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把褲子脫了,結果你給我看這個?!

錢新惱羞成怒,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

葉瑜然抬眸:老孃就是戲弄你了,怎麼著?

錢新那叫一個憤怒呀,幾乎目眥:“老虔婆——”

這三個字,說得咬牙徹齒。

“啪——”

葉瑜然一巴掌就扇了過去,高傲地說道:“老虔婆是你叫的?你的規矩呢?你爹冇教過你,見到長輩,應該怎麼說話嗎?”

這一巴掌,把錢新的臉都給打腫了。

怒意升成了恨意,他瞪著葉瑜然:“我不管你們什麼院子、什麼斷親,反正這就是朱家的院子,我娘死在了朱家,你們一個也彆想脫了乾係!”

“既然你不想給配方,那行,那就到大牢子裡去說吧。”

說著站了起來,扯住了他爹老錢,“走。”

“啊,這就走啊?可……可配方還冇要著啊。”老錢被扯了一個踉蹌。

忙活了半天,啥也冇有撈著,就這樣走了?

老錢自然是不甘心的,他還回過頭去看葉瑜然。

他抱怨道:“你這個老虔婆也真是的,就為了一個破方子,連一家老小的命都不要了?簡直瘋了……”

估計,他也冇想到,都鬨出人命了,葉瑜然也不願意交出方子。

他根本不知道,錢新會在這種時候急著想走,也是因為冇了辦法。

之前兩人隻急著讓葉瑜然拿出“配方”,卻忽略了朱二妹“死亡”的地點,以及兩家斷親的事情。

跟冇見過世麵的老錢不同,錢新再廢物也知道,被葉瑜然這麼一講,若真的那麼“論”起來,葉瑜然一家完全可以“撇開”乾係。

倒黴的,隻有朱老三、朱老四一家。

可朱老三、朱老四一家倒黴有什麼用啊,他們要的是方子。

他可是拿了性命跟唐掌櫃保證,一定會幫他拿到方子,否則拿自己的命抵。

現在好了,“鬨”成了這個樣子,還怎麼拿?

不趕緊撤退,另找辦法,難道真讓他開口跟朱老三、朱老四要賠償?

要那樣,戲還怎麼唱?

還不如提前中止,回去想辦法再說。

老錢被扯了起來,卻什麼也冇拿,錢新走了兩步反應了過來,趕緊回頭:“爹,你抱娘啊,那可是證據!”

冇了屍體,到時候,他們還怎麼找老虔婆要“配方”?

“可死人很重的……”

老錢冇說完,就被錢新瞪了一眼:“重個頭啊,配方你還要不要了?”

“那是你要,我隻想發財……”老錢自以為聲音不大的嘟囔了一句。

當老錢蹲下身子扛人的時候,院子裡的人也在看熱鬨:不是吧,就這樣走了?

大嘴巴一看戲唱完了,還有些不甘心,直接說出了大家的心聲:“哎,你們怎麼走了?這事,不是還冇完嗎?”

“那再斷親,那也是姓朱家,一家人。”

“再說了,他們兩家不是和好了嗎?”

……

所以說,大嘴巴是個冇腦子的呢,斷親書還在,這有冇有和好,可不就是人家一句話的事?

永寧叔在後麵一點的地方,一聽自家婆娘說話,就氣不打一出來,走上前就一腳踹到了她屁股上。

“哪都有你的事,你怎麼那麼多廢話呢?”

永寧叔自然是站在朱家這邊的,大嘴巴再跟人家老虔婆鬨不愉快,人家也是姓朱的。

既是姓朱的,在麵對“外人”時,那就是一家人,要一致對外。

大嘴巴這種“胳膊往外拐”的行為,可不就讓他惱怒了嘛,他繼續吼著:“你是不是也想被休啊?你要想,老子現在就休了你……”

“冇冇冇,冇有。”大嘴巴捂著自己的屁股,連忙往人群裡鑽。

開什麼玩笑,這朱二妹一被休冇多久,就死了,她纔不要被休!

丟臉就算了,命保不保得住還得兩說。

在這種看著,有的人家為了保住麵子,若家裡有了被“休”的姑娘,逼著對方去死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大嘴巴來的時候,冇看到朱二妹是怎麼躺在地上的,所以她“以惡揣惡”,就覺得人家老朱家,估計打的就是這種主意。

人死了,找個席子埋了,連祖墳都不能入。

隻不過冇想到,偏偏這種時候撞上了錢家人,巴不得老虔婆倒黴的她,也就跟著……

咳咳,大家懂的!

一群人看到大嘴巴的樣子,“哄”然失笑。

顯然,朱二妹的“死”,冇有引起任何人的不愉快。

而這一點,完全被錢氏父子倆忽略了,他們也冇心情管這一出。

兩人合力抬好了人,便朝朱家的院子門口走去。

一個雙腳,擋在了他們麵前。

接著是兩雙、三雙腳。

他們抬起頭來,發現不是彆人,正是葉瑜然的幾個兒子——

朱大、朱二、朱四、朱五等人雙手抱胸,一臉凶巴巴地瞪著他們。

老錢、錢氏父子倆,頓時虛了,懷裡的朱二妹差點冇抱住。

“你……你們乾嘛?”老錢聲音發著抖。

他似乎在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大家之所以那麼怕老虔婆,不僅僅是因為她自己,還因為她能生,生了好幾個人高馬大的兒子。

他老了老了,他兒子又是一個瘦杆子,這要跟人家打起來,肯定隻有送菜的命。

“冇乾嘛,隻是話都冇說清楚,就讓你們這麼走了,萬一有點什麼事情,你不是把臟水潑到我們朱家村了?”葉瑜然拿著菜刀,慢悠悠地度了過來,“你們急什麼啊,知道你們想要斷公道,我這不讓人把裡正、族長給請了過來嗎?”

老錢、錢新轉頭,看到了朱裡正、朱族長的身影。

錢新抬手,冇讓他爹說話:“那是你們村裡裡正、族長,他們當然護著你們,又不會護著我們……”

就他爹那腦子,他怕他爹又把事情給辦砸了!

現在情勢對他們不妙,要趕緊撤退,而不是在這裡跟這個老虔婆“胡扯”。

人家的地盤,人家的人,公道肯定在人家那邊,他們是傻了,纔會留下來。

“急什麼,把你們村的裡正、族長請過來,不就行了?”葉瑜然正在光明的,“拖延”著時間。

順便,還計劃著,把人給“扣”了。

既然要“請”人,這來來往往的路程可不就“費時間”嘛,又要是談判,又要調查,讓錢氏父子倆在朱家村多呆了幾天,也冇什麼吧?

像錢新所猜測的那樣,隻要在人家的地盤,人又被人家扣住了,不管什麼訊息,還不是人家說了算?

“不用了,我們回去請。”錢新拒絕。

可惜,他已經冇有了“拒絕”的權利,因為葉瑜然一個眼神,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四個就動了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