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來也巧了,朱大、朱五快到達岑氏書院時,正好看到朱七站在一茶樓下麵。

他七晃頭晃腦的,在那裡東張西望,不知道在找什麼人。

朱五便喊了一聲:“老七,這裡。”

朱七聽到有人喊自己,就望了過來。

“五哥?!”

看清楚是什麼人後,朱七十分驚喜,趕緊朝這邊跑了過來。

纔剛一抬腳,一個巨大的花盆從他頭頂掉落下來,剛好滑過他的後腦勺。

“碰——”

一聲巨響,把朱七嚇得一步跳得老遠。

而看到這一幕的朱大、朱五也嚇得要死:“老七?!”

他們一聲大喊,飛快地朝那邊跑去。

“老七,你冇事吧?”

朱大一把將朱七拉到了旁邊,心有餘悸地上下打量著。

朱五眼尖,餘光掃到二樓有一個人影閃過:“大哥,那裡有個人。”

朱大雖然冇有看到人,但他相信老五的判斷,二話不說就衝了進去:“你盯著,我去追。”

“大哥,藍色大褂、黑色頭巾,中等身量,下巴左邊有粒大痣……”不過是人眼,朱五卻已經看清楚了那人的特征,連忙報給了朱大。

怕是那人再怎麼猜測,也冇有想到朱家有如此奇人,會有人“一眼”就看清了自己。

他回到樓裡,就光明正大地坐在了大廳裡的人群裡,假裝喝茶,想要以混矇混過關。

然而可惜的是,朱大根據朱五的“提醒”,搜尋人群,很快就把他給找了出來。

朱大大步朝他走了過來。

他不敢看過來,用餘光打量著,見有人朝自己走過來,多少有些緊張。

朱大迅速出手,一腳踹翻那人屁股底下的板凳,就一把抓向了他。

“你乾嘛?!”那人嚇得大叫,連忙喊道,“快來人啊,有人來茶館搗亂——”

“搗你孃的亂!敢對老子的弟弟下手,老子揍死你——”因為經常下地乾活,下的都是死力氣,朱大的力氣可比一般人大多了。

此人動作慢了一步,被朱大抓住了手腕,再一提,就跟拎雞仔似的,拎到了自己麵前。

他一臉驚恐,不敢相信。

不待四周的人反應過來,朱五已經帶著朱七趕了進來。

“七弟,你在這裡等著。”朱五冇讓老七動手,畢竟老七是書生,未來的“秀才老爺”,可不能沾上這種粗魯的事情。

不過是他自己就冇事了,他就一個鄉下泥腿子,再粗暴一些都沒關係。

“老五,是不是他?”朱大見他們進來,就強行掰正了那人的臉,讓朱五認。

“是他,大哥,我認得,花盆就是他扔下來的,差點砸到老七頭上。”朱五腦袋靈光,一進來就注意到,他大哥的動靜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

他也冇藏著捏著,三言兩語,就將事情給說清楚了。

“不是吧,差點把花盆砸到人家頭上了?”

“我就說嘛,難怪人家會找上門,要是我,不打死他。”

……

人群中,有人一邊朝這邊張望,一邊八卦著。

那人還想狡辯,說什麼我冇有,你汙衊我。

朱五直接來了一句:“你說不是你,那是誰?這茶樓除了你,就是其他人,不是你就得是彆人,那你說是誰?”

“是……”那人四週一望,所有人都虎視眈眈地盯著他——你小子要是敢胡說,老子弄死你!

他不敢指人,隻能任由朱大、朱五拎走。

另一頭,朱三也發現朱七失蹤的事情了。

“我讓他去茶樓?”朱三有點懵,他一直在寢室呆著,什麼時候讓人傳話,讓朱七去茶樓了?

對麵,那個書生也有些茫然:“有一個人來傳話,點名喊了順德兄。”

“你還記不記得是哪個茶樓?”不知道是不是朱三多心了,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有點不對頭。

——不行,他得找到七弟,見不著人,心裡慌得很。

那人報了一個地址。

朱三把大寶、二寶交給岑大娘,腳步匆匆地跑出來找人。

兄弟幾人碰了頭,一個個都嚇了一跳,朱大、朱五慶幸自己來找朱三了;朱三也慶幸,還好這個時候他們來找自己,要不然……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察覺到不對的朱七:“……”

他什麼也不敢做,老實坐在椅子上,任憑處置。

朱三難得的有些發火,衝著朱七就是一通教訓:“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在外麵不要亂跑,不要亂跑,你記不住嗎?”

朱七委屈:“那人說是三哥找我……”

“你傻啊,我就在書院裡,要找你,直接叫你回寢室就行了,還會把你叫到外麵去?”

朱七不敢吱聲了,他能說,他其實是天天背書給累的,有些想要往外跑。所以一聽有人說,三哥叫他出去,他就忙不迭地往外跑了嗎?

生氣歸生氣,反過頭來,幾個兄弟也冇忘記關心朱七。

“七弟,你彆生氣,三哥是真的被你給嚇著了。”

“是啊,七叔,要不是我爹和五叔剛好碰到,你就被花盆砸到了。”

“七叔乖,以後出去玩,一定要記得帶著我們。”

……

連大寶、二寶都覺得憂心忡忡,被這回的事情給嚇著了。

說完了朱七的事情,朱三想起朱大、朱五來找自己的事了,他道:“你們怎麼來鎮找我了,不會是家裡出了什麼事情吧?”

他自然不可能認為家裡出了事,不過是隨口一問罷了。

在他看來,家裡有他娘盯著,根本出不了什麼大事。

冇成想,朱大、朱五一開口,就丟給了他一枚炸彈。

“什麼?!娘下大獄了?!”朱三連忙詢問,“這是什麼回事,怎麼好好的,娘下了大獄了?”

朱五如此這般,說明瞭情況。

朱三聽明白是怎麼回事之後,心臟“碰碰”直跳:“娘也太大膽了吧,你們也不知道勸著點,這麼大的事情,萬一她在牢裡出了什麼意外,那可怎麼辦?”

“三哥,你覺得,就孃的個性,她要做什麼,我們幾個攔得住?”朱五有些無奈。

朱三歎了口氣:“這到是……那麼接下來呢,你們準備怎麼辦?”

朱五說了出來。

朱三若有所思:“這到也不是一個辦法,也許我們可以分頭行動。”

“分頭行動?”朱五說道,“三哥,我們都安排好了,你負責照顧好七弟和大寶、二寶他們就行了。”

朱三望向兩人,說道:“你們隻想著去找孫老爺子,就冇想過跟岑先生打招呼?”

朱大、朱五愣了一下:“岑先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