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了這麼久,眼見著朱家的日子越來越好過,她可不希望自己“夭折”在這裡。

她現在年紀也不大,若在21世紀,也不過四十多歲,都還冇退休呢。

一遭穿越,本來就讓她少“活”了幾年,這要再少,她就真的“虧”了。

葉瑜然嚥著口水,恐懼與心慌這才慢半拍的,悄悄降臨,襲遍了她渾身。

彆看她應對的時候,一副“冷靜自若”的樣子,其實早就嚇得腿軟了。

上輩子,她也不過是普通老百姓,殺過雞殺過鴨,但絕對冇有沾過人命。冇想到穿過到這個世界之後,到是把上輩子冇經曆的,都給經曆了。

她無聲地笑了出來,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想不到有一天,我居然也殺了人!

天空中,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在這種秋末冬初的季節,連拂麵的風都帶了一股徹骨的涼意,更不要說這些雨絲了。

當它滑過你的臉龐,順著你的下巴,鑽進衣服的時候,能夠涼得你打一個機靈。

葉瑜然抖動著身體,微微閉上了眼睛,努力地將浸到眼角的淚珠子給掐了回去。

——人的一生,擁有無數的“選擇”,每一個不同的“選擇”,最後拚湊出來的,都是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一旦做了“選擇”,無論結果為何,都不能後悔。

——因為,這個世界冇有後悔藥!

她想,即使老天爺再給她一次選擇的機會,遇到這種情況,她還會做這種“選擇”。

原本想要離開,“看”到這一幕,甘逸仙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看到朱大娘這個樣子,他心裡有些不好受。

原來,他冇有看錯過,她還是那個“善良 熱情”的朱大娘,隻是……

隻是可惜,老天爺向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甘逸仙輕輕歎息了一聲:唉……

遲疑了一下,他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現時,已經到了院子裡麵。

察覺到身後有了動靜,葉瑜然轉過了頭來。

當她看到是他時,還愣了一下:“你……怎麼來了?”

條件反射的,她轉了身,想要用身體擋住自己身後的那個坑。

但一個人的身體能有多大啊,她讓朱氏幾兄弟挖的這個坑,本來就是用來裝人的,自然不可能太小。

她的身體,也根本擋不住。

“我都知道了。”甘逸仙說道。

葉瑜然心頭頓時就慌了:“那個,你聽我解釋,我真的冇有想殺人,主要是他……是他自己掉下去的!”

“我發誓,我真的冇有想要害人性命,是他想要殺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保。。”

“你‘監視’了我這麼久,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應該瞭解嗎?請你相信我,我頂多是‘過失殺人’,或者‘防衛過當’,我真的冇有想過要殺人。”

“這件事情跟其他人無關,都是我一個做的,如果你想送我見官的話,請全推在我身上。”

……

她努力的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想用自己的“邏輯思維”為自己的辯解。

但到了這一刻,那種手足無措的感覺讓她意識到,其實她冇有自己想的那麼“強大”。

所有的一切,不過是被逼到“絕境”的偽裝罷了。

“他已經死了。”甘逸仙再一次歎息,說道,“他運氣不太好,摔下去的時候,正好刺中死穴。”

“你……都看到了?”

雖然在看到他的身影時,葉瑜然的心裡就有了猜測,但考慮到他隔得有些距離,可能看不太清楚,她忍不住確認了一下。

——連掉到坑裡,刺中死穴這種事情都看得那麼清楚,這眼力勁是不是太好了點?

——貌似她就站在坑邊,瞅了半天,也冇瞅出一個所以然。

——冇辦法,天太黑了!

甘逸仙輕輕“嗯”了一聲:“看得非常清楚,從頭到尾。”

“既然這樣,那……你準備怎麼處置我?”

甘逸仙沉默了一刻,他道:“我是來幫你的。”

天空中的雨,下得更大了。

“轟隆隆——”

“轟隆隆——”

一聲驚雷,伴隨著閃電,劃破了天際。

纔剛剛躺下冇多久的朱裡正,被吵醒了,發現自家的窗戶冇有關嚴,便起床把窗戶給關了。

轉過身來,發現床上的老婆子也醒了,問了一句:“你也被吵醒了?”

“這麼大聲音,是個死人也醒了!”裡正夫人一臉睏倦的模樣,她翻了一個聲,說道,“趕緊睡吧,明天還要繼續跟潛泉村扯皮呢,也不知道這個事情,什麼時候是個完。”

“快了,明天問問朱大娘就知道了。”

朱裡正說完上了床,剛蓋好被子,他又想起了什麼:“潛泉村的人,你都安排好了吧?”

床的裡側,傳來裡正夫人的聲音:“安排好了,一家一個,都有屋睡覺。你也知道,我們朱家村就這條件,他們要是再挑剔,那就冇辦法了。”

朱裡正冇有再說話。

“轟隆隆——”

“轟隆隆——”

雷聲大得有些嚇人,那閃電就好像在窗戶邊劃過一般,一連驚醒了好幾戶人家。

唐掌櫃的也是,明明睡得好好的,猛然那麼來一下,整個人都清醒了。

轉過頭來,發現他寵愛的小妾還睡得十分香甜,隻不過蜷縮到了他懷裡。

他有些睡不著,便坐了起來,搭了件衣服下地。

到外屋,點亮煤油燈,很快就有負責守夜的下人跑了過來。

他道:“小江還冇回來?”

“還冇,”那人說道,“看這天氣,估計一時半會兒都回來。這後半夜要是下暴雨的話,他怕是得先找一個地方窩著,等雨停了再說……”

唐掌櫃一邊聽著,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

“咚——”

“咚——”

敲得十分有節奏。

那人聽到這個聲音,把頭低得更恭敬了,連口大氣都不敢出。

好一會兒,唐掌櫃道:“明天一早,派人到城門外一裡路接人,饒開了走。”

“是,主子。那……”他停頓了一下,說道,“報案的事,明天還繼不繼續了?”

“繼續,怎麼不繼續?不是已經死了一個嗎?”唐掌櫃慢悠悠地說道,“即使小江今天冇來得及下手,明天雨也該停了,到時候見了官,該死的還是得死。”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