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新媳婦真的有些高看自己了,以為自己撞了牆,就能夠阻止這件事情。

哪裡知道,在她昏迷這段時間,村裡的裡正、族長們操作著,一村人的見證之下,把這個家給分了。

這個家,房子一分為二,以堂屋為界錢,左邊歸老錢以及錢新父子倆,右邊(不包括堂屋)歸朱二妹所有,她帶著錢小新夫妻分家單過。

因為廚房在左邊,葉瑜然還跟裡正談妥了,到時候請村裡人幫忙搭一個臨時的,先用著。

等以後朱二妹有條件了,他們再自己收拾。

“大嫂,這臨時搭的灶頭,哪裡有廚房好用?”朱二妹還嫌那東西不好有和,說了一句。

葉瑜然瞪了她一眼:“閉嘴!想分家就給我站一邊去。”

朱二妹噎住,悻悻地站到了旁邊。

錢小新趕緊站到了他娘身邊,小聲道:“娘,冇事,差點就差點,能燒飯就成!”

“你懂什麼?”朱二妹不爽地罵了回去。

老錢、錢新在牢子裡呆著,家裡冇什麼存款,其他的都好解決。

房子分了,鍋碗瓢盆分了,各家的衣服歸各家,重頭戲就是那幾畝地了。

葉瑜然說:“我們也不占他們便宜,雖然這事老錢跟錢新做得不地道,但再怎麼說,他們一個是我家二妹的產夫,一個是我家二妹的兒子,總不能做得太絕了。這樣吧,這補償,我們朱家也不要了,這地就平分吧,錢新和錢小新兄弟倆,一人一半。”

這話,說實話,裡正、錢族長還挺意外的。

他們以為,按照老虔婆的性子,這個時候肯定會“占”儘了便宜。

趁著老錢父子倆,把整個錢家給掏空了,卻不想……

人家不僅冇占便宜,公公平平的一分為好,還講好了,在老錢、錢新父子倆不在這期間,錢小新會以兄弟的身份,“義務”輔助大嫂把地給種好了。

畢竟再怎麼說,錢新也是錢小新的兄長,朱二妹可以不要這個兒子,但錢小新不能不念兄弟之情,也不能不顧念著那幾個侄子、侄女。

不過醜話說在前麵,這種多種好,收多收好,全看天,要是老錢、錢新出來敢鬨,覺得錢小新占了他們便宜,那就彆怪他們朱家不給潛泉村留麵子。

言下之意就是,以後老錢、錢新要是出來,看錢小新日子過紅火了,敢來鬨事,那就是他們當裡正、族長的冇當好,朱家村不介意幫忙“管客”。

但到了那個時候,要是不好收場,就不要怪人家朱家村了。

裡正、錢族長等人連連保證,絕對會看好老錢和錢新父子,不給朱二妹一家“找麻煩”。

因為錢新媳婦還昏迷著,就讓錢族長代表老錢父子倆,按了這個手印,正式把這個家給分了。

“朱大娘,這請族譜的事,到時候你看,你要不要過來一趟?”已經做了初一,錢族長也不怕十五了,還賠著笑臉問了一句。

“算了,我就不過來了,這是你們錢家的事情,我一個外姓人還是少摻和一點,免得遭人嫌棄。”葉瑜然說道,“我覺得我現在已經夠遭人嫌了,但冇辦法,誰讓朱二妹是我婆家人呢,我這個當大嫂的,總不能不管自己小姑子吧?”

她還抬眸,掃了掃在座的諸位,補了幾句:“有句醜話,我得說在前頭,雖然我們現在分了家,但錢新媳婦畢竟是錢小新大嫂,犯錯的老錢父子倆,要找麻煩找他們卻,但若有人仗著人家男人不在家,什麼偷雞摸狗地都往錢新媳婦屋裡鑽,那就彆怪錢小新這個當兄弟的心狠手辣,教訓一些豬狗不如的東西。”

裡正、錢族錢以及被威脅的其他人:“……”

——朱大娘,你啥意思?

——壞人是你,好人也是你,那我們是個什麼東西?

——我呸!老子纔不是東西呢!

——不對,老子是東西。

——也不對,老子……

自己把自己給饒暈了。

“行了,既然家分了,契約也立了,那我就不留各位了,請回吧。”葉瑜然見墨跡乾掉了,就當著大家的麵將契約給折了起來,說道,“我家小姑子還有些家務事要處理,等這邊清理好了,到時候再請大家過來坐坐,嘮嘮嗑。”

“不用不用,你忙,你們忙!”裡正、錢族長等人聽她這話,也不敢多留,紛紛提出了告辭之意。

那些看熱鬨的人,見裡正、族長都走了,也都紛紛上前收了自家的凳子、椅子,撤退。

“朱大娘,那我們走了啊,回見!”

“回見回見!”

“下回來家裡做客啊,朱大娘。”

……

雖然有點怕,但這群看客還是有些膽子大的,為了“討好”某人,笑著做了邀請。

畢竟誰都知道,現在這十裡八鄉的,哪個不盯著朱大娘,等著她帶大家填飽肚子呢?

誰跟她關係近一點,說不定就能夠多撈一些好處。

他們的心思,葉瑜然都瞭解,也就神色淡然的打了哈哈,將這事給應付了過去。

冇有一會兒,錢家的院子就冷清了。

冇了人,朱二妹就開始責怪當了半天背景牆的朱三嬸、朱四嬸,剛剛也不知道“勸”著點大嫂。

——看吧,都把好東西分給糟老頭了,她還有什麼啊她?

明明是兩兄弟一人一半,朱二妹卻硬有一種自己吃了大虧的感覺。

朱三嬸、朱四嬸翻了一個白眼:“嗬!有本事,自己跟大嫂說啊,跟我們說什麼?”

“就是啊,大嫂不是在這裡嗎?”

……

朱二妹不爽,她要說得過大嫂,還需要跟她們說?

葉瑜然見朱二妹的說話對象不是自己,也懶得迴應,直接當做冇看見,進了錢新媳婦的屋。

朱二妹、朱三嬸、朱四嬸等人見了,連忙跟上。

錢小新一個大男人,到是不好再跑進去了,不過他喊了自己的大姑娘,讓她偷偷到門邊看,透風報信。

屋子裡,錢新媳婦依舊躺在床上,頭上包著一塊舊布。

雖然臉色有些發白,但呼吸平順,看上去還算可以。

錢小新媳婦不知道在想什麼,有些走了神。

葉瑜然輕咳了兩聲:“咳咳!”

錢小新媳婦猛然反應過來,她一看進來的人是誰,趕緊站了起來:“大……大舅娘……”

臉上,寫滿了“心虛”兩個字。

就好像,她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事實上,她這個時候能做什麼啊,不過是在“回憶”過去,以及“暢想”擺脫那對父子倆的“未來”罷了。

“怎麼樣,人冇發熱嗎?”葉瑜然將她的神色收儘眼底,冇有說什麼,而是問道。

錢小新媳婦根本就冇有用心照顧大嫂,哪裡知道了,她小聲道:“應……應該,冇有吧。”

“什麼叫應該冇有?你到底長冇長腦子?”跟進來的朱二妹張口就罵人,“讓你照顧人,你都照顧到哪裡去了?幸好老孃身體還好,要是躺在這裡的老孃,還不得被你給氣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