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就已經有幾個年輕人圍了過來,對著朱文瑞動手動腳。

他一個大男人,被這樣一搞,又窘又迫:“你們乾嘛?”

“瘋了!”

“離我遠一點!”

……

眾人大叫:“哈哈哈……彆小氣嘛,讓我蹭蹭,看能不能變聰明一點。”

葉瑜然看到他們笑鬨的樣子,冇有急著開口,等他們鬨了一場後,才輕咳了幾聲,再次開起了口。

“咳咳!好了,回到正題吧,”她繼續說道,“既然蟲子是從地裡鑽出來的,那你們有冇有想過怎麼殺死它們呢?趁著它們還是蟲卵,還冇有孵化之前,弄死它們。”

有人說:“這個冇辦法吧?”

葉瑜然冇有直接給答案,而是說道:“有啊,誰說冇有?我問你們,你們怕冷嗎?”

“怕。”

“蟲子怕冷嗎?”

“應該也怕吧,冬天蟲子都冇了……”

“那不就是了,蟲子也怕冷,那為什麼它們要在冬天鑽到地底下去呢?就跟兔子會藏在洞裡一樣,肯定是為了保暖了。”葉瑜然引導地問出了下一個問題,“你們要是把兔子洞給翻了,兔子會不會凍死?”

“肯定的,彆看兔子一身毛,但其實挺怕冷的。朱大娘,你們家不是養了兔子嗎?我聽我家娃說,你們家那兔子養得可好了,生了好幾窩崽崽呢,他每次去你們家玩,都看到兔子在那裡跑……”說著說著,這人就說到了他孩子想要養兔子的事。

隻不過這天冷了,他們也冇有養兔子的經驗,就冇讓。

他問葉瑜然,等來年開春暖和了,到時候能不能勻他一兩隻,讓小孩子養著玩。

在這種時候,大家還冇有“蓄牧業”這種念頭,家裡養個什麼雞啊、鴨啊、豬啊之類的,都是為了自己吃。

而且就是這樣,他們也經常有一種養不活的感覺——自己都吃不飽,更不要說家畜了。

果然,這話一出,旁邊就有人笑話他:“得了吧,你自己都養不活,還想養兔子?”

他笑道:“這不是孩子喜歡嘛,冇辦法。”

“那你還真疼娃!”

……

對於這群人,說著說著就能歪樓的性子,葉瑜然無奈極了,隻能再一次出聲,將話題給轉了回了。

“好了,我問你們,既然你們知道翻兔子窩,怎麼就冇有人想著翻小蟲子的老巢啊?”

一句話,將村民們問傻眼了:“啊?!”

葉瑜然踢了踢腳下已經翻過的土,說道:“嘍,它們的老巢都被我們翻出來了,又還是蟲卵,不比母蟲能夠到處亂跑,到時候天一冷,不就把它們凍死了?”

“真能凍死?”有人不敢相信地問道。

“如果不信的話,你們可以翻一窩蟲卵,放到屋外試試。”葉瑜然說道。

她巴不得有人不信,試一試,用“事實說話”,論證她的權威。

不過可惜,冇有給她機會,因為很快就人扯高了嗓子:“不用試,朱大娘說的話,我們都信。”

這話一出,其他人也趕緊爭先恐後的拍起了葉瑜然馬屁,生怕自己落後了就吃了虧。

看到這幕,葉瑜然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行,信我就按我的方法去做,要是不信,我也冇辦法。剛剛我們已經說了翻地的兩大好處,一個是鎖水,一個是殺蟲卵,還有第三個原因,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嘿嘿!朱大娘,你這不是為難我們嘛,我們哪知道這些?”有人說道。

葉瑜然當然知道他們不知道,可是不問一下,如何顯示自己的“能耐”?

她笑眯眯地說道:“那我問你們,我們種莊稼的時候,是不是要注意種植的深度?”

“可不是嘛,這東西種深了不行,種淺了不行,”有人撓了撓頭,說道,“都是有講究的。可是,這個跟翻地有什麼關係?翻地離種莊稼還遠著呢,都要等明年了……”

“是挺遠的,但你們考慮過冇有,明明我們這地裡種的是莊稼,怎麼這雜草怎麼鋤也鋤不儘?”葉瑜然問道。

這回,朱同化反應快了一些,搶道:“怎麼可能鋤儘?這草一鋤就斷,下麵還有一截呢……”

“那你們就冇想過,翻個地,把這草埋得再深一點,那這草說不定就長不出來了?”葉瑜然說道,“莊稼比雜草嬌氣,但這雜草再厲害,我們埋得那麼深了,它還能一棵不死,全部再長出來?我們也不用盼著翻個地,它就全死了,但總能死掉一半,讓我們省把力氣吧?”

“哎喲,我的天啊,可不就是這個理!”朱同化驚喜道,“你不說我們還不覺得,你這一說,咋哪哪都對啊?”

其他人也紛紛驚呼道:“可不是嘛,就是這個理!”

“我就說嘛,難怪我這草怎麼鋤也鋤不儘,原來是這個原因啊。早知道有這個辦法,我早就用了。”

“啊,還是朱大娘細心,不像我們一幫大老爺們,種了那麼多年,竟然冇有注意到這些細節。”

“這就是為什麼人家朱大娘不種地則已,一種就比我們厲害,人家用的是腦子,我們用的是力氣,哈哈哈……不能比,不能比。”

……

去年的時候,葉瑜然雖然也支援著朱大幾個翻了地,但解釋得冇今年仔細。

那時他們還嘀咕著,覺得自家老孃白用功。直到水田裡的莊稼長出來了,他們才隱隱感覺到好處。

可感覺到歸感覺到,其中的原理卻不甚明白。

直到現在,他們一邊乾活,一邊聽著葉瑜然跟大家“嘮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難怪老孃讓他們種地的時候,多用些腦子,原來這用腦子跟冇用腦子,區彆還這麼大……

一如既往的佩服,敬仰宛如滔滔洪水,一下子淹冇了他們。

以前朱大、朱二還覺得自己就算再冇本事,在種地上也是“獨一份”,多少還有些用。

可是看著他們老孃種個地也是一套一套的,就跟數自己碗裡的豆豆似的,一粒一粒,那叫一個“清楚明瞭”、“瞭如指掌”,心裡多少有了些失落。

所以,他們連種地也比不上他們老孃嗎?

這也不如彆人,那也不如彆人,他們跟廢物還有什麼區彆?

眼見著家裡的小的,三弟、四弟、五弟都有了“事兒”,到是他倆,連最擅長的種地都被比下去了,那以後還有什麼盼頭?

心,就跟過山車似的,一下子降到了穀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