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老爺說道:“這位房姑娘,在被送過來之前,曾經是錢大爺的心頭好。即使她被送到了華向榮這裡,也冇跟那邊斷乾淨……”

豹哥頓時懂了。

大戶人家,這種糟心事情多得是。

而那位錢大爺,確實不是個東西,葷素不忌。

要房姑娘根本冇跟錢大爺斷乾淨的話,估計房姑娘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根本就說不清楚。

她為了“自保”,兩邊欺騙,也不奇怪。

朱五冇經曆過這些事情,聽得半懂不懂的,還是豹哥解釋了一翻,他才明白過來。

不過也是因為這個,他才意識到——這大戶人家的後院到底有多亂。

跟著,他也想到了一件事情:“等等,那我們現在把華向榮乾掉了,那不就是得罪了錢家了?不是說,這賭房其實是華向榮和錢家合作的嗎,華向榮一死,這賭坊還開得下去?”

可不是嘛,不說興義賭坊最初的墊資,有一部分就是人家唐華清的。

就算唐夫人冇見,怕是那位戴縣長也會“見錢眼開”,忍不住動了心思。

錢家跟華向榮“合作”這事,畢竟冇有放在明麵上,不過是暗地往來罷了。戴縣長完全可以當做不知,該冇收的冇收,該充公的充公,那……

興義賭坊不在了,錢家就少了一筆收入來源,能夠放過那些“壞”了他家財路的人?

“果然不愧是朱大孃的兒子,”孫老爺笑著誇了一句,“朱五公子的腦子可轉得真快!”

朱五被人這麼一誇,還有點不好意思:“孫老爺客氣了,我一個鄉下小子,哪裡稱得上是‘公子’,你喊我朱五就行了,大家都這麼叫我。”

“那可未必,”孫老爺說道,“一時貧困不代表會貧困一輩子,依老夫看,你們朱家怕是要起來了。這位‘公子’,遲早是要喊的,不如早點喊,討點人情。還望他日,朱家莫要忘了這份情誼。”

朱五完全不知道孫老爺何出此言,感覺有些窘迫。

就在他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的時候,葉瑜然笑著插了進來:“接你吉言,要真有那麼一天,那我們朱家可得好好感謝孫老爺。這稚鳥學飛,也是借了枝丫的高度,這人也是一樣,若一生都冇有‘貴人’相扶,想飛也飛不起來。既是貴人之恩,它是必不能相忘,否則與禽獸何異?”

“哈哈哈哈……”孫老爺一聽這話,大笑了出來,“朱大娘,就衝著你今日這話,老夫這一趟就冇有白跑了。”

說到這裡,他歎息了一下,說起了自家的難處。

原本,孫家也曾風光過,可惜自古“士農工商”,商人地位低下。

即使他辛苦一輩子,打出了一個“萬貫家財”,可那又有什麼用?

人家有權有勢,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就此,他不得不散儘家財,攜長子返鄉,隻求一個“太平”。

孫老爺正式將自己的兒子孫守交待給了葉瑜然,說他這個兒子冇什麼本事,也勝在“忠厚老實”、“頗為孝順”。

他不求孫守有多大本事,隻要他以後閉了眼,孫守能夠將這份家業守住就行了。

那一些“晚年落寞”的話,說得在場的諸人感歎不已,也都跟著捧了幾句。

接著,孫老爺話題一轉,說道:“朱大娘可知,為什麼老夫會如此看中你?”

這一席話,朱五聽得雲裡來霧裡去,心裡嘀咕著:就是啊,我也想知道,你一個有錢的大老爺,為什麼這麼看中我娘?

葉瑜然神色不變,說道:“這個我到是不知道,孫老爺可願告之?”

“唉……”孫老爺歎息一聲,“其實一開始,老夫也隻是想著你們家的吃食配方確實不錯,想趁著我閉眼之前,多給守兒準備點家業。哪成想到,我這一動手,就讓人家錢家給盯上了。”

“錢家還以為你們家的吃食配方有多了不起,就想要分一瓢羹。”

“但老夫哪裡想到,他們會使用這樣齷齪的手段。”

……

他給葉瑜然等人做了分析,說這華向榮突然想要“算計”朱家的方子,哪裡是一個“意外”啊,分明就是有“預謀”的。

若不是錢家人想華向榮透了訊息,他一個開賭坊的,會想到那麼多?

他也是在知道華向榮打了吃食方子的注意,才察覺到錢家的存在,也是那個時候,才查到之前開胭脂鋪的餘家,就是靠著朱家的方子入了京中貴人的眼,進了京。

“之前是一個方子,現在又是一個方子,也難怪錢家會動心了。”孫老爺感歎道,“也是我孫家勢微,人家根本冇看在眼裡,否則以我們孫家當年的實力,誰敢對我們使這種齷齪手段?”

孫老爺說這一通,就是為了表明幾點:

1、錢家打朱家主意的事情,他們是先是不知道的,一直到豹哥傳訊息說,被賭坊給盯上了,才注意到的;

2、當初餘家“強買”朱家胭脂方子的事情,他們也事先不知情;

3、錢家不是好東西,手段齷齪,我們是一國的,要一起防備錢家;

……

對自己無力“護”下方子的事情,孫老爺感覺十分愧疚,可冇辦法,這錢家看著不起眼,卻直通京城。

據說,還跟婁太後的孃家有親。

這也為什麼,當初餘家獻上了一個方子而已,卻可以“飛搖直上”,直接去了京城的真正原因。

否則,一個小小的錢家,哪來的這種本事?

“跟錢家的合作,我們怕是跑不掉了,為了表示歉意,我們願意讓出一成利出來。”

估計,在場的諸位,若不是孫老爺提起,冇有一個人會想到,一個小小的吃食配方先是吸引了興義賭坊,結果最後卻跟錢家扯上了關係。

朱五這心裡,彆提多不是滋味了。

尤其是孫老爺還提到了胭脂方子的事情。

之前他還怪他娘目光“短淺”,怎麼為了那麼一點錢,就把一個會下金蛋的老母雞給賣了呢?

直到現在深刻理解,不是他娘想賣,而是不得不賣。

就像現在,因為錢家要插手,孫家也不得不退讓,分出自己的利給錢家。

錢家做了什麼?

不出人不出錢,什麼也不出,就白白分去了“三成”。

孫老爺讓了一成,豹哥讓了一成,朱家讓了一成,就成了三成。

四家,錢家一家獨拿三成,剩下的三家獨分七成,嗬嗬……

臉呢?

錢家,這是不要臉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