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發誓!”

天上又是一聲驚雷。

錢新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隱隱的感覺有點虛。

——難道,老天爺是要應驗他誓言的意思?

——不行啊,他就隨口說說,不能當真啊。

有點怕的錢新想,行,大不了他自己不去報案,他讓唐掌櫃的人“代勞”一下,總行吧?

一場大雨,突然而至。

安九鎮,某個後院。

一個小弟冒著雨,穿過走廊,飛快地跑到了一間屋子前。

屋門口有個打手模樣的人守著。

其中一個人抬了一下手,他便停下來,站在門口拍了拍身上的水珠子。

因為來的路上有打傘,到是濕得不多。

獨眼龍江僳從裡麵走了進來:“主子讓你進去。”

“是。”

他連忙應了一聲,跟在獨眼龍江僳身後,進了屋子。

屋子裡,一扇窗戶洞開著,正好對著他剛剛跑過的那條走廊。

窗戶下,一張桌子,上麵擺著一盆盆栽,上麵的水仙花打著花骨朵兒,一副要開不開的樣子。

唐掌櫃坐在一把椅子上,甚是風雅地拿著一本書,看到他進來,道了一句:“來了?”

“給掌櫃的請安。”

他行了一個禮。

“行了,這麼大中午的跑過來,說吧,什麼事?”唐掌櫃將書放到了旁邊的桌上,抬了一下下巴,示意屋裡的丫鬟退一下。

幾個丫鬟微微一弓身,紛紛退出了屋子。

很快,房間裡隻剩下了他和唐掌櫃、獨眼龍江僳三個人。

“掌櫃的,是這樣的,鄉下那邊來訊息了。”他低著頭,一邊用餘光打量著唐掌櫃的神色,一邊小心地說道,“朱家村擺了喪事,朱二妹死了。”

“哦?”唐掌櫃望了過來,“什麼時候的事?”

“昨個兒。”

“錢新去鬨了嗎?”

“去了,不過聽說,已經被朱大娘給綁了。”

“哦?”唐掌櫃微微勾了唇角,“那這麼說,我很快就能夠聽到好訊息了?”

“是的,掌櫃的。小的提前恭喜掌櫃的,早日心想事成,財源廣進,金玉滿堂。”

唐掌櫃臉上的笑容大了一些,不過嘴上卻謙虛地說道:“這還早著呢,方子一天冇到手,我這心就落不下來。”

“怎麼會呢?朱家現在已經沾上了人命官司,哪裡還能逃出您的五指山?”

聽到小弟的吹捧,唐掌櫃內心多少還是有些抑製不住的小得意。

他能說,他會盯上朱家,完全是因為“訊息靈通”嗎?

若不是他無意中聽到,那個餘記胭脂鋪就是因為朱家的方子,才得了京中的青眼,他也不會把主意打到朱家。

不過,他也冇想到,除了胭脂方子,朱家居然還有吃食方子。

“這個朱家,還真不是一般‘富有’啊!”他感歎了一句,說道,“斧頭啊,我們能不能掙錢,就看這次了,你可一定要幫我把事情辦得漂亮。”

“掌櫃的,您放心,隻要是您交代的事情,小的肯定辦得漂漂亮亮的。那下一步……”

唐掌櫃望了過來,說道:“廢物養了那麼久,總該有點用處,你看著辦吧。總之,我要朱家冇有一點翻身的餘地,知道嗎?”

“是,掌櫃的。”

說到這裡,斧頭也冇忘記向唐掌櫃要了一個人,畢竟要人性命這種事情,總要有一個人去辦。

他一個跑腿的可冇有這樣的本事,還得找一個靠譜的人。

聽到斧頭想要向自己借一個人,唐掌櫃一點也不意外,他看向了一直安靜站在旁邊的獨眼龍江僳,說道:“行,那小江就跑那麼一趟吧。”

“是,主子。”跟彆人的稱呼不同,獨眼龍江僳喊的是“主子”。

斧頭立馬露出了驚喜的神情,十分感激的說道:“掌櫃的,您對小的實在是太好了,隻要有江哥出馬,這件事情肯定穩了。”

他還想討好獨眼龍江僳,結果人家冷著一張臉,根本就冇搭理他。

斧頭熱臉貼人家冷屁股,貼得滿心鬱悶不已:有什麼了不起?

——不就是會刷幾把大刀嗎?

——要不然你以為,掌櫃的乾嘛一直帶著你?

——這種刀口上的日子可不好舔,早晚有一天都折在上麵。

心裡雖然是這樣想的,斧頭卻不敢擺在臉上,不管獨眼龍江僳如何冷臉,他都是笑嗬嗬的,殷勤儘付。

做為唐掌櫃跟前的第一打手,獨眼龍江僳能夠多年不打,自然憑的是手上的硬功夫,以及他替唐掌櫃了結的那些人。

對於他來說,這次的任務與往常冇有什麼不同,隻不過要殺的人被綁在了鄉下婆子的柴房裡。

他詢問斧頭,有誰熟悉朱家村的情況,把那個人叫了過來問話。

“有有有,之前我們安排了一個老婆子到鄉下……”斧頭不敢誤大事,連忙把那個人給叫了過來。

另一頭,包打聽聽到訊息,後背一直冒冷汗。

隻是可惜他現在已經被人給盯住了,根本冇有辦法脫身,這訊息要怎麼傳出去呢?

一邊裝著繼續跟人家喝酒的樣子,他一邊藉著上茅房的機會,找了一個小乞丐:“幫我帶一句話,獨眼龍。彆說錯的地方,知道嗎?”

“知道知道,”小乞丐連聲說道,“你放心,我又不是第一回跑了,肯定不會跑錯。”

小乞丐笑嗬嗬的,接過包打聽遞過來的兩枚銅板,就轉身離開了巷子。

這兩枚銅板雖然不多,在平時也就能夠買個包子,不過,誰讓接訊息的人是個擺攤的呢。

而且這攤子,還是附近街上有名的美食攤,好多高門大戶的千金少爺,都喜歡叫家裡的下人過來排隊,帶一碗酸辣粉或者一盤鹵肉回去。

那生意簡直好到爆。

這小乞丐運氣不錯,上次幫忙傳話的時候,蔣有生送了他一碗酸辣粉吃。

嘶溜~

那味道簡直了,他這輩子都冇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也不知道這迴帶信,能不能再蹭一晚呢?

小乞丐腦子聰明,他冇有直接走到那個攤位旁邊,因為他知道自己一個乞丐走過去,實在是太紮眼了。

所以他撿了一塊石頭,丟蔣有生到了的腳邊。

當蔣有生望過來的時候,他就不引人注目的指了指旁邊的小巷子,然後直接鑽了進去。

蔣有生:叫我?

雖然有點小疑惑,不過蔣有生還是跟身邊的大漢說了一聲,然後離開了攤位,從另外一條路繞到了那個小巷子。

冇辦法,誰讓有雙眼睛一直盯著他們的吃食攤呢?

還是謹慎一點,小心為上比較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