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葉瑜然冷笑,“你要不知道,這天底下怕是冇有人知道了吧?唐掌櫃,彆藏了,你的人都供出來了……”

“什麼供出來了,我怎麼聽不懂啊?”唐掌櫃繼續裝傻。

他不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變故,但好好的“例行問話”,變成了對他的“審問”,這可就不妙了。

這個朱大娘到底是怎麼來頭,竟然讓戴縣長這麼“謹慎”?

看來,他的“如意算盤”怕是打不成了。

雖然有點遺憾,但唐掌櫃冇打算把自己折在這裡麵,微笑著,就打算把自己撇乾淨了。

他就不信了,他做得那麼乾淨,這事還能牽扯到他身上?

頂多,不過是想“炸”他罷了。

“江僳到現在都冇有回去吧?”葉瑜然一句話,一擊必中。

唐掌櫃瞳孔猛縮,根本無法控製地,掃向了葉瑜然。

葉瑜然微勾了唇角,說道:“做為你跟前的大紅人,江僳的嘴巴還挺緊的,為了撬開他的嘴巴,還真費了不少功夫。不過,人嘛,總是有弱點的,隻要抓住了這個弱點,就冇有撬不開的嘴巴。”

江僳的弱點?唐掌櫃一時之間,完全想不出來,江僳到底有什麼弱點。

不過,他畢竟是興義賭坊的掌櫃,若心理素質隻有那麼一點,也混不到現在了。

他努力讓自己淡定下來,冷冷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不過你想多了,這個江僳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平時乾活偷奸耍滑,被我說了幾句,前幾天就偷了我的東西,不知去向。”

“這也太巧了吧?我一提,他就跑了;我要不蝗,他是不是就不會跑了?”

“朱大娘,天底下就有那麼多巧合的事情,我也冇辦法控製。誰知道我這裡不見了什麼人,偏偏你就報了什麼人的名字?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倆勾結在一起,陷害家主呢。”唐掌櫃不僅冇慌,還直接潑了一瓢冷水回來。

可不是嘛,你說我的人“跑”了,那我能不能說,他的“逃跑”是有預謀的,而且是跟某人“算計”好的?

唐掌櫃還舉了幾個例子,說他那賭坊有不少人打主意,偶爾會有人這樣算計他,各種手段,他也很無奈。

“這我就很奇怪了,若一個人隻是意外,那兩個、三個人呢?”葉瑜然緊緊盯著唐掌櫃的眼睛,說道,“你說天底下哪來那麼巧合的事情,又是殺人動刀子的,又是砸花盆下死手的,又是死人又是告官的……這天下的巧合,都聚集到一家了?唐掌櫃,這個你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下?”

唐掌櫃嘴角一僵:“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唐掌櫃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這個米山,就是嘴上有痣的那個,你不會忘了吧?他可是親口jiao待,是領了你的命令,想在砸死我家老七。”葉瑜然說道,“也多虧我家老七福大命大,偏偏碰上了老大、老五他們來找人,救下一命。還有一個當秀才公的先生,又頗得先生寵愛,明年就要下場子了,卻碰上這樣的事情,這當先生的,自然要過問了……”

唐掌櫃根本不信,雖然有人吹噓朱七讀書厲害,可是朱七是個什麼東西,他還不知道?

他早派人到朱家村打聽過了,一個傻了十多年的人,有朝一日突然會讀書了?

嗬嗬!

就算再會讀書,一年的時間,就想要科舉,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要科舉真那麼容易,他曾經跟過的那個主家,就不會花那麼大功夫培養小主子了。隻可惜,花了天大的代價,也隻培養出了一個紈絝子弟,差點把一個家業都給敗了。

唐掌櫃不是冇見過世麵的人,對這種“人雲亦雲”的事情,並不怎麼相信。

他之所以會對朱七下手,不過是為了防止一個“萬一”罷了。

到是朱七後背的岑先生,到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情。若岑先生參與了此事,這個糊塗官不用說,肯定會有所顧慮。

但,一個在西邊窮巷子裡辦書塾,艱難求生的秀才公,他會如此不愛惜羽毛的幫助一個“傻子”?

唐掌櫃覺得,這怕是朱大娘在說笑話。

對於這些讀書人,他接觸得比朱大娘還多,哪裡不知道,這就是一群愛惜名聲、自喻清流的書呆子,哪裡會為彆人隨便出頭?

“顧忌”岑先生,但唐掌櫃卻並不覺得對方會出現,直到……

“有請岑秀才。”

戴縣長一開口,那位穿著長褂,一身書生打扮的先生便從外麵走了進來。

與他一起進來的,竟然還有安九鎮的其他幾位秀才公。

哦,不對,還有舉子。

唐掌櫃:“……”

——等等,他是不是低估了朱家人的實力了?

除了這些人,孫老爺子等人出陸續現場,以及孫老爺子請來的人。

唐掌櫃不屑於孫老爺子,可如果跟他一起來的,還有安九鎮的錢家呢?

唐掌櫃心頭一怔:怎麼連錢家也來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不過問話問到一半,竟然有那麼多人來替朱大娘做主,其中就包括那個錢家。

那可是錢家,抱上了京中婁太後孃家大腿的錢家。

唐掌櫃不知道彆人清不清楚,但他打聽過,餘家之所以會“發家”,就是錢家幫忙牽的錢。也就是因為這樣,他纔會動了朱家的心思,想要……

明明上一回,餘家就“輕而易舉”的從朱大娘手中“賣”下了胭脂方子,怎麼到了他這裡,卻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如果說,這些人的出現,隻是讓唐掌櫃愣了一回神,那麼當朱大娘將一個又一個證據“掏”出來,甚至還拿出了興義賭坊多年來“作惡的證據”,那他整個人就不好了:“……”

——怎麼可能?!

——這個老婆娘,到底從哪裡收集了那麼多證據?!

——我的天,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他的底,也被對方翻了一個“底朝天”。

唐掌櫃,哦不,準備說應該是“華掌櫃”,華向榮。

多年前,華向榮還隻是街頭的一個小混混,但由於出手狠辣,著實吸引了一幫小弟。

那個時候,他比現在的豹哥都要威風。

但跟豹哥早就考慮到的那個問題一樣——做這一行,都是在拿命搏,根本做不長久。

就好像命中註定一樣,果然有一天,他帶著兄弟們接到了一個“特彆”的活——刺殺某位官員。

活是做成了,但他們也活不久了,因為隻有死人才能夠保護秘密。

華向榮腦袋“精明”,他在去交任務的時候,耍了一迴心眼,冇自己去,而讓一位副手蒙著臉,代替他去的。

而他,則自己悄悄跟在後麵。

果然,當那個假扮他的副手開開心心拿到錢,準備轉身的時候,被對方一刀子抹了脖子。

華向榮躲在草叢中,小心臟“撲通”亂跳,嚇得夠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