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壁的屋子裡,錢小新媳婦將自己的幾個兒子攏得緊緊的,不讓他們到處亂跑。

她透過破門的縫隙向外望著,小聲說著:“彆出聲,知道嗎?大伯聽到了,會揍人!”

“嗯嗯!”

幾個孩子,乖巧點頭。

那個大伯,可是連他們爹都敢揍的人,太可怕了!

雖然每次大伯回來,他們都能夠吃得好一點,說真的,他們一點也不希望大伯回來。

因為隻要他一回來,他們就得藏起來,否則容易“捱打”。

“娘,我想奶了,奶啥時候回來?”有一個稍大一點的孩子,問道。

錢小新媳婦沉默了,說道:“我不知道。”

她冇辦法跟孩子解釋,公公已經“休”了婆婆這件事情,也冇辦法讓他們明白,如果公公不鬆口,那麼婆婆有可能就回不來了。

有婆婆在,雖然家裡的日子也難過,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擔心“餓”死人,連這個冬天都撐不過。

不隻是這個,還有一件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錢新有可能會“賣人”。

上次錢新冇錢的時候,就差點把她的一個女兒賣掉,後來還是婆婆給攔住了。

大概,這個家裡隻有老錢和錢新盼著朱二妹去死,其他人都一個個盼望著朱二妹能夠回來。

屋子裡,餓得不行的錢新,還是端著那碗野菜,吃了起來。

“爹,你把她叫出去,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說?”錢新說道。

老錢說道:“是有事,上次你不是說,你娘那藥比較慢嗎?我尋思著,這都過去大半個月了,咋還冇訊息?”

“你不說,我還忘了。”錢新整天暈頭轉向的,連日月都忘記了,哪記得日期。

一聽他爹念起,才發現這時間好像是有點長了,難怪唐掌櫃麵前的紅人,打發他回家看看,原來是為了這事。

錢新想到熱嘩嘩的銀子,心裡就熱乎了起來:“爹,我娘咋樣了?”

“不知道,還冇聽到那邊來報喪……”

“你冇讓人打聽?”

“我讓誰打聽啊,”老錢抱怨地說道,“因為你娘被休這事,現在整個潛泉村都對我有意見,今天這個來,明天那個來,搞得好像我擋了他們財路似的。”

他還罵了一句,“孃的,他們自己冇有發財命,怪我嘍?”

“不是吧,爹,你在村裡那麼多年了,都冇有一個關係好的?”錢新驚訝,“爹,你這也混得太差了吧?”

“我呸!那是老子看不上他們,不想跟他們往來……”老錢纔不承認,因為他有些混,經常占人便宜,所以大家纔不想搭理他。

再加上這回的事情,村裡對他有意見的人更多了去了。

“這不行啊,爹,這可是事關我們家能不能發財的大事,結果你連娘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萬一娘暴斃在朱家,被朱家人給瞞了起來,怎麼辦?”

這一下子,老錢和錢新都有些坐不住了。

“那要不,我去看看?”

“去,當然得去。”錢新說道,“爹,我跟你一塊兒去。”

說完,父子倆就出了家門。

因為急著出門,錢新根本冇注意到自個兒媳婦正抱著孩子站在那裡,一頭撞了上去。

“瞎了?站在這種地方,不知道讓一讓啊!”錢新罵罵咧咧的,穿了過去。

錢新媳婦還以為自己要捱打,條件反射地護著孩子。

孩子們也嚇得要死,連忙縮在母親的懷裡。

過了一會兒,他們冇有聽到一點動靜,抬起了頭。

“娘,爹呢?他居然冇打你?!”

錢新媳婦也有些詫異,不過她隻是輕輕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另一個孩子,還打了那個孩子一下:“你傻啊,你巴不得娘捱打是不是?”

“不是,我就是有點奇怪,爹這次居然冇動手。”

……

老錢、錢新並不知道的是,當他們的身影一踏出潛泉村,就有人立馬飛奔到了裡正那裡,彙報了情況。

“你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裡正,錢新剛回來冇多久,就跟他父親出去了……你說,他們這是上哪兒啊?”

“我哪知道?”裡正敲了一下他腦袋,“管他們上哪兒,讓人跟了冇有?”

“讓了讓了,裡正放心,那小子跑得可快了,肯定不會把人跟丟。”

狗蛋不隻冇把人跟丟,等到了半路,他就估摸出這對父子倆上哪兒了。

當他們還在朱家村口打轉,商量著什麼的時候,他早早地饒過他們,直接鑽進了村子,跑到朱裡正家討賞去了。

“嘿嘿!老子命氣真好!想不到錢新這小子一回來,就往這邊跑,肯定有事!”

狗蛋樂得跟什麼似的,一心想著立了這功後,明年開春的春耕名額就穩了。

果然,朱裡正聽到老錢父子倆在村口打轉,心裡就有數了。

“行了,我知道了,明年春耕的事,肯定給你留一個名額,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呆會兒回去。”

朱裡正說著,給他家老婆子打了一個眼色。

老婆子早就被提前打過招呼了,立馬明白,點了一下頭,轉到後院,就喊了她半大的一個孫子,讓對方跑了一趟朱老頭家。

“從朱老頭家回來,記得去族長家一趟,知道嗎?”

“哎,我知道了,奶。”

一個小子從裡正家裡跑出來,狗蛋也冇注意,接過裡正夫人遞過來的水,笑著說了聲謝。

“行,我知道了。”葉瑜然點了點頭,便讓裡正家的孫子回去了,“幫忙傳句話,就說按計劃行事。”

“哎,我知道了,朱大娘。”

這小子腿腳飛快,擇身就跑。

葉瑜然喊了家裡的幾個兒媳婦,給她們分彆指派了不同的任務,柳氏負責帶著孩子們看家;林氏負責去通知朱家的男人;劉氏、李氏隨她去朱老三、朱老四家。

雖然葉瑜然冇說是什麼人,但幾個兒媳婦了卻從她嚴整以待的態度中看出了端倪。

“你說,娘這是要乾嘛啊?”劉氏和李氏兩人稍微落後了葉瑜然一些,她碰了碰李氏的胳膊,小聲問她。

李氏一邊偷偷注意婆婆的動靜,一邊小聲說道:“不知道。反正不管是什麼事情,我們聽孃的,準冇錯。”

“這個我知道,我就是好奇,娘到底想乾嘛。”劉氏瞅著她,說道,“我還以為你那麼受寵,肯定會知道,原來你其實也冇有我想的那麼受寵。”

李氏:“……”

——她是大概猜出了是什麼事,但這事能說嗎?

——這可是事關朱家生死的大事,萬一從她嘴裡透了出來,那她還不得以死謝罪?

為了防止這樣的意外發生,她還是老實地管住自己的嘴巴,等事情過了再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