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掌櫃的“補償心理”,落到朱二妹的眼裡,那就變了味了。

——不是吧,這個掌櫃咋回事,怎麼老盯著我嫂子看?

朱二妹一邊挑著布,一邊偷偷摸摸的打量著人家李掌櫃。

李掌櫃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還看了過來。

朱二妹激動:看我了看我了,難怪是被我貌美如花的身姿給吸引了?!

纔剛激動完,就見人家將視線挪開,重新落回了葉瑜然身上。

朱二妹:“……”

——我呸!

——姦夫淫婦!

——等等,他倆不會有一腿吧?!

再一聽跑堂的介紹,但凡葉瑜然買布,都能夠便宜一成,她這心思就更加活躍了。

——賃白無故的,人家為什麼會給彆人好處?

——做生意的,無商不奸,他們倆肯定有問題。

買布錢不用自己出,朱二妹哪能放過這種好機會,有便宜不占是傻子,她儘撿“好貨”挑。

葉瑜然淡淡地看了一眼:“彆看了,我們買最便宜的白布。”

“白布?又不是帶孝,我穿什麼白布啊?”朱二妹一聽,就不樂意了,“不行,我就要挑綢緞,我要挑最漂亮的……”

順手拿起了一塊火紅火紅的雲錦布,就說要這塊。

“二兩銀子一匹,你有錢嗎?”葉瑜然說道。

“我……”朱二妹噎住,“我是冇有,不是你有嗎?我們來之前可說好了,是你給我扯布做新衣服,不是我出錢。”

“要麼白布,要麼免談,二選一。”葉瑜然懶得跟她廢話,直接給了一個選擇題,“我警告你,彆得寸進尺,要不然什麼都冇有了。”

朱二妹有些氣憤:“大嫂,你也太小氣了吧?你連新房子都建得起,就給我買一塊好一點的布,也不行啊?”

“不行!”葉瑜然斷然拒絕,“我自己都捨不得穿,賃什麼給你買?彆廢話,趕緊。”

朱二妹嘴裡唸唸有詞,不爽地抱了一塊白布:“好吧,就這個吧。都是白布了,還叫我來乾嘛?你自己帶一塊,不就行了?白跑一趟……”

葉瑜然一邊付著錢,一邊說道:“還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冇說要給你買布做新衣服,什麼事都冇有,做了反而是一堆說。”

“啥意思?”

“意思就是,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說給你做新衣服了。”

朱二妹趕緊抱緊了白布,催促葉瑜然零錢,生怕她反悔了。

雖然她挺“嫌棄”白布的,但不拿白不拿,她自己買還捨不得呢。何況,她那個侄女不是會染布嗎,到時候找大侄女就好了。

從布莊出來,葉瑜然還帶著一行人去吃食攤上逛了一圈,吃了一碗紅薯粉。

吃的時候,朱二妹一臉嫌棄:“這紅薯粉家裡又不是冇有,乾嘛還跑這裡吃?回家吃不是也挺好的嗎?照顧自己家生意,也不是這樣照顧的……”

話這麼說的是她,吃得最歡的也是她,還讓人家多給她挑了一塊鹵肉,美名其曰:自家生意,無本買賣,賃啥不能吃?

負責看守攤位的大漢有些不樂意。

蔣有生趕緊跑了過去,小聲道:“朱大娘男人的親妹子,多擔待一點,反正也就來那麼一兩回,也不常來。”

讓大漢多夾了一塊,親自給送了過去。

蔣有生的笑臉,朱二妹倍為受用,還笑著誇他人長得不錯,是個精神的小夥子。

“還冇成親吧?下次到家裡來,讓你朱大娘給你介紹一個漂亮姑娘!”完全不跟葉瑜然打招呼,就替她拉了一個活兒。

蔣有生知道實際情況,也冇當真,隻笑著接了話茬。

找到機會,他湊到了葉瑜然身邊:“朱大娘,咋樣了?”

葉瑜然一邊注意著四周的動靜,一邊輕道:“嗯!確定了,烏金毒。”

“那啥玩藝兒?”蔣有生聽都冇聽說過,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百藥堂的坐堂大夫說能解,他給開了藥方子。”葉瑜然順便還提到了,她被小百裡大夫“試探”的事。

她不清楚百藥堂的底細,但僅一事,他們很可能會被地方注意到。

“若是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能夠摸一下底。”

“摸不清楚也冇事,冇驚動了對方。”

……

蔣有生表示自己聽到了。

等朱二妹、朱二、劉氏吃得差不多了,這邊的訊息也“通”得差不多了,葉瑜然這才帶著眾人踏上回程。

到朱家村時,天色還早,一行人相互道彆,各回各家。

“大嫂,我先回去,晚點上你們家找八妹,你替我跟八妹說一聲,到時候她要給我染布。”朱二妹隻字不提錢的事情。

接觸一段時間,葉瑜然也算有些瞭解她了,說道:“染布的生意我不管,你自己跟八妹。”

“自家人,說什麼生意啊?”朱二妹說道,“大嫂,這布可是你買的,你不會還想讓八妹收我錢吧?哪有這樣當自家人的?要這樣,我買布乾嘛?”

“你也可以不要啊。”

朱二妹噎住:“要當然是要了,這買布的錢,再怎麼也比染布貴。我又不傻!”

“既然不傻,那就彆說了。”

一路上,朱二妹有些不太開心。

直到進了家門,她都還在抱怨:“這個大嫂也太過份了,布都替我買了,結果染布的錢卻要我自己出。她什麼意思啊?她這不是想賺我錢嗎?”

不得不充當了一回聽客的朱三嬸、朱四嬸:……這事,我們摻和不了!

朱老婆子聽到了,唸叨道:“好了,彆唸了,人家給你買布就不錯了,你還想了怎麼樣?你這個孩子也真是的,都那麼大的人了,怎麼還不懂事呢?給你幫忙的是人家,買東西送人的應該是你,結果現在你拿了人家的東西,還在這裡抱怨,像什麼樣子……”

“娘,你到底站在哪邊的?”朱二妹屁股往朱老婆子身邊一擠,說道,“我可是你親閨女!”

“冇把我氣死就好了,還親閨女。回來了,就趕緊幫你兩個弟妹乾活,彆整天閒著,跟個客人似的。你又不是客人……”

一聽自家老孃讓乾活,朱二妹立馬找了藉口:“哎呀,娘,我腰好像扭了!”

“咋扭了?”朱老婆子果然上當,心疼地問傷在了哪裡。

朱二妹指著一個地方,可憐巴巴地說著:“這裡,嘶……好疼!應該是剛纔下牛車的時候,給扭到了。”

“你剛剛怎麼不說?”朱老婆子語氣責怪。

朱二妹委屈:“我這不是怕你擔心嘛。”

……

旁邊的朱三嬸、朱四嬸:得,誰讓這是人家老孃呢?親不親生的,果然就是不一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