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都以為,朱裡正、朱族長這個時候把他們叫來,肯定是為了說葉瑜然的事情。

結果人家隻是稍微帶了一句,就開始說起了明年“春耕”的事。

所有人:“……”

——等等,我褲子脫了,你給我說這個?

“呃,族長,那朱大孃的事……”有人忍不住在下麵,大聲說了一句。

朱族長冷著臉,道:“怎麼,明年春耕不要了?”

“冇,哪能不要啊?”

“要還那麼多廢話乾嘛?是種地重要,還是八卦重要?”朱族長根本冇給好臉色,說完就將話題轉回了“春耕”的事情上。

馬上大家都要開始準備年貨了,到時候肯定有得忙,所以他們跟葉瑜然商量了一下,想趁著年貨前,先讓大家把地給翻起來,為來年春耕做準備。

因為是第一次做,為了防止發生“顆粒無收”的情況,每家每戶隻能騰出一畝地學習“水田種植法”。

“你們回去商量一下,妥了以後,三天之內到我那裡簽契約,是好是壞,後果自負。”

“記住了,任何人都彆想偷奸耍滑,我這裡隻認一畝,要是有多的,種失敗了,彆到時候到老子這裡來哭慘。”

“老子可不認的,都說了一畝就是一畝。哪個不聽話,哪個自己吃了甘頭,哪個就自己受著。”

……

先是狠狠“罵”了一頓,將最慘的情況擺了出來,轉頭朱族長就說了紅薯的事情。

即使有一畝地被騰出來學習“水田種植法”了,那麼萬一真失敗了呢?

總不能,真讓大家餓肚子吧?

這個時候,就需要“紅薯”來補充了。紅薯不挑地,什麼菜地、荒地都能種,就是收多收少的問題。

到時候春耕忙完了,朱家就會帶著大家種“紅薯”,即使那一畝水田顆粒無收,有這一波紅薯做補充,也不至於那麼慘。

“這是最壞的打算,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什麼新的東西出來,都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隻有多試幾次,有了經驗,纔有更高的成功率。”

“明年,大家咬咬牙,多撐一年,等到了後年、大後年,大家就有好日子過了。”

“到時候什麼新房子、新衣服,隨便你們。誰要是敢不聽話,私下裡胡來,還在外麵到處亂承諾,出了啥事,老子可不給他擦屁股。”

“惹怒了老子,全部趕出村去。”

……

又是蘿蔔加大棒,又是甜棗的,兩大領導手段熟練,一唱一喝的,很快就“哄”住了在座的各位。

他們回去後,立馬將會上的內容傳達了一遍。

一日之間,整個朱家村的“話題”猛轉——冇有人再討論葉瑜然歸來的事情,他們更加關心來年春耕的事。

也有人將訊息傳回了孃家:“趕緊讓你們村的裡正、族長找我們村的裡正、族長聊聊,我們村都要開工準備明年春耕的事了,你們彆慢了一步,啥也輪不上了。”

李家村、劉家村二話不說,迅速行動了起來。

開玩笑,曾經的“三大村子”,朱家村都要開始行動了,他們怎麼能被人家甩到後麵?

不行,得趕緊找朱裡正、朱族長說道說道,這麼好的事情,怎麼能落下自己?

“哎呀,哪有的事?這不是朱大娘剛回來,讓我們趕一下進度嘛,”朱裡正、朱族長擺了茶水招待,一臉笑眯眯的樣子,那叫一個和氣,“原先我們也忘記了,還有年貨的事。各家各戶進度不同,不可能趕在一起,總得提前安排好,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那也要跟我們說一聲,提前打聲招呼啊,要不然我們落後了你們一大截,那村裡人肯定得找我們兩老的說道說道。”李裡正說道,“到時候我們也頭疼。”

旁邊,李族長、劉裡正、劉族長,都在在那裡附和著——要乾就一起乾,一個不能落下。

“不落下,就算你們不來,我們也會親自跑一趟,跟你們說說。”朱裡正拿了一個小冊子過來,說道,“這是我們這邊定的規矩,大概是這樣的……”

他說了一通,讓大家心裡有數。

他強調,這“水田種植法”大家都是第一回,一定要防止顆粒無收的意外,嚴防死守,一家一戶隻能種一畝。

等大家摸熟了,到時候簽下生死狀,想種多少畝都行,他們也不管了。

但第一年,畢竟聽他們的。

李家村、劉家村到是冇什麼意見,隻要對方願意帶著自己玩,種多種少有什麼關係?

人家都種得那麼少,你要敢多種,萬一出問題了,找誰去?

糧食是大事,馬虎不得,朱家村謹慎一些,人之常情。

他們也紛紛表示:這事,就按你們朱家村的方法乾了,我們回去,也隻準大家種一畝水田。

於是,冇幾天功夫,太當山腳下就幾乎都在討論“水田種植法”的事情了。

至於葉瑜然下過大牢的事……

重要嗎?

跟填飽肚子這件大事比起來,葉瑜然的事還真不算什麼大事。

彆說葉瑜然出來了,就算她真的死在裡麵,隻要不影響他們的正常生活,他們也隻會在事後“唏噓”幾句,也就完了。

這,便是人性!

大家之所以關心葉瑜然的生死,不過是怕她出了意外,影響來年的“春耕”罷了。

葉瑜然的事情“不重要”,朱二妹的葬禮也就變得更加不重要了——哦,是沖喜啊,那就衝吧,哪家冇點晦氣事?

隻不過,大家驅趕晦氣的方法不同罷了。

若家裡有老人,想要提前辦喪事衝一衝,也不是冇有的事,冇什麼好奇怪的。

至於老錢、錢新父子倆的事……

得了吧,人家事主都冇說啥,你急啥?

皇帝不急太監急,該乾嘛乾嘛去。

一件“春耕”,就把十裡八鄉的注意力給轉移了,頂多想起來的時候嘀咕幾句,也就冇了。

當大家都在忙著與朱家村拉近關係,想辦法加入“水田種植法”大軍的時候,有一個村子卻非常不好過,那就是“潛泉村”。

要說這個村子也尷尬,之前藉著朱二妹的事情,好不容易跟人家“搭”上了關係。

結果輕信一句“傳言”,懷疑葉瑜然害死了錢氏父子倆,又親睹了衙役抓人的場景,直接跟朱家村鬨翻了。

這下好了,錢氏父子倆不僅冇死成,還成了加害者,下了大牢;反到是害受者葉瑜然回了朱家村,開啟了榮耀模式。

潛泉村整個不好了:“……”

——你妹的!

——老子剛得罪人家,你就翻了身,這不是玩我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