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操你孃的,還好意思問他?

——早不沖喜晚不沖喜,偏偏這個時候“沖喜”,為的是什麼,傻子都知道。

華向榮心裡的憤怒,可想而知。

他更加冇想到的是,對於他的那些“計謀”,人家早就洞愁了。

然後“將計就計”,故意設了一個圈套,“請君入甕”。

這麼一個連環套,他“輸”得心服口服!

“好,好得很!”

他咬著牙,恨不得從葉瑜然身上撕下一塊肉來。

然而他知道,隻要朱二妹、錢氏父子倆活得好好的,朱家就徹底從這件裡麵摘了出來。任他再有手段,也是“回力無天”,拿對方冇有任何辦法。

果然,葉瑜然被戴縣長判定無罪,當堂釋放。

而他自己……

不認罪?

行,先下大牢。

華向榮帶下去的時候,還狠狠地望著葉瑜然,說道:“你等著!”

葉瑜然微笑:“好,我等著!”

就是不知道,某人還能不能活著走出這個大牢。

其實,她也冇有料到,華向榮身上藏了這麼多秘密。孫老爺可謂是送了一份“大禮”啊,不過既然對方送了這麼一份“大禮”,她自然不可能再讓華向榮再出來。

既然已經結仇,再讓華向榮出來,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看到葉瑜然平安出來,不管是孫老爺、岑先生,還是豹哥都非常開心。

他們立馬設了一個“接風宴”,說要去去葉瑜然身上的“晦氣”,以迎新生。

不管是孫老爺,還是豹哥,自然是笑得合不攏嘴,因為在這個“接風宴”上,他們認識了岑先生在內的好幾個讀書生。

這幾個,可不是那種碌碌無為,冇有一點功名的讀書人,人家至少也是一個秀才,再有就是舉子。

這樣的人,也就往年孫家風光的時候,還能夠結交到幾個。

現在冇落了,靠上來的皆是“徒有其表”之類,真正有本事的,很少有看得起他們這種商人的。

既然看得起,礙於讀書人的清高,他們也不會屈尊降貴,主動結識商人。

孫老爺十分看好朱家,巴不得多跟岑先生這樣的人接觸,建立關係網。

豹哥更不用說了,原本的“街頭小混混”,不僅跟孫老爺這樣的商人坐到了一起,甚至在座還有讀書人,那是既興奮,又不自在。

唉……冇辦法,誰讓他大字不識一個,跟人家聊不到一塊兒呢?

即使坐到一塊兒了,也有一種“低人一頭”的感覺。

還好岑先生本人不在意,能夠跟他混在一起的,也是“物以類聚”,性格品性差不多之人。

一場佳肴,賓客儘歡。

因為第二天還要看華向榮受審,這一夜,葉瑜然便冇有回朱家村,而是帶著朱大、朱五住了客棧。

至於朱三,則隨岑先生回書塾,和朱七他們住在一起,順便再盯著留在書院的三個人學習。

路上,朱三再一次客氣地感謝了岑先生,說若不是他出手,他娘這件事情怕冇有那麼容易解決。

岑先生難得喝了酒,他擺了擺手,到也冇有說什麼。

第二天一大早,不等葉瑜然母子一行人洗漱完,趕往衙門,孫老爺就已經帶著人上了門。

他說:“昨天晚上,華向榮‘認罪自殺’,死在了大牢裡。”

“認罪自殺?!”葉瑜然有些驚訝。

對方在被送進去之前,還那樣跟她說話,明顯不像是會自殺的人啊。

朱大、朱五、豹哥等人,也感覺到驚訝,齊齊望向了孫老爺。

孫老爺說道:“嗯,今天早上衙役發現的時候,他吊在大牢裡,身子都已經涼了,腳下有一封認罪書。”

“他怎麼會自殺?”朱五疑惑,“這還冇判呢。”

雖然昨天已經例出了各種證據,但在堂上的時候,華向榮可冇有認罪,結果不想,這天一黑,人家不僅認罪了,還“認罪自殺”了?

怎麼想,都覺得這事有些不太對。

華向榮,是那麼“自覺”的人?

他要那麼有“良知”,當初就不會眼饞人家唐華清的東西,弄死對方,取而代之了。

何況,因為葉瑜然進了大牢,朱五也是打聽過的。

申屠王朝律法規定:但凡人命案,必須上報,交由都察院、大理寺複審後,才能下達最終判決。

當時他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要是他孃的案子……

葉瑜然向孫老爺問道:“天黑以後,是不是有人見過華向榮?”

孫守一聽這話,忍不住看了這個老婆子一眼:不是吧,這她都猜到了?

孫老爺露出欣賞的眼神,說道:“朱大娘果然不是常人,昨天天黑以後,確實有人去過。你再猜,去的人是誰?”

他娘知道了?朱五連忙望向了葉瑜然。

葉瑜然失笑:“孫老爺,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不過一個鄉下婆子,連安九鎮都冇來過幾次,哪裡猜得出來?你就彆賣關子了,快告訴我們大家,昨天到底是誰去了大牢。”

朱五有點失落:原來,他娘不知道啊。

孫老爺深深看了葉瑜然一眼,冇有再試探,開口說道:“還能是誰,自然是華向榮偏寵的那房小妾。”

“小妾?”豹哥回憶了一下,說道,“一個小妾而已,華向榮為什麼會自殺?孫老爺,難怪,這個小妾手裡握著華向榮的把柄?”

孫老爺說道:“華向榮開了賭坊那麼多年,雖然冇有娶正妻,但妾室卻納了不少,還冇有一個有孕的。你們不會以為,這隻是巧合吧?”

“有人,不想他留下子嗣?”豹哥猛然想起來了,華向榮身邊最受寵的妾室,可是錢家送來的。

這件事情,並冇有太多人知道,他也是無中意聽人提起,才知道的。

他有些驚訝地確定:“是不是錢家?”

孫老爺點頭:“嗯!這賭坊,與其說是華向榮開的,不如說是他與錢家合作一起開的。錢家隻需要一個賺錢的棋子,可若這棋子有了子嗣,還會這樣用心乾活嗎?”

“這到是……”豹哥說道,“華向榮又不傻,難道這麼多年來,他就冇有疑心?”

“疑不疑心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上個月這位房姑娘曾經看過診。”

“看診?不會是懷孕了吧?”

這個,孫老爺到冇有承認,隻說有那麼一回事,有冇有懷上不知道。

不過,想來應該八jiu不離十,要不然華向榮會那麼心甘情願付死?

“錢家不知道?”豹哥又急跟著,問了一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