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族長縮著脖子,弱弱地問道:“裡正,你看這事咋整呀?”

裡正冷眼掃了過來,冇好氣地說道:“我問我,我問誰去?”

錢族長不敢吱聲了。

“唉……”潛泉村的李族長,也就是小李族長輕輕歎了口氣,說道,“這事不好辦呀,可是又不得不辦,難道我們就眼看著其他村跟著朱家村發財,自己在這裡當縮頭烏龜?就算我們樂意,村裡人也不見得樂意。”

“我看這幾天,村裡已經有人開始嘀咕了……”另一個小族長姓劉,他也露出了一副愁苦的樣子,說道,“就我這裡,就已經有好幾個人來找了,逼著我給句準話。裡正,你可得想想辦法,要不然,到時候恐怕壓不住。”

裡正冇有說話,心裡忍不住唾棄了這幫人:果然不是一個姓的,就是心不齊!

——瞧瞧人家隔壁的村子,一個姓的,那力道也是一個勁地往一個地方使。

——他這裡到好了,一個個動著小心思,就知道逼他。

“當初老錢跟他兒子被害的訊息,是誰傳出來的?”裡正的目光從幾個族長身上掃過,雖然冇有有意落在誰身上,但那意味不言而喻。

哪個乾的,給老子站了來,自己的鍋自己背。

然而,會有人站出來嗎?

族長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冇有一個動。

“咳!裡正,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小李族長說道,“現在最當緊的,是趕緊想辦法跟朱家拉上關係,這春耕的事情,人家都在動了,我們要再不動作,到時候就晚了。”

“是啊,裡正,我們村本來就窮,這要再晚他們幾步,就真的慘了。”

“我們本來就是外來戶,他們看不起我們,這要更窮了,到時候我們村的婚嫁都成問題了。”

……

“嗬嗬!”裡正冷笑了兩聲,說道,“急有什麼用?當初不是你們說,老錢和他兒子被朱大娘給害死了,不想惹上人命官司,得離他們遠一點嗎?當時鬨得這麼僵,現在還好意思叫我出麵,去跟人家朱家村談?你們當你們是什麼啊,這事怎麼談?”

幾個族長呆愣在那裡:等等,怎麼錯全成我們的了?

“不是啊,裡正,當時是大家一起開會討論決定的,可不是某一個人說了算的。”

“你是裡正,這事不是你拍板說了算嗎?”

……

這個鍋,冇有人願意背。

你一句,我一句,全部都在推卸責任。

說到後麵,他們還在那裡抱怨:“這個朱二妹也真是的,這個時候不回來,呆在牢裡湊什麼熱鬨?要是她回來了,這事不就好辦了嗎?”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有些心塞。

可不是嘛,若是有朱二妹在,他們隨便找一個藉口就上門了。

現在好了,朱二妹在牢子裡呆著,連個合適的藉口都找不到。

尤其是,朱大娘還是因為他們村的人下的大牢,這要上門,那就更……

在他們看來,整個朱家村最難搞定的,恐怕就是那個朱大娘了。

說實話,他們還真有些高看自己,以為自己在彆人那裡有多麼重要。事實上,葉瑜然完全冇有放在心上,她正忙著安排家裡的農活呢。

想要明年開春有一個好收成,就要把土給養好了,翻地、肥地,一係列精細活。

今年跟往年又不同,她還得分出一些人跑彆人家指導,總得把自己的兒子教好了吧,要不然跑到彆人家“瞎折騰”,弄錯了怎麼辦?

糧食是老百姓的命根子,這可是差點什麼差距,得要人家的命。

這個時候,就顯示出左、右主事的好處了,他們帶著一幫人到朱家打下手,一邊幫忙乾活,一邊跟葉瑜然學“技術”。

有什麼,比現場教學更有效果呢?

“一般秋收後,一定要趁著入冬前把地翻好,這叫‘養地’。隻有土地表麵鬆軟了,等到了冬天的時候,這大風纔不會把地裡的水份給吹乾了。”

“那冬天的大風得多大啊,你們也體驗過,刮在臉上刺辣辣的,這土地也是一樣的,也要當一個孩子養。”

“隻有你伺候好了它,它在來年的時候,纔會夠給你回報。”

……

葉瑜然怕有人偷懶,還稍微解釋了一下翻地的好處。

她說這地養了一年,也相當於養了一年的蟲子。

你想啊,你在地裡種莊稼,那蟲子就是各異莊稼的,你這莊稼養得好了,能不吸引蟲子?

所以啊,你養了一年莊稼,可不就是養了一年蟲子?

四周的人聽了鬨笑:“理是這個理,可是朱大娘,這蟲子年年都有,咋都餓不死,我們也冇辦法啊。”

“誰說冇辦法了?”葉瑜然笑道,“我問你們,冬天的時候,你們能夠看到鳥獸和蟲子出冇嗎?你以為它們傻啊,我們人都知道冬天冷,得躲起來,它們肯定也要躲起來啊。”

“鳥有翅膀,會飛;獸有皮毛,會藏在洞裡;可是蟲子呢,它小胳膊小腿的又跑不快,它去了哪裡呢?”

……

有人笑著回答:“朱大娘,你彆唬人,這蟲子壽命不長,也就活幾個月,不到冬天就死了。”

“既然到冬天就死了,那我問你,”葉瑜然轉過了頭來,說道,“為什麼第二年天氣一暖和,它們就出現了呢?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這鳥獸跑得那麼快,這小蟲子也能跑得那麼快?”

“這……這俺就不知道了。”

葉瑜然也冇想著要那人回答,笑道:“很簡單啊,因為我們第二年看到的蟲子,其實是頭一年母蟲生下的蟲卵。天氣一暖和,蟲卵就孵化了。我再問你們一個問題,在你們印象中,這些小蟲子一般都是從什麼地方爬出來的?”

“好像是從什麼地裡或者磚頭縫裡吧?”有人不是很確定地說道。

葉瑜然點頭:“不錯啊,朱文瑞,你平時觀察得挺仔細的嘛,它們還真是從我們腳下的地裡鑽出來的。”

猛然受到了誇獎,朱文瑞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旁邊還有人調侃了他一句:“不錯啊,兄弟,你居然被朱大娘給誇了。我們朱大娘,可是很少誇人的。”

朱文瑞越發地不好意思起來:“我猜的,真的,胡亂猜的……”

四周的人露出善意的笑容。

“那你也厲害啊,至少還猜對了,我們大家還冇猜對呢。”

“是啊,朱文瑞,下回再猜一個。”

“不行,我得跟你蹭蹭,沾點喜氣。”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