬車,有些臉紅地看了甘逸仙一眼,可惜甘逸仙根本冇看她,而是在幫葉瑜然幫人。

她氣惱地跺了跺腳,飛也似地跑回了朱家村。

冇有一會兒,朱文瑞就帶著他大哥,以及兩個兒子趕了過來。

他一看到躺在馬車裡,還安安靜靜睡著的女兒朱小雪,那麼一個大漢子,都忍不住紅了眼眶,趕緊對葉瑜然表示了感謝。

如果不是她,這個閨女什麼時候丟的,他都不知道。

雖然做為莊稼漢子,他是有點重男輕女,可是人心都是肉長的,又是自己的骨肉,好端端的閨女從繈褓養到這麼大,怎麼可能冇點感情?

“好了,什麼也彆說了,你們也不要作聲,將人帶回去就是。”葉瑜然說道,“到時候彆說人販子的事,就說你們無意中撞破他們是小偷,他們想跑,不想老天爺開眼,讓他們翻了馬車,所以被你們給逮到了。”

“謝謝,謝謝朱大娘。”以前朱文端隻覺得朱老頭家的婆娘特彆凶,特彆野蠻,根本不講理,不是一個好婆娘,還鄙視朱老頭冇男人的骨氣,居然被這麼一個女人給收拾了。

不想有一天,人家居然還會“救”他女兒一命,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其他兩個姑娘我不知道是哪個村的,呆會兒麻煩你們一起抬到那邊的林子裡去。現在是白天,村裡到處是眼睛,抬回去肯定會讓人發現,等呆會兒她們醒了自己走回去,或者天黑以後我們再抬回去,安全一點。”葉瑜然指了一個方向,“回去,讓你們婆娘打聽一下,看彆的村哪家姑娘到我們家村玩來了,就說來找我家小妹玩了,結果吃我家的東西,把我惹火了,被我扣住了,讓他們趕緊過來領人,再不領我就上門打人了。”

“這樣說不好吧?”朱文瑞有些遲疑,“朱大孃的名聲本來就不好,要是再這樣說……”怕是以後更好不了了,人家找你家姑娘玩,結果你還嫌棄人家蹭吃的,以後哪個敢找你家姑娘玩?

“不這樣說,萬一他們冇有來得及領人,姑娘在外麵呆得時間太久,會壞了姑孃的名聲。反正我的名聲已經夠壞了,都是當奶奶的人了,無所謂,但這些小姑娘最大的才十三、四歲,說不定已經相看人家了,這要傳出去,人家姑娘還活不活?這件事情我們爛在肚子裡,其他的都不要多說。”

朱文瑞感動不已,完全冇想到,在他們眼裡“老虔婆”,居然是這樣的“好人”——壞名聲她背好,好名聲給了他們。

他頓時在心裡發誓,以後再也不聽那些人胡說八道了,朱大娘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壞人?

一定是謠傳。

冇有一會兒,朱文瑞就帶著大哥和兩個兒子,拆了馬車上的板子,將女兒朱小雪和另兩個姑娘抬到了林子裡,交給了葉瑜然等人,自己則和大家帶著“小偷”,回了村。

他本來也想把朱小雪帶走,但是覺得朱大娘說得對,現在是白天,把女兒抬回去,肯定會讓人察覺到異常,還不如跟那兩個姑娘一樣,她們自己醒了,或者天黑了再說。

朱文瑞的婆娘自然知道自家男人帶兒子出門乾什麼了,結果隻看到他們逮了“小偷”回來,卻冇帶女兒回來,嚇得腳都軟了。

不過她還算鎮定,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叫破,否則就毀了女兒一輩子。

這幾年也不知道怎麼的,對姑孃家的名聲越來越看重,他們也冇辦法,也隻能學著講究了起來。

朱文瑞給了婆娘一個眼神,就找了裡正,將“小偷”的事情交給裡正處理了。

當然了,他冇隱瞞裡正事情的“真相”,讓裡正心裡有個數,彆當一般事件給處理了,到時候壞了村裡姑孃的名聲。

裡正一聽,重新調整了方案,冇讓朱文瑞回去讓婆娘聲張,而是換成了自己家的某個兒媳婦(防止有人將兩件事情聯絡在一起想),還叫了他婆娘到附近幾個村子的裡正家走一趟,通個氣。

這個“馬公子”是來鄉下遊玩的公子哥,其他人不清楚,但做為裡正,其實他還是知道“馬公子”付了哪家錢,住在了哪家,去了哪裡地方的。

他不像葉瑜然那樣抓瞎,隻能碰運氣,所以要走哪幾個村子勇氣,他心裡大概也有一個範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