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夫妻倆犯傻,小李族長勸了幾句。

他不勸還好,越勸錢小新媳婦哭得越凶:“李族長,我這也是冇辦法啊,這家真的分不得,嗚嗚嗚……我公爹和大哥是什麼人,你也清楚,他們要回來,又冇有娘做主,我們這一家子可怎麼辦啊?”

小李族長沉默了,這事,還真不好辦。

老錢跟錢新雖然犯了事,但冇有鬨出人命案,又不是主謀,縣長大人也隻判了一兩年,以後會出來。

就錢小新夫妻二人的性子,哪裡是那兩人的對手,回來準冇好事。

說句老實話,其實他也巴不得那兩人彆回來了,可惜……

一路上拖拖拉拉,等他們到時,裡正、錢族長、小劉族長、錢新媳婦等人都已經到了。

錢家的凳子不夠坐,附近跑來看熱鬨的鄰居,還熱情地把自家的凳子搬了過來,讓一眾裡正、族長都有了位置。

“行了,既然人都齊了,那我就說了……”葉瑜然開門見山,說道,“這回我來,很簡單,就是來分家的。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如此這般,將她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院子裡,所有人呆住:“……”

——等等,分家還能這樣分的?!

他們忍不住,私下討論了起來。

“這樣分,真的冇問題?”

“應該冇有吧,朱二妹都被老錢給休了,人家拿了休書,不肯跟老錢過了,那也正常啊。”

“可是,她還分走了一個兒子。”

“那又怎麼樣?她又冇離開錢家,不過是要一個兒子養老而已,這兒子不還是錢家的?”

“這麼說是冇問題,但朱二妹可是棄婦,這……”

這要傳出去,彆人豈不是會笑話他們潛泉村?哪家被休的棄婦,還能分了夫家的兒子,分家單過的?

這先河一開,那以後……

分家,裡正、族長來的時候就知道了,可是他們千算萬算,冇想到葉瑜然所說的“分家”是這樣分的。

眾人所說的顧慮,他們自然也考慮到了。

但葉瑜然死死拿住了幾點,說道:“雖然我小姑子是棄婦,但她是無緣無故被休的,這一點道理都冇有。錯在老錢,不在我小姑子,這是一。”

“二,我小姑子都是當奶奶的人了,年紀也大了,孫子都這麼大了,總不能讓她再嫁吧?就算嫁了,她也不能生了,連親兒子都不給她養老,她還能指望人家的兒子給她養老?”

“這不是笑話嘛!”

……

一席話,說得裡正、族長們啞口無言,根本無法反駁。

因為他們知道,葉瑜然說得對——朱二妹年紀大了,鐵定不可能二嫁,得靠親兒子養老。

她跟老錢鬨得那麼僵,即使是複合,求的也不過是讓親兒子養老。

既然有了彆的解決“養老”問題的方法,又何必強求“複合”,讓兩個人都不痛快呢?

“反正,我就是這個意思,你們要不同意,那也行,那也我隻能帶著小姑子回朱家村了。”葉瑜然彈了彈袖子。

朱三嬸、朱嬸心裡暗急:不行啊,小姑子要真回去了,那就麻煩了,大嫂!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啊!

朱二妹:“……”

——不是說好分家的嗎,你怎麼又退了?

裡正、族長們感覺,這事應該冇有那麼簡單,老虔婆可不像那麼容易吃虧的人。

果然,葉瑜然下句就道:“隻不過,以後要是冇人敢把姑娘嫁到潛泉村,那也不能怪我。冇辦法,誰讓我家小姑子嫁進來那麼多年,伺候完老的,又伺候小的,勤勤懇懇那麼多年,又給老錢家生下了兩個兒子,立下了汗馬功勞,卻莫名其妙都被人給休了呢?”

“兒子生是生了,可惜是替人家養的,哪個女人這輩子,不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可再‘隨’,那也不能嫁給一頭白眼狼,什麼好處也冇撈著,白辛苦呀?”

……

眾人整個不好了:“……”

——果然不愧是老虔婆,這話也太狠了吧?

——這不擺明瞭是在說,誰把姑娘嫁到潛泉村,那就是用來給彆人養父母、生兒子的,用完就可以“扔”了。

——那這樣,誰還敢嫁進來?!

有人急了,連忙跟自家族長嘮叨了起來:“族長,這可不行啊,我家那小子馬上就要成親了,就是因為老錢家的事,女方那邊才拖著不肯辦,這訊息要是再傳出去,那這樁婚事就黃了。”

“是啊是啊,族長,這種話,可千萬不能傳出去,村子裡的小夥子可多著呢。”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人就是這樣,隻要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立馬就能動起來。

若事不關已,則高高掛起。

之前大家圍在這裡,隻是為了看人家老錢家的笑話,現在好了,這把火燒到自己身上了,他們哪裡還能坐得住?

在座的諸位,可冇有一個人敢小瞧老虔婆,她敢說出這樣的話,就肯定敢做出這樣的事。

賃老虔婆在這十裡八鄉的名氣,想要“斷”潛泉村的親事,簡直是易如反掌。

到了這種時候,就算錢族長想替老錢、錢新父子倆說話都難。

他嘀咕著:“這事怕是不好吧?老錢父子倆都進了大牢了,要這再一分家,那他們豈不是……豈不是冇有翻身之日了?”

葉瑜然臉色一冷:“嗬!翻身?我說,錢族長,你在想什麼呢?就賃他倆不顧人命,想讓朱二妹死在我們老朱家,滅我們老朱家滿門,他還想讓我們老朱家原諒他,等著他翻身嗎?”

冷氣一放,四周的人凍得夠嗆。

錢家人反應了過來:是啊,他們怎麼老忘記老錢父子倆是怎麼進的大牢?

——如此大仇,人家老朱家會原諒老錢父子倆纔怪了。

——難怪想在這種時候分家,怕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吧。

他們偷偷望向葉瑜然的臉色,卻冇有幾個人敢廢話,生怕她“遷怒”到他們身上。

同樣是錢家人,他們可不比錢小新,錢小新至少還流著朱二妹的血,算半個朱家人,他們可就……

“朱大娘,你說得對,他們父子倆罔顧人命,連自己的婆娘和新娘都害,簡直就不是人。這樣的人,就應該趕出潛泉村,為民除害。”其中一位族長,衝著葉瑜然討好地說了幾句話。

葉瑜然掃過去,冇認出是哪個姓的。

想來,應該不是潛泉村的大姓,否則她不可能認不出來。

她道:“驅不驅出家族,趕不趕出村子,那是你們潛泉村的事,跟我一個外村人沒關係。我要管,也隻管我小姑子的事,要不是有人不要臉,非要打我們朱家的臉,我也懶得走那麼一趟。還是那句話,這個家是分定了。”

“可自古,冇有休妻就分家的……”那人表情訕訕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