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你想下大牢?”錢新嚥了咽口水,趕緊將早就組織好的語言給說了出來,“我告訴你啊,老虔婆,家裡有罪人,祖宗三代不能科舉。不過是一個吃食方子罷了,難道你想毀了你家那個傻子?”

“看來,你來之前,功課到做得挺足的啊。”葉瑜然感歎,“你娘躺在這裡這麼久,是死是活你都不關心一下,開口就威脅我,想要我拿出方子,你這不會是早有預謀的吧?”

“什麼預謀?彆胡說!”錢新心頭一跳,矢口否認。

老錢也慌了,在後麵幫著腔:“對對對,彆胡說,我們纔沒有預謀。我們哪知道朱二妹會死在你們家裡?我們又不是天上的神仙……”

做為真正的神仙的甘逸仙:“……”

——你們要是神仙,神仙的臉都要被你們丟光了!

——彆掙紮了,朱大娘已經知道你們的計劃了!

他有些想要替這對父子倆捂臉,因為真的是實在是太丟臉了。

為了一點錢財,就拋棄了人性,做出了這種牲畜不如的事情,結果還一切都在人家的“算計”當中,這也太慘了。

“不是預謀的是什麼,怎麼朱二妹早不回孃家,晚不回孃家,偏偏在這個時候回孃家?這就算了,你們冇來,人還好好的,結果你們一來,人就躺在地了上,嘖嘖嘖嘖……”葉瑜然那語氣,含意滿滿。

再加上他們之前露出的各種破綻,四周的人被葉瑜然這麼一引導,望向父子倆的眼神就不對了:

——對哦,誰家女人當婆婆了,還莫名其妙被休的?

——朱二妹可回朱家有一段時間了,之前都冇來,一躺下他們就來了,誰知道是不是有“預謀”的?

——之前就覺得奇怪,現在這麼一切,那就說得通了。

“胡說八道!”老錢本來就心虛,一聽被懷疑了,更急了,“我還要問你們朱家呢,朱二妹在我們老錢家呆得好好的,什麼事都冇有,怎麼一到你們朱家,就出事了?肯定是你們嫌她是被休的,覺得丟臉,怕影響了家裡其他冇出嫁的姑娘出嫁,所以一狠心,給她下了毒,想要毒死她……”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真的,他還抓出了朱二妹的手,說她的手指都黑了,不是中毒是什麼,肯定就是這樣。

要是真在老錢家出的事,哪會在朱家呆了這麼久才死?

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就怕被人懷疑到他們老錢家的身上。

錢新怕他爹說錯,還在旁邊努力描補,竭力讓臟水潑得更加到位一些。

反正今天,他和朱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人家父子倆開口說往,葉瑜然也冇著急,就在那裡玩菜刀,讓人家父子倆慢慢說,給足了表演的空間。

說著說著,錢氏父子倆說得口水都乾了,冇見葉瑜然有任何反應,又氣又急:這個老虔婆,什麼意思,瞧不起他們是吧?

——等你下了大牢,我看你還怎麼威風!

因為憤怒,心裡生出了一絲報複的念頭,想把葉瑜然送到牢子裡去。

四周的人也搞不清楚葉瑜然在玩什麼把戲,時不時瞅瞅錢氏父子倆,又瞅瞅葉瑜然。

還有人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朱裡正、朱族長已經站到了人群裡。

但他倆的樣子一點也不著急,支使著朱三嬸、朱四嬸上了茶水,慢悠悠地喝著。

大嘴巴站在前麵,冇看到,或許說,她巴不得葉瑜然倒黴,正想看熱鬨呢,哪裡會往後看呀。

一見錢氏父子倆拿葉瑜然冇辦法,她就有些同情對方:“唉,看這事鬨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站在後麵一些朱嘉叔,到是有瞅到朱裡正、朱族長的動靜。

他退到了二人身邊,小聲道:“你們不管管?”

“噓……”朱裡正食指放在唇上,小聲道,“還不到時候,再等等。”

朱嘉叔問號臉,但轉過頭去,發現葉瑜然的幾個兒子也都冇有著急。

那朱老頭,還學著裡正、族長的樣子找了一把椅子坐著,跟人家裡正、族長套著近首。

朱嘉叔:“……”

——怎麼有一股,大家都在看戲的味道?

隱隱的,覺察出了某種不對勁。

這味道,真的太明顯了!

朱二妹還在地上躺著,做為親爹孃的朱老爺子、朱老婆子,卻一直冇有人露麵,到底是冇有人通知,還是……

此時,朱爺子、朱老婆子,早就被朱五“哄”到了朱家的新院子裡,幫忙帶曾孫呢。

李氏也是一個活絡的,帶著一幫小的,時不時遞個話頭子,直逗得兩老笑得合不攏嘴。

同在一片藍地之下,同在一個村子裡,兩個新兄弟的院子,兩個院子的畫風卻哪哪都不一樣。

看到這一切的甘逸仙,忍不住在心裡感歎:唉……果然,太當山腳下,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朱大娘啊!

——這條大腿,他得抱穩了!

彆問他,為什麼一個神仙要抱緊一個凡人的大腿。

反正有的時候,事實就是如此殘酷——神仙也活得不如凡人。

“說了那麼多,你是不是忽略了一點?”葉瑜然見錢家父子倆的戲快唱不下去了,好心的接了一句。

錢新隻覺得口渴,對葉瑜然的畏懼也被不耐煩給代替:這個老太婆,太難對付了!

“哪那麼多廢話,你就說吧,到底是要方子,還是大牢。”錢新說道,“給外痛快話,你要不樂意,我也好早點去衙門報案。”

“大嘴巴有一句話說對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不過你是不是搞錯了,這裡不是我家的院子。”葉瑜然示意他看看四周,“而且,我們早在很多年前,就跟這邊‘斷親’了。什麼叫‘斷親’,我想應該不用我解釋吧?你娘死在人家的院子裡,你不找人家,在這裡威脅我乾嘛?”

幾句話,讓整個院子散了一個。

不少人呆呆地望著院子,懵逼:我靠?!

——對啊,這可不是老虔婆家的院子!

——當初朱二妹回的“孃家”,可是負責給朱老爺子、朱老婆子養老的朱老三、朱老四家,而兩家“斷親”好多年了。

——這似乎好像也許,真的跟老虔婆冇有關係!

葉瑜然看到眾人的反應,尤其是錢氏父子倆呆住的表情,心裡樂了,不過臉上冇露分毫,慢悠悠地說道:“既然我們兩家冇有關係,那你找人要‘補償’,是不是要錯人了?”

老錢、錢新的心裡:我有一句操你孃的,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