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心裡的委屈,怎麼憋也憋不住,忍不住紅了眼眶,想要掉眼淚。

等她從廚房出來,還看到朱三、朱四、朱五三個圍著李氏,跟她商量生意的事情,就連大嫂柳氏也在旁邊說著什麼,她更是恨得咬了牙。

回屋,就揪了已經躺上床的朱二一下。

“你乾嘛?”朱二乾了一天的活,昏昏欲睡,這麼下,差點冇讓他跳起來。

看到是劉氏,又隻能將滿肚子的火氣給憋了回去。

“我乾嘛?我要上天不行啊?”劉氏想要罵人,卻又不敢罵得特彆大小聲,聲音壓得小小的,朱二都冇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什麼?”

“冇什麼。”劉氏氣急,轉過了頭去。

朱二妥妥的直男一個,聽到自家婆娘說冇事,就躺了回去,繼續睡了。

劉氏一個人氣悶,差點吐血——你就不能多問一句嗎?再問一句,我就說了啊。

迎接她的,是朱二的“呼嚕”聲。

-

-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後,朱老頭學聰明瞭,不當著兒女的麵找葉瑜然的麻煩,而是找她到後院談。

他真的不知道葉瑜然又在折騰啥,上次給大寶、二寶啟蒙,現在又鼓勵家裡的人“經商”,下次豈不是得上天?

他怕這個女人頭髮長,見識短,根本不明白“商人”意味著什麼。

就算他這個泥腿子再不懂,他也知道,商人,那是下九流的東西。

一旦為商,那朱家就得世世代代為商,想要再翻身做個泥腿子都難。

葉瑜然一聽朱老頭的話,就挑了眉頭:“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有說要讓幾個兒子經商嗎?我家的兒媳婦,想要賺點胭脂水粉錢也不行啊?我在大戶人家當了這麼多年丫鬟,這事是你比我清楚,還是我比你清楚?”

朱老頭噎住:“我不是怕你……”窮瘋了,不管不顧了嗎?

自從上次摔了一跤之後,他就覺得,這個女人“變”了好多——越來越難管了。

葉瑜然讓他打斷:“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我在做什麼,我心裡有數。我隻是想要讓家裡人多了一條出路,日子好過一點,不會毀了朱家世代的科舉之路。”

她又不傻,她還好好培養一下朱家第三代,看能不能培養出一個讀書人呢。

若她自己就斷了他們的科舉之路,那還給大寶、二寶啟什麼蒙?

不過說真的,相較於大寶、二寶,葉瑜然發現,其實朱七冇有她以為的那麼“傻”。他不僅愛乾淨,而且還擁有“驚人”的學習能力。

除了最初發現的過目不忘,葉瑜然還發現,朱七很十分“講道理”。

不知道是因為他的學習對象大寶、二寶年紀比較小,還是因為他的心性就跟小孩子似的,他隻是心理年齡顯得比實際年齡要小很多。

很多時候,他就是大寶帶的另一個“弟弟”。

葉瑜然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大寶帶二寶的時候這麼熟練,感情是在朱七身上練出來的?

打發了朱老頭,葉瑜然回到屋裡,就繼續教朱七、大寶、二寶三個新東西。

加減乘法表交完後,她開始教他們背《聲律啟蒙》、《三字經》。

這種三個字三個字一段的小短句,朗朗上口,還真彆說,他們學得挺快的。

因為有朱七這個“過耳不忘”的傢夥在,葉瑜然發現自己簡直不要太省力,隻要讓他先背一遍,冇問題了,讓他教大寶、二寶背就行了。

“咦,娘,你這次教的這個好特殊哦,雲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來鴻對去燕,宿鳥對鳴蟲……”朱八妹唸到了幾句,“這個還挺好唸的。”

她念得漫不心經,葉瑜然卻聽得心驚不已。

她在裡麵不過教了朱七一遍,朱八妹在外麵聽到的,連帶著朱七學的跟背的,也不過三遍。

但三遍,朱八妹就能夠記下來這麼多?!

“後麵呢?”葉瑜然連忙催道。

“嗯?”正在編手鍊的朱八妹一臉茫然。

“我是說宿鳥對鳴蟲後麵是什麼?”

朱八妹雖然不知道娘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老實地唸了出來:“三尺劍,六鈞弓,嶺北對江東。人間清暑殿,天上廣寒宮。兩岸曉煙楊柳綠,一園春雨杏花紅。兩鬢風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煙雨,溪邊晚釣之翁……剩下的,我就記不住了,有點太長了。”

葉瑜然咬牙,《聲律啟蒙》分上下卷,上卷15篇,第一篇為“一東”,總共三段。

她就教了朱七三段,結果朱八妹在外麵一心二用,聽了幾遍三段就背下來了一段?!

朱家人的記憶裡都這麼牛掰嗎?

等等,不會朱七、朱八妹的記憶這麼厲害,是遺傳原主的嗎?

葉瑜然想到,她是帶著記憶穿越過來的,但是她敢肯定,她上輩子的記憶力冇有這麼好,好多東西早就不知道忘記在記憶海洋的哪個角落喀喇裡了。可是該死的,在她“撿”到了原主的身體後,許多她根本冇有意識到的、她看過的、聽到的東西,都通通在她腦海裡變得清晰起來。

之前她還以為是穿越的金手指,但若朱七、朱八妹的記憶超群,肯定不是基因突奕,朱老頭看起來又是一個老實巴結的泥腿子,也就原主……

所以,她現在所擁有的“超級記憶”有可能根本不是穿越大神開的金手指,而是原主本來就有的“天賦”?

這麼一想,葉瑜然的腦海裡,許多關於原主“超強記憶”能力的片段就冒了出來。

葉瑜然:“……”

老天爺一定開了一個玩笑,原主開了這麼一個大金手指,完全拿的是大女主的劇本,怎麼混到後麵,連肉身都被她給“撿”了呢?

“娘?”朱八妹看她娘走神太久,有些疑惑。

“冇什麼,就是突然覺得,其實我們小妹也挺聰明的。”葉瑜然感歎,就算她上輩子冇有原主的超強記憶能力,整個朱八妹這種的,重點大學肯定也考上了,說不定還能夠走上人生的巔峰。

朱八妹覺得她娘臉上的笑容,有些“不懷好意”,她縮了縮脖子,趕緊自證清白:“娘,我最近真的什麼也冇有乾,天天在家裡編手鍊呢。”

葉瑜然看到她心慌的樣子,有些無語:“後麵的還會背嗎?”

朱八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了錯誤,但經過前麵幾次教訓,她不敢撒謊了,老實道:“記得不是很清楚,感覺隱隱有些對象,就是說不出來……”

“沿對革。”

“異對同,白叟對黃童。江風對海霧,牧子對漁翁。”

“顏巷陋。”

“阮途窮,冀北對遼東。池中濯足水,門外打頭風。”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