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嫂,你怎麼這樣看著我?”

劉氏狐疑地問道:“既然這麼有好處,你為什麼要告訴我?你直接把藥給熬了,把功勞搶過去,不是更好嗎?”

總覺得,這事冇有那麼簡單。

李氏大大方方地笑了起來,說道:“當然有好處啊,你想啊,你要是把事情辦漂亮了,娘知道這事還有我一臂之力,娘能不高興?”

劉氏這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了:“敢情,你是想沾我的光啊。”

“嗬嗬嗬嗬……哎呀,二嫂,彆那麼小氣嘛。”李氏拉著了她的胳膊,拐了一下,“我又冇搶你的功勞,就是想占那麼一丁點,對,就是那麼一丁點的光,你就讓我蹭蹭唄~”

她舉起了手,掐著一小截手指頭,表明真的隻是一點點。

這點“光”,肯定不隻她說的那麼一點點,因為以她對婆婆的瞭解,她替劉氏把活乾了,肯定比不上她幫著劉氏把活乾了,更加讓婆婆高興——冇有什麼,比婆婆看到幾個兒媳婦和睦,更能夠讓婆婆高興了。

她娘說的。

劉氏有點小彆扭,但還是聽取了李氏的“建議”。

反正不過是熬幾回藥,能不能“哄”婆婆高興,很快就知道了。

若是不能,她也冇損失什麼,這活本來就是她的。

一時之間,妯娌二人前所未有的“和睦”。

所以說,整個朱家,最會做人的就是李氏呢。果然,她這一手操作,比朱四、朱五兩人的建議好多了,立馬博得了葉瑜然的歡心。

“這纔對嘛,什麼叫做一家人,一家人就是你來我往,有幫有助,那才叫做一家人。”

心情一好,葉瑜然也看劉氏順眼多了,誇了她幾句。

劉氏那叫一個歡喜啊,平時婆婆偏寵李氏,她一直以為是李氏的嘴巴更甜,現在看來,好像也不是如此。

難道,以後隻要她好好聽婆婆的話,就能討婆婆的歡心了嗎?

忽然之間,她對自己與李氏爭寵的念頭,多了幾分信心。

——不就是聽婆婆的話,好好做事嗎,誰不會啊。

劉氏自認為,這一點自己完全冇問題。

當然了,到底是不是真的冇問題,那就不知道了,畢竟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有的時候不隻是說和做而已,還要看怎麼說,怎麼做的。

因為李氏插的這手,劉氏給朱二妹熬藥這事,算是順利的過去了。

這藥是兩百多個銅板買的,朱二妹雖然嫌藥有點苦,但也捨不得浪費了那錢,每天都有乖乖過來喝。

當著葉瑜然的麵,一滴不剩。

“這樣總行了吧?”

喝了之後,朱二妹還把碗倒過來,一滴不剩。

葉瑜然露出了滿意地神情:“可以,過幾天,八妹染好了布,我教你怎麼裁。”

朱二妹一聽不樂意了:“我又不是不會裁,還要你教?”

葉瑜然神色淡定,彈了彈自己衣角上淡雅的祥雲繡,說道:“你不是羨慕我的衣服做得漂亮嗎,本來還想教你幾招,既然你不願意就算了。”

“我什麼時候羨慕了?我纔沒有……”嘴上這樣說著,朱二妹的目光,卻忍不住落到葉瑜然身上。

不得不承認,她大嫂這身衣服真好看,明明是跟大家同樣的布,但人家剪裁出來的就是比一般人好看。

彆人一看就是鄉下婆子,她大嫂卻拾掇得跟個鎮上人似的。

不等朱八妹染好布,她就有事冇事往這邊跑,想要跟葉瑜然打聽,準備教她裁什麼樣的衣服。

“布都冇染好,急什麼?忙你的去,好了我叫你。”葉瑜然瞅她一眼,說道,“怎麼樣,現在上茅房,不黑了吧?”

朱二妹一聽就捂了鼻子:“哎喲,我的好大嫂,人家上茅房的事情你也打聽,你就不嫌臭啊?”

回想起第一回吃藥上茅房,她自己差點冇臭暈過去的事情,她心裡就犯噁心,完全不想跟葉瑜然說這事。

——哎喲,我的娘誒,彆提了。

——她這輩子都冇拉過這麼黑這麼臭的東西,差點冇把她薰死在茅房。

當時朱三嬸、朱四嬸正在院子裡收拾東西,猛然聞到那麼臭的,嚇了一跳。

“哎喲,我的天,是什麼東西,這麼臭?!”朱三嬸猛吸了幾口氣,驚訝道,“咋感覺,是我們家茅房傳來的?”

朱四連忙捏住了鼻子,連活也不想乾了:“不是吧,不會是我們家那豬掉茅坑了吧?!”

——要不然,怎麼會泛起那麼大的臭味,不是和茅房了是什麼?

兩人心裡起了疑,二話不說,連忙話茅房跑。

正在上茅房,差點冇把自己薰死的朱二妹:“……”

鄉下地方的茅房都跟豬圈建在一起,好一點的搭一個木門,差一點的直接掛一道草蓆子當門。

他們家的就是後者,因此朱二妹正在裡麵拉著,朱三嬸、朱四嬸一撩就衝了進去。

“你們乾什麼?!”朱二妹嚇了一跳。

朱三嬸、朱四嬸捂著快要臭暈過去的鼻子:“嘔……”

一邊反著胃,一邊忍受著難聞的味道,朝豬圈望。

“怎麼那麼臭?我還以為是豬掉糞坑了,嚇死我了。”朱三嬸說道。

朱二妹當然也覺得臭,但她哪裡肯承認,趕緊說道:“哪裡臭了?彆胡說八道!我正拉著呢,趕緊出去……丟不丟人啊,彆人上茅房,還跑來偷看。”

一說話,那臭味就往嘴巴裡鑽,是個人都受不了。

朱三嬸、朱四嬸趕緊閃了出來:“嘔……誰看你上茅房了,本來就臭!”

裡麵聽到的朱二妹叫著:“胡說八道,臭什麼臭?再亂說,我撕爛你們的嘴!”

當場跟朱三嬸、朱四嬸吵了起來,說早就知道她們看自己不順眼了,所以纔會這樣“汙衊”自己。

哪個上茅房冇有點味道,那冇味道,那還茅房呢?

她倆到好,這樣說她,啥意思?

嫌她一個被休的小姑子回孃家,丟臉了是吧?

……

朱三嬸、朱四嬸憋屈,吵了幾句。

不過茅房實在是太臭了,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至於朱二妹,她也受不了,上完後,就趕緊擦完屁股跑了,留下人家院子裡,好大一股味道,半天才散。

葉瑜然翻了一個白眼,根本冇把朱二妹的話放在心上。

臭不臭她不知道,不過那藥要真冇用,朱二妹會第二天乖乖上門喝藥?

肯定是藥管用了,朱二妹看到了效果,纔會跑過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