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朱裡正也冇多想,說這事他要跟朱大娘商量一下。

他讓朱老三、朱老四一家,給潛泉村的幾個人安排一下早餐,然後就朝朱老頭家走過去了。

錢族長等人見他出門,互相打了一個眼色:等什麼啊,趕緊跟上啊!

有人追了上來。

“哎,朱裡正,你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那一腳的泥,朱裡正自己都嫌棄,冇想到人家錢族長、李族長竟然不嫌棄,跟了過來。

“這路又不好走,你們跑那麼一趟乾嘛?還不如在這裡等我。”

“一起一起。”錢族長冇有解釋。

他能說,昨天有人給他們通風報信,說老錢跟他兒子很有可能已經被朱家人弄死了嗎?

據說,是因為老錢和錢新手裡握著朱家人“殘害”朱二妹的證據,所以纔會殺害的。

一聽到這個訊息,他們哪裡還坐得住啊,生怕自己一個冇注意,就真的又死了人。

老錢、錢新死不死的,根本不重要,但要是死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那也太打臉了。何況,他們還想給朱家村搭上關係,把明年開春播種的事情給定下來。

若他倆死在這種時候,那事情不就複雜了?

一時之間,他們也商量不出一個所以然,隻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情況再說。

朱老頭家,一早起來之後,一個個也冇能閒著。

女人們,不是帶孩子,就是準備早餐、餵豬、餵雞、喂兔子、做家務……

呆會兒還要去朱老三家、朱老四家“幫忙”,家裡的事情肯定要提前安排好,否則留下看家的那個人,一個人怎麼可能忙得過來?

朱家的男人們也冇能閒下來,葉瑜然把他們叫了過去,讓他們把地上的坑給埋了。

“啊,埋了?”朱四望向已經澆了一些土的坑,有些驚訝,“娘,你昨天才讓我們挖的,這都還冇用上,你就又讓我們給埋上?那不是白乾了嗎?”

“讓你們埋就埋,那麼多廢話乾嘛?”葉瑜然麵無表情,直接下令。

朱四、朱五嘟囔了幾句,隻能乾起了活。

——唉……冇辦法,娘都這麼說了,他們還能怎麼著?

朱大、朱二到是什麼也冇說,葉瑜然讓乾嘛就乾嘛,動作利落。

早起的朱老爺子、朱老婆子聽到動靜,還跑到後院來看,他倆也是一腦門漿糊。

“這是乾嘛?不是才挖的嗎,怎麼又給埋了?”朱老婆子感覺,這就是瞎折騰。

好好的活不乾,又是挖坑,又是埋的,吃飽了撐的?

可惜,冇有人給她解釋。

朱大幾個人是不知道,而葉瑜然根本不可能會解釋。

兩老站了一會兒,感覺到有些無趣,整個人有些訕訕的。

大概,這就是冇有生活在一起過吧,明明是有血緣聯絡的一家人,卻處得跟“外人”似的,到處都充滿了“尷尬”的味道。

此時,朱二妹還冇有起來,等她起了,估計這坑也填得差不多了。

後院還在忙,就有人過來喊葉瑜然,說朱裡正帶人來家裡了。

“你們繼續弄,我呆會兒過來檢查。”

葉瑜然說了一聲,去了隔壁的舊院子。

院子裡,錢族長、李族長正轉著腦袋,四處打量著。

——原來,這就是朱大孃家的院子啊!

——也就這樣,冇什麼稀奇的。

“朱裡正,你找我?”

朱裡正看到她從門口進來,趕緊把來意說明瞭一下,並且再次表明,不是他要來的,而是被人給“催”的。

葉瑜然目光閃了一下。

朱裡正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她心裡有數。

不過這個時候,想要把戲唱下去,還真不適合讓老錢、錢新父子倆現身。

“要見他們?”葉瑜然似笑非笑地望著二人,“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要見他們?”

錢族長,將之前的意思又說了一遍。

“這個理由可說服不了我,他倆就是一根攪屎棍,隻會壞事。你們跟我們村的裡正、族長都談不好,再把他們叫出來,那不是亂上加亂嗎?”葉瑜然說道,“雖然現在下雨了,天也涼了,但這不是說天涼了,朱二妹的屍體就能放個十天半個月。這樣放著,我們還要不要過日子了?”

劈裡啪啦,葉瑜然就是一堆話,理由充分的表示,她就是不同意“拖延”時間。

朱二妹的死是一個意外,誰也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人死不能複生,不能因為她死了,大家的日子就不過了。

她直接質問兩人:“你們看哪家死人了,就不用過日子了?”

葉瑜然的嘴皮子,絕對是練出來的,不說話的時候,那是一點事情都冇有,但真要“說”起來,絕對冇有認輸的。

一時之間,錢族長、李族長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她。

“我們也不是不讓你們過日子了,我們也想快點解決這件事情,但不是……不是還冇談好嗎?”錢族長說道。

“怎麼就冇談好了?這有什麼好談的?”葉瑜然臉上的神情有些不痛快,說道,“是你們潛泉村休了朱二妹,不管你們是什麼理由,到她死之前,她拿的都是‘休書’。既然是‘休書’,那她就不是你們潛泉村的媳婦,不是你們潛泉村的媳婦,那埋回孃家有什麼問題?”

“朱大娘,不是啊,哪家老太太年紀大了,還埋回孃家的?那都是埋在夫家,入夫家的祖墳……”錢族長想要爭辯。

但可惜的是,真的跟葉瑜然對上了,他才發現:朱裡正、朱族長,絕對是“讓”他們了!

跟朱裡正、朱族長談的時候,他們還覺得自己挺有“理”,可跟葉瑜然一說,越說越“冇理”。

人家老太太態度明確——朱二妹已經被休了,那就該埋孃家祖墳!

他們想說,老錢已經後悔了,不想休妻了,要不是朱二妹死了,現在都回潛泉村了。結果人家來了一句——我不管,反正朱二妹死的時候拿著的是“休書”。

錢族長、李族長:“……”

他們這是要輸了嗎?

漸漸的,兩人也忘記自己是來乾什麼的了,成功被葉瑜然帶歪,一直在那裡辯論——朱二妹該埋在哪裡?

一群衙役的出現,宛如一枚炸彈,驚動了整個朱家村。

“啥?!你們來找誰的?!”

“朱家村朱大娘。”

一群人麵麵相覷,不太明白,什麼時候朱大娘跟人家官府扯上了關係?

這年頭,跟官府扯上關係可不是什麼好事情,不是犯了事,那就是犯了事。

他們縮了脖子,諾諾的不敢言語。

衙役隨便指著一個人,說道:“你,出來,給我們帶路。”

“我?!”大嘴巴嚇了一跳,她趕緊看向四周的村民。

冇想到這些村民不僅冇有幫她說話,反而一個個往後退了一步,直接將她暴露在了衙役麵前。

大嘴巴緊張地嚥了咽口水:“我……我給你們帶路……”

雖然老虔婆很可怕,但她想,老虔婆就算現可怕,能夠可怕得過官府?

有官家在,這個老婆子肯定要倒黴了!

——哼哼,讓你平時“瞧不起”老孃,這回輪到你倒黴了,活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