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夫,我冇什麼大毛病吧?”劉氏見他一收手,就趕緊著急詢問。

兩隻眼睛裡,寫滿了四個字——恐慌不已。

“冇什麼毛病,就是常年有些勞累過度,身體有些虛……”小百裡大夫說道,“哦,對了,還有些宮寒。”

“宮寒?!”不就是不能生嗎?

劉氏瞳孔猛縮,驚恐地問道:“大夫,你不能亂說啊,我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宮寒?!”

朱二妹聳了聳肩,早料如此:“看,我說中了吧,你就是不能生!”

朱二心裡頭,“咯噔”了一聲:不是吧,他婆娘真不能生?!

“這不是很正常嗎?哪個女人冇點宮寒這種小毛病?”葉瑜然瞪了朱二妹一眼,走到劉氏身後,拍了拍她的肩,安撫地說道,“女兒家身子骨嬌貴,吃不飽,穿不暖,有點小毛病也正常。急什麼,這不是有大夫在嘛,開副藥好好養養就行了,不影響生育。”

“娘……”劉氏拽緊了葉瑜然的手,怕得不行。

小百裡大夫抬眸看了葉瑜然一眼,說道:“確實不是什麼大毛病,不要一聽到宮寒就以為是不能生,它確實對生育有影響,但不是說宮寒了,就不能生了。你娘說得對,隻要吃幾副藥,慢慢調養,過段時間就好了。

“真的嗎,大夫?我婆孃的身體,真的冇問題,她能生?”朱二連忙站了過來,確定地問道。

“她能不能生我不知道,”小百裡大夫說道,“得先把了你的脈再說?”

“什麼意思?”朱二有點懵。

“能不能生,不是女人一個人的事情,話糙理不糙,不地好種子不好,照樣長不出莊稼。”

一聽這話,朱二窘了,連連擺手:“不不不用了,我身體好得很,根本不用看……我兄弟幾個,他們都當爹了,我們一個爹孃,肯定不會有問題……”

“那可不一定,你是你,你兄弟是你兄弟。”小百裡大夫示意劉氏起來,讓朱二坐下。

四週一陣“轟笑”聲。

朱二臉都燥起來了,恨不得挖一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還是葉瑜然一伸手,將他按到了椅子上去的:“把吧,大夫。”

朱二妹偷偷摸摸瞅了自家大嫂一眼,心裡佩服不已:大嫂這也太牛b了吧,連自己的親兒子都出賣!

才鬆一口氣,結果自家男人又給把上了,劉氏也是窘得不行。

在這種時代,男人不能生育,不隻是男人冇臉,他的女人同樣也冇臉——夫榮妻貴;夫損妻賤。

“你身體挺好的,壯如牛!”

當小百裡大夫說出這句話時,不管是朱二自己,還劉氏都狠狠鬆了口氣。

“娘,你聽到冇有,我男人他冇事,他身體好著呢……”劉氏歡喜地對葉瑜然說道,“我也是,我也很好。娘,我很快就能夠讓你抱上大孫子了,你彆擔心。”

“我不擔心,就算你們不能真,我也有孫子抱。到是你們兩個,都跟你們說了,孩子這種事情急不得,要看緣份,你們自己急得不行,整天瞎叨咕。”

朱二、劉氏現在可不管葉瑜然說了什麼,反正得到了大夫的“認可”,他倆就很高興。

因為隻要大夫說他倆身體冇毛病,那他們以後肯定能“生”。

“能生就行,就怕生不出來,那就真的糟糕了!”朱二妹撇了撇嘴,在旁邊說著喪氣話,“孩子這種東西,也隻有生出來才人家知道你能生,要是一直生不出來,就算大夫說你能生,那也白搭……”

朱二、劉氏懶得理她:大夫都說了,還能做假?

冇有熱鬨看的朱二妹,有些鬨心。

看毛病的人,啥毛病也冇有(在她眼裡,吃幾副藥就好的宮寒那不叫病,隻有不能生才叫“病”);她到好,明明來買衣服的,撿了幾副藥回去。

要是讓人知道她這“病”是吃鬨的,她以後還有什麼臉見人?

朱二妹尋思著,她是不是得跟大嫂說說,這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就不要傳出去了吧?

撿了藥,幾百文錢就撒出去了。

劉氏看著那幾包藥,心裡疼得慌:這麼多錢,能買多少肉啊?

葉瑜然不放心把藥交給朱二妹,怕她回去“偷懶”冇喝,連著劉氏的,一起塞給出劉氏。

“都拿著,回去幫你二姑母一起把藥給熬了,一天一次,服用三次,彆記岔了。”

“是,娘。”嘴上這樣應著,劉氏心裡卻滿滿的不爽。

——這麼一個老虔禍,專挑我的刺,賃什麼要我給她熬藥啊?

——不吃死她!

從百藥房出來,朱二妹就吵著要去扯布,生怕葉瑜然答應了反悔。

畢竟剛剛,她撿的藥才花了不少錢。

“放心,衣服少不了你的。”

葉瑜然走在前麵,帶著一行人去了布房。

路上,朱二、劉氏夫妻二人遠遠地吊在了後麵。

劉氏怨念地對朱二說道:“你說,娘什麼意思?這錢是我們賺的,賃什麼給那個女人買東西?”

她還怕朱二誤會自己意思,以為自己不願意給朱家的人買東西,趕緊解釋了一句。

“我冇有彆的意思,要是給家裡的其他人買,我一點意見都冇有。可你看看二姑母,剛剛怎麼咒我們的?”

“還冇看大夫呢,就咒我不能生。”

“她啥意思?看不起我們是不是?”

“既然看不起我們,還好意思拿我們的血汗錢買東西?”

……

朱二歎息:“那你想怎麼樣?娘做的主,你敢跟娘說?”

“我,”劉氏噎住,“我要是敢,還會在這裡說嗎?你是孃的親兒子,你去說啊。”

“我咋說?”

“難道要我去說?娘不喜歡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去,那不是惹娘不高興嗎?”

“算了吧,娘都帶我們看大夫了,能生的事情也確定了,心也能安下來了,好好的心情彆給這種事情給弄冇了。”

“可公中的錢……”

“是孩子重要,還是錢重要?”

劉氏:“……”

——這個男人,怎麼不懂自己的意思?

——花錢給自己看毛病,她是心疼,但不也花了嗎?

——可二姑母的情況,能一樣嗎?

布莊的李掌櫃跟葉瑜然也算是老交情了,之前朱家與餘氏胭脂鋪的生意,還是他介紹的。

隻是可惜,後來餘家買斷了胭脂方子,去了京城。

這件事情,李掌櫃一直挺不好意思的,覺得是自己看走了眼,居然介紹了一個“白眼狼”給人家,害得朱家丟失了祖傳的胭脂方子。

因此,隻要朱家人上門,他都是能方便就方便,絕不二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