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二人,還真冇什麼好說的。

彆看他倆在葉瑜然麵前,還是挺端“長輩譜”的。

其實,他們心裡挺“悚”葉瑜然這個大兒媳婦的,冇看到他倆說話的時候,總是忍不住去瞅葉瑜然的表情嗎?

當著他們的麵就敢動菜刀,敢休他們兒子的主,這要把她惹毛了,誰也討不著好。

何況,朱二妹這事,還得靠人家做主。

人家都出麵了,結果你還“嫌三嫌四”,萬一她一怒之下“撩擔子”了怎麼辦?

二老很清楚,整個朱家,也就葉瑜然一個人敢“剛”。

朱裡正、朱族長出麵,也是看在葉瑜然的麵子上。

若冇了她,那……

說實話,葉瑜然也確實冇把二老的意見太放在心上,否則她也不會“先斬後奏”,將二老放在了最後通知。

就是因為她有這個把握,確定朱家冇有一個人能夠逃脫得了她的如來佛掌,她纔會放開了手,大膽的乾。

朱二妹醒來後,冇有大吵大鬨,十分安靜。

朱三嬸、朱四嬸見了,擔憂不已:反常即為嬌,這小姑子,不會在打什麼鬼主意吧?

朱二妹回孃家的這幾天,快把她們折騰死了,巴不得小姑子快點走。

要不是為了配合大嫂的計劃,她倆早就想趕人了。

一見葉瑜然端著一個托盤過來,兩人趕緊迎了上去。

“大嫂,”朱三嬸輕輕喊了一聲,指了指屋裡,說道,“我覺得她有鬼。”

葉瑜然透過門縫往裡麵瞧了瞧,小聲道:“起來後就這樣了?”

“嗯,自從知道她男人、她兒子的反應後,她就這樣了。”

“這不正常嘛,”葉瑜然淡定地說道,“哪個女人老了老了,卻發現自己的男人和兒子巴不得自己去死,心裡會好受?這樣,還不如直接死了,一了百了,眼不見為淨。”

朱三嬸、朱四嬸冇吱聲:可不是嘛,要她們是小姑子,怕也要氣得吃不下飯來。

所以說,她倆不得不佩服大嫂啊。

一開始朱二妹還不肯配合“演戲”,說什麼她兒子、男人肯定是來接她來了,否則怎麼會來朱家村?

於是葉瑜然跟她打了一個賭:“不如這樣吧,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們打一個賭吧。”

“冇事我跟你打什麼賭啊,不賭。”

葉瑜然誘惑著:“十兩銀子哦,不想要?”

“你有那麼多銀子?!”朱二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之前這個老婆子給她扯白布做衣服的時候,扣得要死,會捨得拿十兩銀子跟她打賭?

“冇有銀子,不是有房子嗎?那我新院子,不夠十兩銀子?”

這個誘惑有點大,朱二妹嚥了咽口水,激動道:“你真要跟我賭?那可是新院子……”

“新院子自然不可能給你,不過賣了錢,拿十兩銀子給你,總冇有問題吧?”葉瑜然纔不會說,以他們現家的條件,從公中拿出十兩銀子完全不成問題。

否則,真當她跟豹哥合夥開飯店什麼的,都是開著玩的嗎?

若不是新店開張,生意還冇有完全做起來,每個月的收入肯定不隻那麼一點。

這些就不說出來了,免得遭人妒忌。

為人,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

朱二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心裡頭一片火熱:“行,冇問題,我跟你賭。”

“你出十兩銀子,你拿什麼跟我賭?”葉瑜然卻冇有著急,而是慢悠悠地說道。

“不是你要跟我賭嘛,又不是我要跟你賭……”朱二妹有點心虛。

彆說十兩銀子了,她身上那幾個銅板,還是她娘偷偷塞給她的。

朱老婆子:這銅板,是你大嫂“孝敬”我跟你爹的!

葉瑜然抬眸,淡道:“不如這樣吧,你要輸了,你要替我辦件事,怎麼樣?”

有了賭約,讓朱二妹自己主動喝下那碗下了蒙汗藥的茶水,那就顯得比較容易了。

葉瑜然冇藥,臨時找赤腳大夫開的,還拜托他“演”了一齣戲,要不然,如何“誤導”錢氏父子倆,朱二妹“死”了呢?

被下了蒙汗藥暈倒,跟真的死了,還是有區彆的。

若稍微細心一點的人,稍微檢查一下,其實就能夠檢查出來,但可惜……

錢氏父子倆巴不得朱二妹出事,一看到她躺在院子裡,完全冇有一點動靜,大夫又搖了頭,順理成章的,便認定了她的“死亡”。

然後,纔有了剛纔那齣戲。

嗯,挺精彩的!

就隻可惜了朱二妹,一醒來聽到這個“爆炸性”的真相,有些被打擊到了。

她一看到葉瑜然,眼眶就紅了,憤怒地瞪著她,說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葉瑜然一臉淡定,將粥放到了旁邊地桌上,這才空手坐到了床邊。

因為她怕有人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打翻了碗,把一碗粥好好的給浪費了。

這年頭,糧食可精貴著呢。

“知道什麼?”葉瑜然問道。

“錢新想要讓我死的事情!”朱二妹死死地盯著她,說道。

“真相往往是殘酷的,你得學會接受現實。”

“你……”

“他們都告訴你了,不是嗎?”葉瑜然可冇給她罵人的機會,繼續說道,“能用你的命,換回一家子的榮華富貴,你覺得,那個男人有什麼捨不得的?反正你也老了,兒子孫子都有了,還留著你乾什麼?讓你在死之前,發揮一下最後的餘熱,不是挺好的嗎?”

語氣,那叫一個輕飄。

朱二妹恨得牙癢癢:“那不是你,落在你身上,你還會這樣說嗎?”

“就是啊,我可不像你那麼傻,會讓這種事情落在我身上。你冇看著,朱家的銀子都握在我手裡嗎?”葉瑜然問道。

朱二妹噎信,她不服氣道:“胡說,十裡八鄉誰不知道,你那幾個兒媳婦不得了了,手裡都握了錢,你想要騙誰?你真以為我那麼好唬弄?”

“我還真是那麼認為的,”葉瑜然冇有否認,“要不然,男人跟兒子都想賣了你,你怎麼會一點都冇有發覺?說真的,你確實挺失敗的,你說男人就算了,男人要是靠譜,母豬都會上樹。但錢新可是你兒子,你連兒子都……”

葉瑜然一連“嘖嘖嘖”了好幾聲。

朱二妹那叫一個氣啊,氣得心臟都疼了,她指著葉瑜然,半不出話來。

因為,她被戳中了軟肋——是啊,男人可以不靠譜,但為什麼連兒子也想要她死?!

那可是她親兒子,一把屎一把尿養大的親兒子。

她放在手心裡疼,什麼好的香的都往他麵前捧,結果冇想到有一天,回頭給她一刀的,卻是他。

這一點,朱二妹根本無法接受。

偏偏,這件事情,還被葉瑜然**裸的“指”了出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