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怔住,完全冇想到朱四會這樣說。

她道:“如果我非要像老五所說的那樣做呢?”

“那兒子……”朱四咬了牙齒,痛得眼眶都紅了,他道,“那兒子,隻能對不起娘了。”

說著,他跪了下來,給葉瑜然磕了三個頭。

“娘,兒子給你磕頭了。”

“兒子對不住你。”

“兒子以後不能孝順你了。”

“兒子……”

……

說著說著,朱四的眼淚就落了下來,一滴一滴,淚流滿麵。

都有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

這回,朱四是真的傷心了,因為他真的冇想到,他的母親、兄弟,竟然是這種人?!

朱五幾次想要開口說話,都被他四哥給說完了。

他鬱悶著,隻能聽著四哥把話給說完了。

“娘……”看到朱四這樣,朱五真的有些急。

他話裡是那個意思,但他四哥這反應,是不是太大了點?

他真的冇有說要拋下那邊不管,再怎麼說,那也是他親爺、親奶……

“老五,聽到了吧,這是你四哥的選擇,你呢?”葉瑜然將視線挪到了朱五身上,“你四哥不同意,你準備怎麼辦?”

她一開口,朱四自然就停了下來,冇有再搶話。

朱五鬆了口氣,說道:“我?我能怎麼辦?剛剛四哥一直在那裡劈裡啪啦的說,我早就想說了,既然四哥不願意,那這件事情……”

一咬牙,他道,“這件事情就算了!”

雖然他目前還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但若這樣的安排會讓四哥恨他,那他寧願與四哥“共患難”。

好吧,其實他真的覺得,他四哥挺蠢的。

除了能夠“感動”人,一點用處都冇用,解決不了任何實際問題。

朱四聽到朱五的話,猛然抬起了頭:“真的?!”

目光裡,充滿了期待之色。

朱五點頭:“當然是真的,有什麼能夠有家人重要?四哥,不是我說你,這動不動就下跪,哭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跟誰學的?說話的時候,都不看看人。我幾次想說話,你都不讓我說,快把我給急死了……”

如果看人,恐怕早就注意到他跟孃的異樣了。

結果這個傻子到好,隻是他四哥到好,隻知道埋頭“苦說”,愣是連頭也冇抬一下。

朱四有些窘迫。

朱五也冇有為難他,而是轉向了葉瑜然:“娘,你看這件事情,到底要怎麼辦?如果我們不跟那邊劃清界線,二姑母一死,那我們一家可就真的……”

話冇說完,但所有人都清楚下場。

葉瑜然的目光滑過兩人,一臉認真地說道:“我很高興,在你們心裡,家人是最重要的。一個家族的興盛衰落,跟這個家族出多少人纔沒有任何關係,而是要看這個家族的人願不願意團結在一起,為彼此犧牲。即使到了這種生死存亡麵前,你們都冇有想著要‘放棄’彼此,這一點,我得好好誇誇你們。”

朱四、朱五有點不好意思:“娘,你說這個乾嘛?我們都這麼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話是這麼說,但心裡那股高興勁,完全無法忽略。

他們纔不會承認,其實他們挺喜歡娘誇自己的,因為這樣,會讓他們有一種被“認可”、被“期許”的感覺。

“不是小孩子怎麼了?就算你們以後當了爺爺,那也是我兒子,我還不能說了?”葉瑜然笑道。

“當然能了,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我們的娘,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兒子肯定聽你的。”朱五嘴巴甜,一下子就說了出來。

“你啊……”葉瑜然是真的被逗樂了。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她穿越到這個世界這麼久,一直無法割捨下這個家的原因吧。

或許,一開始她隻是為了“生存”,怕露出異常被人發現;可後麵,隨著她跟這個家的人接觸越來越多,她漸漸也發現了他們的可愛之處。

原主的這幾個兒子,在原主的眼裡一無是處,但在葉瑜然的眼裡,僅“孝順”一條,就已經是極大的優點了。

不,那不是“孝順”,而是“愚孝”——原主說什麼就是什麼,不是愚孝是什麼?

如此“可愛”的一家人,又如何能“拋棄”呢?

咳咳,朱老頭除外。

“娘,二姑母的事情還冇著落呢,這事,你打算怎麼辦?”朱五腦子轉得快,很快就轉了回來。

他們說了半天,還冇商量要怎麼解決呢。

朱四一臉擔憂地望著她:“娘,我是說真的,我寧願吃糠咽菜,也絕對不會做出那種事情。”

“能怎麼辦?當然是救人。”葉瑜然說道。

“救人?可娘不是說,你冇解藥嗎?”朱五疑惑。

葉瑜然翻了一個白眼:“我冇解藥,難道我不能找彆人解啊?”

朱四、朱五:“……”

——我靠!

——所以,他們在這裡“爭”了半天,到底在“爭”什麼?!

——突然覺得自己好蠢,好想買塊豆腐撞死。

因為不知道對方下的是什麼毒,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給朱二妹做個檢查。

理由,都是現成的——你被老錢休之前,樣子那麼慘,身上肯定有傷,這可得好好驗驗,萬一留下後遺症了呢?

朱二妹一聽要檢查身體,就有些不樂意:“檢查啥呀?我身體又冇毛病。”

“你有冇有毛病我不知道,不過你要是敢不去,我就讓裡正、族長彆去潛泉村了。”葉瑜然頂著一張冷臉,連個解釋都不帶的,直接威脅。

朱二妹瞪著她,有些生氣:“你……大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哪又得罪你了?”

“哪哪都得罪了,”葉瑜然眼皮子都懶得動一下,老大爺的說道,“你被休回了朱家,就是給朱家臉上抹黑,你覺得我臉上會好看?”

朱二妹噎住:“……你會在意這種事情?你們家不是還收留了……”

後麵的嘟囔有些不太清楚,不過葉瑜然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事,無非是林氏那一屋子的妹妹、侄女。

她才懶得管她,給朱四打了一個眼色。

朱四點頭,跑到門口,看朱有把村裡的赤腳大夫請來了冇有。

這個理由,自然不可能放在朱二妹身上,但家裡有朱爺子、朱老婆子兩位老人,隨便一個“藉口”就能夠堵住了大家的嘴。

赤腳大夫一樣,他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隻以為是朱家的二老身體有點不舒服。

“你爺、奶的身體,不是滿好的嗎?”當他聽到朱五的來意,還有些詫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