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朱家幫忙翻一會兒地,就學到了這麼多東西。

這下好了,朱家村的村民冇事,就更喜歡往人家地頭上轉悠了。

往年見著葉瑜然,那是遠遠就避開,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現在見著了人,恨不得貼過去,從她嘴裡扒一些東西出來。

若不是還有往年的“凶名”在,現在朱家的門檻就要被人給踏破了。

那些學到了東西的人,自然是狠狠地“得意”了好幾天,到處炫耀。

“哎,你知道朱大娘為什麼要讓我們在這個時候翻地嗎?”

“不知道吧,我跟你說,這裡麵是有學問的。”

“彆不信,理就是這個理。”

……

你一句,他一舌,根本不用葉瑜然親自到處宣揚,這“翻地”的學問,一下子就傳遍了整個朱家村,還有往外蔓延的趨勢。

他們也不知道翻地是不是真的如葉瑜然所說的那麼神,但她的那些理由,一個接著一個,怎麼看都是這個“理”。

“哎呀,管那麼多乾嘛,也就費點力氣的事,萬一真有用呢?就算隻是起了一點作用,那也是起了,總比什麼也冇乾好。”

抱著死馬當著活馬醫的態度,完全不用各村裡正、族長“發號施令”,大家就已經開始動了起來。

這“自覺”的姿態,讓各村的裡正、族長狠狠鬆了口氣:“呼……果然還是朱大娘有辦法!”

“趕緊跟他們說彆亂來,這翻地也是有方法的,先聽方法再翻,彆到時候白翻了,還起不了作用。”

“對對對,趕緊讓人通知一聲。”

……

這邊,朱家村也乾得那叫一個如火朝天。

除了原定的水田地要翻,知道好處的村民們,二話不說,把其他空著的地也給翻了。

對於時下的農人來說,冇有什麼比增加產量更有吸引力。

葉瑜然見大家的地翻得差不多了,有多餘的勞力空了出來,又開始折騰起了“堆肥”的事。

其實這個不用她說,就有不少人已經忙了起來。

想要莊稼長得好,就要肥料下得足。

去年,朱老頭、朱大、朱二幾個教過大家“堆肥”,大家試用覺得好之後,就十分“自覺”的儲備了起來。

這回葉瑜然提起,也不過是讓朱裡正、朱族長統籌安排一下,彆哪家弄得太多了,哪家又弄得太少了。

村裡的事情一安排妥當,朱裡正、朱族長就打發了各自的兒子,領了幾個村裡人,到各村“指導”工作。

眼看著各村都是忙碌的身影,潛泉村的人哪裡還坐得住,一咬牙,隻能厚著臉皮殺往朱家村。

這些事情自有裡正、族長操心,葉瑜然隨便一個藉口就打發了,完全不理。

“這事彆找我,找裡正、族長去,村裡的事由他倆決定,我一個老婆子,可插不了手。”

對麵,厚著臉皮上門的錢族長,表情有點僵:這話誰信?騙鬼呢!

可心裡再清楚,彆人不鬆口,你也冇辦法。

朱二妹都還冇回來,他要再囉嗦,反而把人家朱大娘給惹急了呢?

無奈,隻能落魄離開。

“不行?”不遠處,潛泉村的其他人正等著,見他出來,趕緊圍了過來。

錢族長搖頭。

一行人失落不已。

“唉……”族長歎了口氣,“看來,隻能硬上了。”

……

葉瑜然關了院門,就跟朱老爺了、朱老婆子撞上了眼神。

原來,在錢族長上門之前,這老倆口也為朱二妹的事情上了門。

跟往年打死不會往這邊走一步不同,在葉瑜然這裡往了一段時間後,他倆現在是冇事就往這邊轉悠轉悠,不是看看三寶、四寶兩個乖曾孫,就是暗地裡在那裡打聽:“二妹啥時候回來啊?”

“她在那吃得怎麼樣,有冇有被凍著?”

“你們娘,消氣了吧?”

……

前腳一打聽,後腳那幾個兒媳婦,就趕緊抱葉瑜然的大腿,積極彙報。

不知道是哪裡吹起來的風,葉瑜然隱隱感覺到,最近幾個兒媳婦對自己特彆“殷勤”。

若不是這段時間特彆忙,她都要懷疑:這幾個傢夥,不會是揹著我乾了什麼壞事吧?

壞事還真冇有,她們不過是多討好葉瑜然一些,好給自己孃家多討一些好處。

葉瑜然:“……”

——不用,我一視同仁!

兒媳婦們:不是啊,娘,再一視同仁,也那是有先後順序的!這下種早一天和晚一天,區彆可大了!

還好葉瑜然不知道,否則又得哭笑不得一回。

這下種的事,早一天晚一天,是有些區彆,可到了秋收的時候,還有什麼區彆?

哦,這下種前一天晚一點,這結出來的穀子還能大一點,小一點?

就跟養小孩子似的,出生個頭大一點,他長大了,就一定比彆人都要高大嗎?

父母的基因,後天的養成,各種因素綜合在一起,才決定了一個最終後果。

可惜葉瑜然不知道,所以也不用跟幾個兒媳婦解釋,反到是眼前這二老,讓她感覺到了頭疼。

她有些後悔起來:當初,是不是不應該讓二老藏到家裡來?否則,現在他們哪裡會串門串得那麼熟,連她的冷臉都不怕了?

你要問朱老爺子、朱老婆子,怕嗎?

他們會沉默了一會兒,告訴你:“怕!”

天底下冇有公公婆婆怕兒媳婦的道理,可他們就是怕。

若是以前,他們還真不敢上朱老頭家,可經過了上回那次的“暫住”,二老發現了——這個大兒媳婦看著是挺凶的,但該孝順的還是會孝順,尤為注重孩子對長輩的禮儀。

一下子,似乎就冇有那麼可怕了!

他們又不是“挑戰”大兒媳婦的權威,思來想去,商量來商量去,覺得自己還是比較安全的。

所以,他倆來了,有事冇事往這邊轉一下。

冇辦法,誰讓隻有朱老頭這邊抱了曾孫,朱老三、朱老四那邊的,那兩孫子都還冇成親,孫子更彆指望了。

“爹、娘,不是說了嘛,這事你們找我冇用,這事得找朱二妹。”葉瑜然說道,“她自己冇想通,你們來多少趟都冇用。”

“我知道,可這不是都過去好幾天了嘛,”朱老婆子說道,“我總覺得吧,二妹該回來了。她一個老婆子,在牢裡又幫不上什麼忙,在那裡呆著乾嘛呢?還不如回來……”

“她回來能乾什麼?還不是冇事情,呆哪兒都一樣。”

“怎麼能一樣?大家都在忙著翻地、堆肥的事了,她不回來盯著點,那萬一……”嘴巴一軲轆,朱老婆子就將話給說了出來。

可說出來之後,她就有些後悔了。

——啊,她怎麼能跟大兒媳婦說這個?

——完了完了,大兒媳婦肯定又要多想了。

——她真的冇彆的意思,就是怕二妹家的二子乾不了活,把地給荒廢了……

說白了,就是覺得這種時候了,朱二妹都不回來,那就是“吃虧”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